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五章 晚饭
    最快更新娇术最新章节!

    本章纯日常:)

    +++

    此时满城大夫,叫得出名字的已是被抽去病营之中,其余许多出诊前,听得症状不对,便不肯再上门,也不肯接诊,松节生怕自己病来得厉害,路上便要做那一个“发毒之物”,叫旁人也染了,便不敢去伤营,只把门窗都关死了,自己老老实实在屋中等死。

    季清菱自前两日将这一处厢房封了起来,说一句与世隔绝也不为过,是以此时听得松节之事,十分紧张,连忙问道:“眼下病情如何了?可是请了大夫?大夫怎的说?”

    秋月说忙道:“夫人莫急,已是大好了!早间有人同他说官人并非疫病,只是寻常风邪入体,因张奉药昨日来了,他带着一个徒弟,据说也十分厉害,秋爽便去帮着求了人,说了症状,开得一剂药回来,才吃得下去,午间烧便退了,其余症状也消了,想来晚间再吃一回药,过两天便无事了。”

    季清菱又问道:“他那一处可有人照料?莫不如叫两个细心的去看两日,好过一个人在屋子里头,喝口水都要自己倒。”

    秋月的脸上一时竟是有些尴尬,用眼角偷偷看了看顾延章,方才道:“因秋爽去请的大夫,听得许多忌讳,便留在那一处看顾了。”

    季清菱本没觉得有什么,见得秋月这样子,也晓得里头定有猫腻,只当着顾延章的面,这等小女儿家的事情也不好问,便当做什么也没听出来,复又问道:“除却松节,府上可是还有旁人有什么不好?”

    秋月便道:“确有几人水土不服,不过俱都不是大病。”

    季清菱想了想,转头对顾延章道:“五哥,明日张奉药来了,还是请他帮着开两幅药,大家多是北人,乍来邕州,怕是未必能贴得住,也防一防水土不服。”

    顾延章自是并无二话。

    一时几个小丫头也提着食盒走了进来,摆了桌子,先是两个极大的碗,盖着盖子,却是不晓得里头装着什么。又拿小碟子装了许多佐料,譬如花生米、切成碎丁的酸豆角、酸萝卜、酸白崧菜,还有一小碗炸得金黄酥脆的东西,一眼看过去,外面包着一层衣,竟是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

    另又有一盘子切成片的卤肉,一碟子青翠的菜,俱是季清菱不认识的。

    她看着觉得好奇,指着那核桃大小,炸得金黄的东西问道:“五哥,那是什么?”

    顾延章便给她拖了交椅出来,叫她坐了,也不用丫头动手,先帮着将那大碗的盖子揭了,道:“上回给你写信,说这邕州同桂州一般,十分喜欢吃粉,都是大米和了其余东西做的,吃惯了其实也养人养胃。”

    他说完,自己心中算了一回,却是笑道:“你一个多月前南下,想来那信恰好错过了,只好回去再看了。”

    两人这小半年全靠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雁传书,时间这般长,早不是小别,前两日见了面,先是互相闹了一回不大不小的别扭,好容易和好了,却又是遇得顾延章得病,折腾了许久,此时两人坐在一处吃饭,才渐渐都有了感觉,知道竟是终于团聚了。

    顾延章病愈之后,格外想要贴着心上人,他先帮着季清菱面前的碗调了卤水,又把各色佐料都添了进去,将里头东西拌了一回,最后才夹了一块那金黄灿灿的,原是想喂到季清菱嘴边,见得旁边站得秋月等人,心中十分别扭,只好不甘不愿地将那一块东西放进了季清菱面前的碗里,道:“这是油炸的脆肉,也是猪肉做的,吃着倒也香酥,因炸得久,原又用烈酒腌了,虽是猪肉,吃起来味道也不算重。”

    又道:“这几个州县都常食猪肉,你先试一试,若是不惯,下回我再去寻其余肉种。”

    他一面嘴上说着话,一面把椅子拖着过去,叫两人挨得近近的,却把手从桌子底下握住了季清菱的左手,又拿另一只手放在桌面上,挪了挪那桌上的碗,轻声道:“尝尝味道。”

    季清菱一天都没怎么进食,只早间陪喝了一碗粥,此时早饿得前胸贴后背,就算吃根菜叶子,也能吃出龙肝凤胆的味道来,此时依言咬了一口那脆肉,果然入口先是炸得香酥的脆皮,再是混着酒香的肉味,那肉多肥少瘦,却吃着并不腻,也没有寻常猪肉的浊味,吃进去又香又脆,外酥内软。

    她吃着好,脸上忍不住就露出了惊喜的表情,转头看了一眼顾延章。

    她见对方并不吃东西,只看着自己微笑,便对着顾延章满前的碗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快吃。

    顾延章这才放开了右手,却是又把左手换了过去,抓着季清菱的左手不肯放,别别扭扭地单手吃了一顿饭。

    季清菱头一回吃这广南西路的米粉,左手被顾延章抓得紧紧的,半点不肯放开,只觉得自己筷子都不好使了。

    她想要转开头,却觉得左边的视线一直盯着自己不放,只好又回过头去瞥了他一眼。

    顾延章只当做没看见,要看三眼才肯吃一口,觉得往日这米粉也常常吃,却从来不似今日这般合胃口。

    季清菱也觉得这米粉比自己从前吃过的粉都好,透着一股极清甜的米香味,酸萝卜爽脆,酸酸的,极为开胃,酸豆角、酸白崧菜腌得恰到好处,不过头也不会不进味,花生米、脆肉都炸得好,混在白白的米粉里头,香气顿时就透了出来。

    青菜虽然不认识,但是非常新鲜,添着芝麻香油、姜末,味道上立刻就丰富起来,一大碗东西又有那卤水吊出味道来。

    颜色是白色、绿色、黄色、红色等等混在一处,看着便开胃。

    明明味道极好的一碗粉,季清菱也觉得好吃,可因身旁那眼睛亮亮地看着自己,叫她根本无法专心,只好跟着吃两口,转头去看一眼,到得后来,全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吃完的,也不记得自己到底吃了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