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五章 助力
    ,精彩小说免费!

    次日早晨,季清菱是饿醒的。

    她前面半个多月都睡得晚,熬着把那一份抄剳抚民的章程写出来了,昨夜做得七七八八,今日只要收个尾巴,润色一回,便能拿出来用,心中一松,便睡到了卯时。

    这一日其实是休沐,只是邕州城如此情形,顾延章又是那个性子,自然不可能在家中待着,她一觉醒来,身边果然空荡荡,把秋月叫进来一问,人早就出门了。

    季清菱便起来洗漱一番,因邕州城中物资甚是紧张,她又不想折腾,喝了两碗粟米粥,也算是吃过早食了。

    此时自有丫头上来收拾桌子,秋月却是跟着她进了里间,小声道:“早间官人出门前问了许多话……”

    季清菱本来以为昨夜事情已是应付过去,却不想着一处尚有余波在,心中一惊,连忙抬头道:“问了什么?”

    秋月便道:“问夫人这一阵子饮食起居……”

    季清菱只觉得才吃进去的粟米粥在肚子里头打滚,连忙道:“你如何答的?”

    秋月当着季清菱的面,自然不好说自己怕家里头的男主家实在怕到胆寒,虽不晓得为什么,纵然顾延章几乎从未对下人黑过脸,也没有说过半句重话,连管都没有亲手管过——都是吩咐管事的打理,可无论管家、丫头、小厮、厨娘,个个见了他,都十分紧张,生怕说错了哪一句,又做错了什么事。

    她是自蓟县开始就伺候的人,小时候只是有点怵,可随着时间越久,顾延章的官越大,经历越多,她就越尊敬,这尊敬之中又多夹着怕,也不知道在怕什么。

    眼下季清菱问了,秋月只得道:“官人亲来问话,除却照实说了,我实在也无其余办法……”

    季清菱听得喉咙里头有些发渴,正想着当要如何应对,却忽然听得外头一阵脚步声,不多时,门外守着的小丫头便进来通禀。

    ——却原来是松节。

    松节手上捧着一个木箱子,约莫尺见方,他见了季清菱,先将那木箱子放在一旁,复又才行礼道:“早间官人说夫人这一处要几个在外头跑的人过来当差,见我勉强算个机灵的,也算熟手,便叫我今日起先跟着夫人,待得差事办完了,才又回去,另又请了一位张老——小人已是将他安排在右厢房中了,若是夫人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分派我去同他问询。”

    又道:“那一位张老原在户曹司中当差,是个积年的胥吏,在州衙里头当了四十余年差,但凡邕州辖下二十三处县乡,几乎没有他不知晓的。”

    说着又把地上那一个箱子打开了,道:“官人叫我从州衙里头借了些从前抄剳并户籍的宗卷过来,另有下头乡县的赋税、人丁数目,还叫我问一问夫人,可有要什么旁的东西,若是不够,我再去调取。”

    季清菱实在没有料想到,竟然得了这样许多,又来了个能帮着跑腿的,简直大喜过望,只是想了想,略有些犹豫地道:“你来了我这一处,他外头可是能忙得过来?”

    松节何等醒目一个人,听得季清菱问,已是笑道:“夫人这话可叫我怎的答?若是说忙得过来,又显得小的实在无用,若说忙不过来,倒像是我在自卖自夸——其实我心底里倒是想着来这一处,官人外头忙不过来,才好晓得我的厉害,又想着来了夫人这一处,夫人觉得我用得顺手,好生在官人面前夸我一回。”

    一时屋子里头几个小丫头都听得笑了。

    他并不抬头乱看,只又对着季清菱嘻嘻笑道:“官人说了,夫人这一处一样要紧,叫我只老实当差。”

    却也晓得分寸,开过玩笑,就老老实实站在一边,等着分派了。

    季清菱十分惊喜,松节跟着顾延章许多年,自是好用不说,她这一阵子做那一份抄剳章程,旁的都方便,只一桩,毕竟对邕州上下事体极不熟悉,除却讨了些州衙中的宗卷来比对,只能照着从前的样例往这一处套,又派了几个管事的出去探访。

    都是外来人,访来访去,最多也只能访出个皮毛而已,哪里及得上那等在衙门里头几十年的老胥吏好用。

    她此时也顾不得再去想什么,唤秋月取了那木匣子过来,把自己存疑的地方一一挑了出来,简单写了两张纸,先同松节说了一会前因后果,又把问题解释了一遍,叫他拿去问那胥吏。

    就这般一问答,一日下来,竟是比起从前花两三日功夫做得还快,还填了许多漏洞。

    到得晚间,她特给那老者留了饭,叫松节去陪席,又送了两匹好布,叫人套了马车将人送回去,约好明日复又派人去接他过来。

    打点好外头的礼数,季清菱晚间随意吃了点东西,将自己收拾好了,见时辰还早,复又坐在桌前开始补那一份章程,一面不忘吩咐秋月道:“亥时一刻便叫我睡。”

    她做事想来专注,修起东西来,不知不觉便忘了时间,等到听得外头小丫头隔得远远的唤“官人回来了。”才忽然反应过来,一时心中一惊,吓得拿笔的手都有些抖了,转头去看秋月。

    秋月也吓得腿软,转头一看漏刻,忙又道:“还未到亥时……”

    正说话间,顾延章却是已经进来了。

    他大步进得内间,见季清菱坐在书桌旁,复又看了看角落的漏刻,走得离季清菱近了,道:“就要亥时了,手头东西理好了未曾?当要歇息了。”

    又问道:“我叫松节同那张二过来,可是得用?”

    一面说着,一面把外衫脱了,随手递给后头跟过来的松节。

    季清菱白日得了好处,高兴得不得了,把那户曹司的老胥吏夸了又夸,又夸了一回松节,复又拿起自己已是成型的章程,欢欢喜喜地回头道:“还不到亥时,我过一刻时辰便去睡,眼下已是样样都打理好了。”

    她见顾延章已是立在自己右边,便半仰着头,笑吟吟地举着那章程道:“五哥,外头疫病营好了未曾?你瞧瞧这个抄剳的法子可不可行……我是照着原先范大参在青州防疫病、救荒的法子来做的,只又改了改框架,比着以前人的法子又添了些东西进去,毕竟眼下邕州城样样都缺,识字的人也不够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