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八章 尴尬
    ,精彩小说免费!

    这章还在修改,大家晚十分钟再看吧。

    ps:本章……依旧是黏黏糊糊的日常,纯粹为了满足我的恶趣味,建议谨慎订阅。

    ***

    一时饭毕,自有丫头收拾桌子。

    顾延章有心拉着季清菱出去散散气,奈何驿站本就不大,又住着许多人,他原本只一个,身边亲随也不多,是以主动挑了一个小小的偏院,并不十分方便,此时终于开始想着要在左近赁个屋子,把这上下十来口人塞进去,也好叫季清菱进出便宜些。

    两人出得门,也不敢走远,就在檐下站着说了一会话,等到下人将热水打好了,才回屋而去。

    因顾延章病体初愈,虽说此时已然春深,季清菱依旧怕他过了风,她试了水温,犹有些迟疑,一抬头,却见那人早把衣衫脱得赤条条的,一脚跨进桶里,还晓得要脸,下身穿一条犊鼻裤,“扑通”一声就坐进了桶里,把胸膛打下都浸进了水中。

    他一脸老实样,道:“清菱,你也帮我擦擦背,后头我实是够不着。”

    果然自己就伸手到一旁拿了皂块在前半幅身上擦啊擦的。

    季清菱见他人已是湿了水,便不再想其余,行到前头,拿支架架了盆子帮着他洗头擦背。

    这一回这人倒是十分配合,半点也不作怪,叫抬头就抬头,叫低头就低头,不过一刻钟功夫便叫她顺顺利利地把头脸都洗干净了。

    季清菱将残水挪到一边,又取了帕子,浸湿了给他擦背。

    守城四十余天,前边还好,顾延章只是坐镇军营,可到得后来,他却是上了城,少不得会被流矢击中,还有交趾先锋上得城墙,一处搏击时,一般也会受伤。

    这两日时时给顾延章擦身,季清菱就察觉到了他身上的伤痕,只是当时心中只挂着病情,没有空闲去想其余的,此时放松下来,见得各处的伤,虽说伤势都不重,均已掉了痂,可因为时日短浅,处处都显得十分明显,叫她看得十分后怕。

    尤其左肋处有一块大大的伤疤,应该是新掉的痂,肉才长出来,看着红红的,与周围皮肤颜色格格不入。

    洗到那一处时,季清菱忍不住就放轻了动作,生怕力气大了,要叫他觉得不舒服。

    顾延章虽然扑得水声哗哗的,动作也大,看着洗得专注又认真,其实全身的精力都集中在了后头,季清菱擦洗到哪一处,他的知觉就跟到哪一处,此时立刻就察觉到了对方动作的变化。

    他回头一看,果然见得一张蹙着眉的脸,正盯着自己的伤处,动作也好,表情也好,都是小心翼翼的样子。

    他不禁伸出手去,握住了季清菱拿着湿巾子的手,道:“不妨事,已是不疼了——其实原本伤得也不重。”

    季清菱不知道当要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心下沉甸甸的。

    应当是要骄傲的,只是依旧心疼极了。

    她虽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可顾延章同她在一处十余年,哪里又看不出她的心思,便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伤处,轻声道:“当真不疼了,我行事向来小心,身上也一直穿着盔甲,只是看起来吓人,其实并不要紧。”

    一面说着,一面却把季清菱的手轻轻拉了拉,往下探了一会,又转过头,一脸无辜地望着她道:“我身上外伤是好了,可这一处内伤……”

    季清菱满心还在心疼着,被这般突如其来的一着,半日没有反应过来,一时竟是愣住了,好一会儿才察觉到自己手上碰着的是什么。

    她忍不住啐了他一口,小声骂道:“五哥,你这才生了病,怎的这么多歪毛病!”

    说着就要把手抽回来,又恼道:“本来就才好,你这样胡来,小心要着凉!”

