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三章 调理
    ,精彩小说免费!

    她吓了一跳,连忙道:“怎的起来了?还烧不烧的?”

    一面说着,连忙要去接那帕子。

    顾延章倒也不推拒,老老实实顺着她的动作,自己复又把枕头支起来,靠回了床上,睁着两只眼睛,犹有些迷糊地道:“这是什么时辰了?你怎的坐在下头,却又不睡?”

    又道:“这一觉睡得好长,倒是怪累的,身上也老是出汗,黏糊糊的。”

    说着摸了摸身上,有些奇怪地问道:“怎的给我换了衣衫?”

    ——竟是犹有些迷糊。

    季清菱见他醒来了,又惊又喜,见他这幅懵懵的样子,复又好气好笑,便帮着把帕子拧了,问道:“身上汗多不多?要不要换身衣衫?”

    顾延章点了点头,道:“一会叫人打点水进来罢,我还是要洗一洗——方才做了好长的梦,醒来时还以为定是迟了,谁料到睁开眼,外头太阳还没全起来,只全身都湿透了。”

    他此番起来,力气倒是回来了,又探头去寻那墙角的滴漏,问道:“什么时辰了?我可是来得及点卯?”

    季清菱见他此时十分有精力说话的样子,也不去拦着,只伸手去摸了摸那额头——果然温温的,半点不热手了,口中便搭道:“才过了寅时,若是一心去点卯,想是来得及的。”

    又问道:“五哥做了什么梦?”

    顾延章一时竟然没察觉出来这动作有什么不对劲,只答道:“梦到我得了大病,你急得不行,一直围着我打转,我想醒来又醒不来,其实在做梦,梦里头居然又以为自己在做梦……”

    他说着说着,自己也好笑起来,只说完这话,也觉得好似有哪一处不对,终于慢半拍地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季清菱,口中喃喃道:“清菱……我不是当真病了罢?”

    季清菱叹了口气,道:“五哥,前日还说你,当真莫要逼着自己,平日里无事,一病起来当真要吓死人——你睡了足一天两夜,哪里能不累……”

    又问道:“可是还有哪里不舒服?肚子饿不饿?”

    再转头叫秋月。

    秋月过了一会才进来,见得顾延章坐在床上,一时竟是有些不敢相信,忙问道:“官人这是烧退了?”

    又问季清菱道:“夫人,可是要去张奉药过来?”

    季清菱点了点头,又道:“再请厨下帮着煮个粥过来罢。”

    秋月连忙领命去了,出得门,竟是走错了方向,行到半路才觉出来,忙又一路小跑往院门处走。

    不多时,张奉药便带着从人来了,他这一回复又把了一回脉,另开了一帖药,对着顾延章道:“勾院身体已是没什么大碍,再调养几日便好了——并不是什么疫情,只寻常邪风入体罢了——这一阵子莫要劳心劳力,待得养好了再说。”

    顾延章连忙道谢,复又问道:“我这病来得也怪,又急又险,却不晓得是个什么缘故?”

    那张奉药便道:“实是操心太过,其实病疾原本就积下了,总有不防备的时候,松懈下来,难免邪风入体——其实也是好事,此时引出来,疾发得浅,养上几日变好了,好过一直攒着,压得厉害了,突然发得出来,便要像陈节度那般拖得许久还未能康复。”

    又拿病理来说了半日。

    顾延章郑重道了一回谢,等到将人送走了,自喝了白粥,又吃了药,缠着季清菱要去洗澡。

    季清菱哪里敢同意,道:“五哥,你莫要闹,张奉药已是说得清楚,这一回是邪风入体,你才好便急着去洗澡,若是不小心着了凉,这两日的药都白喝了,我这几日的心也白费了……”

    又哄他道:“我让人打了水来,给你自家擦身好不好?”

    这两个多月以来,顾延章一直连轴转,可谓半分松懈也没有,最近几日,全然是靠着强撑在做事,虽说在旁人看来,依旧是条理分明,半点不出纰漏,可整个人的状态已是当真已是到了极限。

    对他来说,其实做事倒不是多辛苦,十分能应付得过来,最大的问题却是出在情绪上——他时时不是见得伤营之中的伤患,便是出去抚恤阵亡荣烈之士的家属,或是在外头情理战阵,一日十二个时辰,做事的时候对着这些,回到驿站之中,还是想着这些,再康健的人过得久了,也要出问题。

    因他身体底子好,其实外头露出来并没有什么不妥当,只内里一味压着,才看得不明显,今次季清菱一来,叫他脱出身来,那从前硬扛着的情绪便再扛不住,和着病一齐爆发出来。

    顾延章心志坚定,虽然一时走了岔路,可一旦醒悟过来,慢慢便自己学着调整,要从原来的心境里脱开来。他原来已是听得季清菱开导,心中有了谱,病了两天,此时醒得来,其实已经好得大半,精神更是恢复了六七分。

    他睡了足两夜,除却发热,并没有其余病症,此时烧一退,又足足喝了三大碗肉粥,力气也跟着回来了,却是因为这一场病,难得有了机会,只当自己还是个小儿,赖在床上讨要好处。

    因听得要叫人打了水来,给他“自家擦身”,顾延章哪里肯应,只拉着季清菱的手,道:“清菱,我手上没力气……你且帮我擦一擦,我身上黏得很,十分不舒服……”

    他把头歪在床头处靠着,特转过一张带着病容的脸,虚着声音说道。

    见到人这个样子,季清菱哪里还能说得出一个不字,等到秋月端了水盆进来,她便将人打发出去,果然拧了帕子要给他细细擦洗。

    只照顾病人,却不是什么轻松事,顾延章是睡了一天两夜,季清菱却是熬了一天两夜,东西也没怎么吃,自然有些精力不济,面上少不得就露出一两分来,一时困意上涌,忍不住侧头掩着嘴打了个小小的哈欠。

    顾延章看在眼中,也顾不得再腆着脸讨要好处了,只皱着眉道:“这两日只你在屋中看顾吗?怎的这样累?”

    又往里头让了让,道:“莫管旁的了,先上来歇一歇,我自己随意擦擦便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