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四章 抄剳
    ,精彩小说免费!

    顾延章看那丫头面色紧张,声音中也带着几分惶惶,再见厢房中一片光亮,已是猜到几分。

    果然他进得里间,靠窗的桌案上干净异常,一本书都没有,笔挂上的一竿羊毫笔头墨黑,桌上的笔洗里还蓄着半满的清水,也没来得及盖上,床帐倒是及时放下了,可两角那垂着的挂钩却还微微打着晃。

    角落里的漏刻往下滴着水,里头的箭杆缓慢上浮,借着屋中的烛光,叫人看得清清楚楚——眼见就要丑时。

    桌案上点着两根白蜡,十分亮堂,秋月也不用掌灯,只过来小声道:“官人,夫人已是歇下了。”

    顾延章点了点头,轻手轻脚走到床边,把那床帐撩起,果然季清菱身上搭着一床薄衾,面朝墙那一面,虽说看不到脸,睡觉的样子却是做足了。

    他也不去戳穿,转去隔间洗浴了一回,再回到卧房里头,桌案上那两根蜡烛已经灭了,只在床帐外的矮柜上放着一盏小油灯,半昏半暗的——这才像是个睡觉的样子了。

    秋月待得顾延章进得门去,见他面上并无异处,心里偷偷喘了一口大气,把门掩了,回屋歇息不提。

    里头顾延章却不着急上床睡下,只把门栓插好了,看着床上并无动静,便也不做声,擎着油灯去桌案边看了一圈,很快就在一旁的书架上寻出了一个季清菱日常用来放书稿的匣子来。

    他把匣子打开,见里头堆着厚厚一叠文稿,将手指放上去一摸,最上面那一张的墨迹未干,虽是无头无尾,只扫了一眼,见得开头便是一句“每名先支钱四百文、米二斗,计钱八万贯,米四万石,候抄剳尽绝,将不尽钱米再行均给。”——果然是一份抄剳抚民之法。

    顾延章将手中油灯放下,把匣子中的文稿取了出来,只粗粗看了一遍,便一手托着匣子,一手掌着油灯回了床榻上。

    他把匣子放在枕边,小心翼翼地上了床,看着床上人左边肩头、手臂微微地一起一伏,默默数了百下,见没有什么动静,便隔着床帐把外头油灯吹了,也面对着墙那一面睡下,自行调整了呼吸,闭上眼睛,跟着做出睡着的样子。

    约莫过了半盏茶的功夫,他觉出身旁有了些微的动静,心中倒是好气多过好笑,蓦地一睁开眼,果然见得一张毫无防备的脸。

    季清菱手中拎着才脱下的外裙,正要越过睡在外头的顾延章放到床头矮柜上去,还未放好,只无意间低了一回头,却正正对上一双看着自己的眼睛,登时吓了一跳,心中虽虚,到底还会装傻,小声道:“五哥莫理我,我去隔间一趟。”

    她寻了个如厕的理由,拎着外裙就要下床,不想才半爬起来,便听得身旁极温柔的声音道:“今夜是什么时辰睡的?”

    季清菱心中一颤,本来脱口便要敷衍过去,却听得那声音不对,低头一看,果然见得一张隐隐有着风雷之色的脸,瞬间那满肚子的套话就被捶得扁了,只好捏着外裙,复又躺了回去。

    她知道这回对方当是真正极不高兴,复又往前靠了靠,拿右手抱着顾延章的腰,卖着乖道:“五哥,我今晚睡得有些迟了……”

    又道:“本来已是早早躺了一会,只是白日午间小睡了半个时辰,实在有些睡不着,便想着起来看看书,写写字,不想一时兴头上来,便没把好时辰……”

    顾延章却是并不顺着她的话,复又问道:“只是今夜睡得迟了?”

    季清菱心中一惊,拿眼睛偷偷瞟了他一眼。

    顾延章叹了口气,道:“何苦哄我来着?”

    说着半坐靠在床头上,将枕边那一个匣子取了过来,把盖子打开了,轻声道:“你统共才来了多久?这样一份东西,是十几个白日间就能写出来的?”

    又道:“今夜我回来得早了半个时辰,因怕吵着街坊,进巷子的时候便没打马,又早间吩咐外边留了门,才堪堪抓到你这一遭……上头墨痕都没干……若是我一直未发现,你又要熬到什么时候?”

    季清菱自知不对,只好缩着头听训。

    顾延章见她这个可怜样,虽然心中照样还是气,到底有些舍不得,便把手中匣子放到一边去,将人抱到自己怀里,哄道:“我晓得你的心思,只你也看过医书,难道不懂亥时不睡,肝脾便要不调?好容易这两年把脸上养出了点肉,这一回过来,全瘦得没了,城中眼下正闹疫情,你这般作息,叫我如何放得下心?还想哄我说只今夜一回,你当我是头一日认得你?”

    季清菱见他口气缓了下来,便往前凑了凑,小声道:“我当真是今夜晚了些,从前到得子时,便自睡了,今次因白日间那东西写得只剩一个尾巴,想着差一个晚上做好了,过两日五哥疫病营那一处收了尾,马上就要腾出手来管抄剳,届时定能用得上。”

    她抬起眼睛小心觑着顾延章,道:“我叫管事的上外头打听过了,那一位许都知倒是有心要做事的,只是他那法子实在太慢,也不便宜,我这一处现成的东西拿出来,五哥给衙门里头的人参照一番,虽说未必能得大用,总归架子是不错的,借着来改,岂不是好过从头来做要省事?”

    又道:“我不过在家里头整一整而已,总好过五哥日日往外头跑,白日黑夜不得休息,这一项弄好了,我便算是得了一事,后头也没有大事要做,自有功夫好生养一阵子,也就养回来了,再一说的,才这几天功夫而已,当真也不算什么,我身体好着呢!”

    顾延章从头听到尾,叹道:“你莫要仗着我舍不得骂你,还晓得拿话来敷衍我,从前应承过多少回说要早睡?一有事便不认了,都只拿来哄我了,从来没有算数过……”

    又道:“你有心做事,我何时拦过?也知道你是为了什么,也晓得你想着什么,只下次当真莫要拿夜里头熬了,我实在也扛不住你这般胡来,明日起你也自觉些。”

    季清菱心中听得愧疚,老老实实应了是,这一回错认得诚恳,话也说得坦白,总算把人哄好了,两人挨着又说了一回话,才互相搂着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