    可那手却是怎么抽都抽不动。

    顾延章只抓着她的手不肯放,道:“往日我一个人,可怜死了,只我生了病,又不是它生病,它倒是好好的,况且如今我也好了……好容易候得你来,不过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又道:“水满则溢,压着哪里是个事情……你快些救它一救,我身上已是洗干净了,一会就擦了起来。”

    再道:“我仗打得这样辛苦,日日想你也想得辛苦,如今盼得人来……你只当疼一疼我……我实在是再听话不过的一个人了,你想想从前,哪一回不是你说不要,我就老实得很……”

    他话说到一半,偷觑得季清菱脸色,便闭了嘴,只抬头看着她,当真十分听话的模样,更是做一副可怜的样子,还把手也放开了。

    季清菱听这人越说越不像,却是越说越可怜,果然水也不像刚才那般热了,因怕纠缠久了,反而要不好,想着却是心火压久了要出事,心一软,索性弯下身子,帮了他一回。

    顾延章素了半年,久旷之身,平日里自己动手,粗粗糙糙便了了事,哪里及得上此时心上人的周到照顾。他本来还想要挨得近一点,讨几句情话听,谁成想不知怎的,身体全然不由自己控制,与从前在京城、在赣州时浑然两样,居然没几下就交代了,快得异常。

    他猝不及防,满足的那时候脑子里头并不知道想,可等到过了那一会,整个人都有些懵了,只晓得震惊地抬起头,望着季清菱。

    季清菱只觉得这一回十分轻松,本以为若是按着从前,势必要耗上不少时间,还在算着水会不会冷,若是要冷了,不知道要怎么才好叫他老实点,谁料到居然这样快,倒是省了她的功夫,一时心中松了一口气。

    她从前帮着顾延章的时候,从来都是得的被夸上天的褒奖,一直以为自己十分聪明,十分厉害,此时也只以为是自己越发聪明,越发厉害了,哪里会想那样多,只把手收回来,在一旁的水盆里洗了洗,拿帕子擦得净了,复又拿了干巾子过来。

    顾延章犹自在桶中坐着,始终还是想不通,伸手就要再去试,却是被季清菱催得起来,道:“五哥,水要冷了。”

    他只好不情不愿地站起来,自把身上擦干了,又换了衣衫,同季清菱一同走了出去。

    当夜喝完药,他本想趁着季清菱睡着了,自己好好探究一回,然则那药当中也不知道下了什么,叫他一沾了枕头就睡了过去,次日醒来,身体竟是老实得可怕。

    顾延章此时心中忍不住紧张起来,转头见得季清菱还在睡,也不愿吵醒她,正要爬起来,却听得旁边迷迷糊糊的声音,道:“五哥,你醒啦?”

    ——果然是季清菱揉着眼睛爬了起来。

    他想了想,只觉得虽然丢人,却也不能瞒着,便轻声问道:“清菱,昨晚……你可觉得我同往日有什么不对?”

    季清菱听得莫名其妙,一面摇头,一面心中也有些着急起来,伸出手去摸他的头,急急问道:“可是又烧起来了?”

    顾延章连忙摇头,他心中挣扎了好一会,才把事情说了,说到后头,连声音都小了不少,又道:“……太快了……”

    季清菱所有经验都自顾延章身上来的,拿从前同现在分辨,自是知道果然是快了,却也不觉得有什么,她想了想,也给不出什么建议,只跟着小声道:“其实也不要紧……”

    她还未来得及懂事,从往日情形想,倒是觉得快也挺好的,其实并不打紧,只以为这是医书上说的男子不足之症,吃点药,养一养就好了,就算好不了,她也不介意。

    顾延章更是没有经验。

    他家中没有带着的长辈,柳伯山又如何会教这些,原进了军营,虽然总听得荤话,还有周青说要带他去惠民巷“长见识”,可到底也只是纸上谈兵,经验也只是跟着季清菱两个人摸索着来。

