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章 接替
    ,精彩小说免费!

    除此之外,她还使人统了另外一些数目。

    疫病病症不一,不同症状共有多少,共性在何处,同种患病的人各有多少,其中男女、年岁、体症又有什么不同,身故者有什么相同之处,痊愈者又有什么相同之处。

    这些统出来的结果看起来并不起眼,可配合着御医们给不同病人开的药、药的效果结合在一处,便能看出许多不同来。

    营中病人太多,大夫也不可能一个一个去把脉,只能针对同样的症状,开出合适的药方来。

    疫病营中的大夫中有御医,有当地的名医,于医术上挑不出半点问题,可正因为如此,各人对于药方、药剂都有自己的看法,很难彼此说服。

    可靠着这一桩桩统出来的数目,更容易叫大夫知道新开的药适不适合下头的病人。

    这些事情,只要架子搭好了,便能交给下头人去做,然则要来搭这个架子,摸索出最方便的那一条路,却需要有心人花费极大的力气。

    季清菱便想着找出一个既定的规律来,将来便是换了人,只要照着做,也能顺顺利利接下去。

    这些事情,顾延章自然是知道的。

    只要面前这一位按时作息,不要伤了身体,他从来是对方爱干什么,便干什么。

    见她喜欢这些,做起来并没有半点勉强之色,而所得所能,比起他见过的许多官员,不仅毫不逊色,无论用心也要、能力也罢,甚至更胜一筹,顾延章只觉得遗憾又惋惜。

    他忍不住道:“若你能做官……”说完这话,却又顿了顿,脑子里头又想了一会,才复又道,“算了……还是不要做官了……”

    季清菱听得好奇,问道:“为什么不要做官?”

    又道:“若有下辈子,我也想做官,能做许多事,能帮许多人……都说医者能活人命,到底只能见一人,活一人,可若是做了官,治一地,便能活无数人,治一朝,便能活一国。”

    她说着,颇有些不好意思地抬眼看了顾延章一下,小声道:“当真有来生,我想做一个五哥这般的官,便是做不得大官,当一个县中的幕僚官也好……”

    惠民生、济民事,也许不能治国平天下,却也能出一份力。

    顾延章却是听得怔了一下,低头定定看着季清菱的脸。

    是一张熟悉的面庞,也是他最心爱的一张脸,清丽,柔和,秀美。

    那脸上有钦佩,有羡慕,有心疼,又有欢喜,还有骄傲。

    他把自己握住的那一只手捉得紧了些,郑重道:“还是莫要做官的好……”

    若是当真做了官,依着这个性子,做事从来胆子大,又要做到极致,又看不得别人受苦,不晓得要吃多少亏,遭多少罪。

    又叫他如何舍得……

    他道:“若有下辈子,你不妨做大柳先生这般的学者,教出许多个极厉害的学生,再……”

    顾延章话只说到一半,忽听得外头有人敲门,唤道:“官人,许都监派了人来,请您去一趟衙门。”

    既是有了正事,他便把那一半话吞回了肚子里,起身换衣梳洗。

    季清菱也跟着爬了起来,奇道:“什么事情巴巴地跑来家中找?”

    这一位宫中来的宦官在邕州城中也待了有一段时间了,做事倒是卖力得很,眼力也乖觉,五哥已是数月没有休沐,今日难得在家休息一回,对方却特叫人来请,并不是他往日做派。

    顾延章摇了摇头,道:“去了便知道了。”

    ***

    许继宗犹豫了许久,还是决定把顾延章请过来。

    自他来了邕州,几乎每隔两日便往京城送一份折子,可到得如今,还不满两个月,天子却是又另派了天使来探看。

    这是什么缘故?

    难道竟是对自己生出了不信任?

    许继宗做了多年内侍,多多少少能揣摩到一点天子的想法。

    在那一位心中,世上没有一个是靠得住的,不管多忠心的臣子,都需要制衡,都得要防备。

    对于陈灏、顾延章、张定崖这等官员来说,凭功劳吃饭,靠能耐升迁,只要爬到一定位子,自己便能跟皇帝叫板,便似从前的杨奎,如今的范尧臣、黄昭亮,并不十分怕。

    可对于许继宗来说,功劳重要,天子的信任却是更重要。

    他一时想不到自家不被相信的原因,却是并不敢怠慢。

    南下的天使也是宦官,还是与郑莱走得极亲近的内侍,许继宗不敢赌这一把,生怕自家说错了半句话,被对方拿回京城里头学,如今在此处不管做的多少力气,全数都要付诸东流,思来想去,只好把顾延章请了过来。

    邕州城中无论是抄劄济民也好、疫病营也罢,乃至州城重建,物资转运,甚至是农桑之事,都没有一个人比他更懂。

    许继宗从前与李伯简接触不多,却也知道这人能力寻常,今日同对方一起接待新来的天使,见这人不过管着刑名这一块事务,可说来说去,也说不出什么厉害的东西,便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

    十分的功劳,照姓李的这个说法,也只剩下两分,从对面这人口中传到天子耳中,不晓得会不会剩下半分。

    眼看就要前往疫病营中,若是这一桩极出彩的功劳,因为这些个莫名其妙的原因,被新来的天使在天子面前轻描淡写便敷衍过去的话,他实在是无法忍受。

    他许继宗来广南,是来立功的,不是来白做工的!

    面前坐的这一个人,在宫中时,已是被自己压过一头许多年,此回决不能被对方把自己的辛苦给湮灭了。

    一面等着差役把顾延章请过来,他一面同天使说着话,想要套一套今次天子派对方过来的目的。

    然则却是被对方七拐八拐,把话题引开了去,什么都没有问出来。

    ——能被派出来办差的内侍,又有哪个是傻的?便是知道,也绝不会说出口。

    况且他还当真不知道……

    ***

    崇政殿中,黄昭亮一脸的严肃,郑重其事地道:“陛下,陈灏南征,广南势必要一重臣坐镇,用顾延章此人,并不妥当。”

    赵芮只低头看着奏章,并不说话。

    黄昭亮又道:“不若召他回京,另选派官员接替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