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六章 病营(补更下)
    ,精彩小说免费!

    一人道:“我家那口子去岁就染了疫,那时还不是顾勾院管事,原本那一个李通判只把人丢得进来,哪里有如今这样管得厉害有用……他命也不够大,病得重,没救回来,后来我一家子全也染了疫,只活下来三个,眼下都在绿色营房里头,再过几日便能出营了!”

    田婶子颇有些尴尬,也不晓得如何回话才好,只得又问道:“那你岂不是要同他们一并出营?”

    那人道:“出去做甚?我不出去,我一个老妇,出去也做不得旁的,倒不如在此处,一个月做工,虽是辛苦些,却有两吊钱,还包吃住,哪里寻得到这样好的工种?怕是我那几个儿子出去干活,也得不到这些。”

    又道:“外头人都以为在里头照料人必要患上疫病,个个怕得要死,只我们在这一处做了一个多月,哪里还不晓得?勾院管得这样厉害,满营照料的人,也没听说谁没了命,只一个蠢的,去了黑色营房里头,捡了别人的好衣衫不舍得丢,半路埋了,想要以后拿回去,又不记得洗手洗脸——这样一个不要命的,不死他死谁?”

    “再一说,眼下不好寻看护,若是我们人人都走了,衙门还要再去寻人,寻不过来怎的办?那样多得病的,谁来照管?勾院也不容易,节度也是辛苦,才守了城,又遇得疫情,还有那样多事情要做,我一个老的,帮不得其余,只好在这一处搭把手了!幸而我手脚利索,倒也能帮得忙,不是他们有一句话,叫做‘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吗?”

    旁边人便附和起来,有家人还在里头的,有家人俱没了,出去也不晓得做什么,倒不如在这疫病营里头,有得吃住,有得人陪,虽然要做事,却也不是特别辛苦。

    众人各自都有自己的缘故,可总十分自得,提到自家留在营中,都觉得在做善事。

    有人便对田婶子道:“你来得迟,没见到前两日顾勾院亲来院中,召了我们说话,满口尽是夸赞,直说这营地全是靠着我们才有如今的场面,又说许多人靠着我们活命,朝廷要给我们竖碑!”

    田婶子“呀”了一声,问道:“勾院是个什么官?”又道,“当真有碑,那我那名字可是也能上得碑去?”

    那人便道:“虽不晓得是几品,不过勾院想来也是个大官罢,不然怎的能这样能干?左右咱们邕州城中除却陈节度,下来便是勾院了——原来守城的时候是便是勾院把那‘李挨宰’一箭射穿的!他在城中行了许多好事,从前节度病着,都是他同来救的小张将军并出去杀交贼的王将军一同扛起来的!州衙里头全是吃干饭的,没一个管用!”

    众人便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起来。

    有人便道:“前两日顾勾院还同病人说,他们好生养病,便是家中只剩孤儿寡母也不怕,衙门里头这一阵子会一一下去发粮发米,但凡是没米吃的,都不会挨饿死……也不晓得什么时候发到我们那个村。”

    田婶子听了半日,终于寻个机会插上了嘴,问道:“你是哪个村的?”

    那人说了。

    她便道:“那是应当最迟这一两天也能发到了——前日已是发到我那村子了,果然是家家穷人都有,不会有漏的。”

    于是把当日有人上门送银送米,又如何核对的事情说了。

    一时众人都叹道:“果然是个好官,这样的多来两个才好!”

    又有人道:“有一个你就偷笑罢,还多来两个,活了这样多年,你见过几个了?以前杨平章来的时候倒是过过一阵子好日子,后来走了,也就这样了……再后来那‘误知州’来了……”

    诸人又围在一处骂了半天吴益,边说话边走,半路寻了水渠并木桶,就着药水洗了脸、手,又漱了口,一同去饭屋吃午食。

    才吃了几口,外头便有一群人进来,人人口中小声议论着,见得她们在里头,一人凑过来问道:“你们可有听说那一桩事?”

    田婶子才来,并不知道这人究竟说的是什么,只好转头看着旁人。

    同行的人都是一脸莫名。

    来人便道:“才听说的,前头京城里头来了使者,说是天子特赐了自己才得用的灵犀丸下来,给咱们疫病营中的病人治病!”

    场中人顿时个个都“啊”了一声,人人把眼睛看向他,都不晓得该要做什么反应。

    那人似乎算到定会有这样的场景,十分得意,又小声道:“听说圣人同皇后拦都拦不住,天子硬是要给,又送来了许多药材——把半个内库的药材都搬空了——而今药房里头那群人都在收拾新药,说明日病营中的人便能用上了!那可是天子的药!”

    又叹道:“虽说疫病要命,可我眼下竟是有些羡慕他们!”

    再道:“果然天子圣明!”

    已是人人都感动得不得了,有人竟是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跟着道:“哪里寻这样好的皇上!”

    又有人道:“可惜那没德的,怪不得有读书人说他‘有口无天’,惯会欺瞒天子,天子离得远,怨不得要被蒙蔽!”

    再有人道:“天子赐了灵药,岂不是黑色营中的那些个病人的病也都要快好起来了?”

    众人便凑在一处认认真真夸了一回今上,个个只说天子仁德。

    ***

    随着赵芮新派的天使带得新药到了邕州,不出两日,便引得一州百姓全数感恩戴德,只觉得这天子是果然是天命之子,全心百姓,竟是有些家中有人在疫病营的,给他早晚烧香,盼他长命百岁起来。

    一半是当真新天使带来的药管用,一半是疫病营早已正常运行了大半个月,城中但凡有了迹象,全数便送得进去。病愈的人越多,新得病的人越少,等到过了一个多月,原本一日要焚烧数以百计的尸首,到得后来,这个数字已是掉到了两位,再过了一段,病营里头已是有一半的营地空了出来。

    随着病愈的人多了,许多人出得营,外头才晓得里边是什么个情况,自是人人称赞不提。

    然而事情总有两面,有人欢喜,定会有人难过。

    随着州城之中桩桩件件都开始慢慢秩序井然,暂居在观音禅寺的大和尚智信,却是变得寝食难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