    即便他做的从来是领头的那一个,看着十分不要脸,其实自己也是摸着石头过河,一般也并不懂事。

    只是无论怎么不懂事,他到底大几岁,开窍得也早,又与旁人接触得多,也晓得男子快,绝不是什么好事,此时听得季清菱如此说,虽是得了些安慰,依旧不晓得如何是好。

    两个愣头青凑在一处研究了许久,也没找出原因,直到日上三竿了,才不得不起来吃了早食。

    等到卯时过,好容易见得张奉药过来复诊,诊过脉,又问了饮食起居,那张奉药便道:“勾院且不用再吃药了,也不必忌口,再歇两日,便能回营去了。”

    又笑道:“再不康复,陈节度便要寻我的麻烦了!”

    这两日顾延章虽然是在厢房里头养病,然则陈灏几乎是一日三回地派人过来探视,又送药,又送东西,更是一日数回寻人去问张奉药,担忧器重之意,除非是瞎子,无人看不出来。

    顾延章道了一回谢,趁着季清菱不在内厢房,虽然尴尬,还是把自己这两日里头身上的异事说了,复又道:“也不晓得是不是因为病了这一回,伤了根本,从前能撑许久,这一回却是眨眼功夫……着实吓人。”

    张奉药听得他如此说,面上却是有些古怪起来,轻咳了两声,道:“这一桩是下官疏忽了……那药中有几味药合在一处,亦有消渴生津,静心凝气之用,也能安眠……等停了药,过两日便好了……”

    他说到后头,也跟着尴尬起来,补道:“原以为勾院病了这一场,总要歇息一阵子……倒是忘了这一项”

    饶是顾延章脸皮再厚,此时听了,也微微发红起来,只好清了清嗓子,岔开话题问道:“此时……若是……应当不要紧罢?”

    张奉药多年行医,又常在宫中行走,说一句闻弦知雅意,都不及他敏锐,虽是听得顾延章这等含糊之语,却是立刻就知道了内中之意,道:“只要适度,其实是有好处的……勾院这一回邪风入体,多少也跟火气大有关系,心中情绪压得久了,总得要有地方解开……只是虽然身强体壮,年纪也正当时,却是莫要过度才好。”

    两人含含糊糊说了半日的哑谜,正巧此时季清菱从外头进来,便不约而同地住了嘴,自然而然地说起其余话题来。

    季清菱在一旁等了一回,听得两人说话告一段落了,才上前行了一礼,道:“实是有一事要麻烦奉药……因家中从人多是北人,到得南地,多少有些水土不服,不晓得奉药可否帮着开两剂饮子来,大家吃了,也能做做防御。”

    对方自是应了,开了方子,寻了理由便告退了。

    季清菱先前听了一半,没头没尾的,却是知道了王弥远的事情,便问道:“五哥,王军将的腿……”

    顾延章点了点头,道:“伤了筋骨,今后不能再上阵杀敌了……幸好张奉药来得及时,原本那大夫说是行动都未必能自如,而今重新想了法子,若是一应顺利,平日里当能与常人无异。”

    他见季清菱脸上十分不忍,便又道:“虽是如此,大丈夫为国赴死,并无二话,上回去探他,并不觉得悲苦,只说有今日大功,能将城守住,也是无愧于心了,更何况还有命在。”

    季清菱点了点头,却是忍不住叹了口气,道:“虽如此,依旧还是觉得可惜。”

    又道:“只盼天下再无战事才好……”

    说完这话,她自己也忍不住摇了摇头,道:“是我异想天开了,若是能一仗将贼人打痛了,换得来几十年安稳,也算是值当。”

    顾延章便道:“各人自有出路,他当日功勋,人人看在眼里,等到将来朝中考功,虽然不能再上战场,却也有其余地方可去,其余事情可做,不会埋没了。”

    又道:“按着如今广南形势,怕是等到朝中下回旨意到了,便是要征兵点将,伐交趾了,若是这一回当真能打痛,能破国辟土自然好,便是不能,也好叫交趾安份几十年,广南也能过上一段太平日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