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章 点人(为我乃大罗金仙的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且不说这一处范尧臣夫妻二人,为着女婿险些起了争执,垂拱殿中,却另有一番动静。

    今日在崇政殿上给陈灏、顾延章等人定下了新差遣后,赵芮一面催着轮值的翰林学士起草文书,一面赶着小黄门将文书拿去中书加签盖印——这等公文,单单有天子的首肯,其实并无效力,只能拿来看看而已,还需宰相同意了,才能有用。

    大晋这一个天子,虽然有个龙头,却又不大,本来就装不进去多少脑浆子,想了这个,就想不动那个,此时里头全数是广南的事情。

    他纵然信重陈灏,也喜欢顾延章、张定崖,可若广南只有陈灏一派的人领事,虽有一个顾延章,可也与陈灏关系匪浅,这般下来,若是有意蒙蔽圣听,山高水远的,实在也难以核查。

    从前去安抚各路的官员,也不是没有出现过为了多得功绩,瞒报灾情,本来死了数千人,他只报几百人,本来疫情早扩散到了数个大州,他偏说只有一两个小县。

    现在看着是个好的,难说以后是不是好的。

    赵芮实在不敢也不愿意全然相信下头的臣子。

    除却皇城司、广南西路的转运使、各大臣子的上书,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辟一条新的言路。

    看着桌上的广南舆图,赵芮想了想,抬起头看着后头立着的两排宦官。

    ——人倒是不少,靠得住,又能当真行点正事的,却也不多。

    朱保石管着京中的皇城司,不能轻易离京,徐韦又有些轻浮,行事不够稳重,至于……

    赵芮开口道:“郑莱。”

    郑莱心中一凛,连忙上前应声待命。

    赵芮复又问道:“你手头而今可有什么要事?”

    郑莱一颗心砰砰直跳。

    他是个聪明人,跟着赵芮几十年了,便是不用脑子,这两日的事情如此明显,也能猜到天子想要做什么。

    定是要派人去广南了!

    然则糟糕的是,自己手头眼下确实没有什么要紧事!

    郑莱只觉得自己此时怕是出去拉泡尿都是苦的,他在脑子里匆匆过了一遍,硬生生瞎掰出好几项事情来,都是从前天子分派过,听着十分重要,其实又不需要花多少功夫去做的。

    赵芮听得他一二三四地数了半日,实在不耐烦听,挥了挥手,便叫他闭嘴,复又问道:“你是哪一处的人?”

    郑莱咽了口口水,忙道:“下官是建州人,不过六岁就跟着族中长辈进了京,再没回去过,早是个北人了……”

    此时此刻,他只恨不得多长高几寸,更恨自己不能在天子面前衣冠不整,不然将外衫脱了,抬头挺胸,露出满身一把腱子肉来,好叫陛下晓得,自己已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又高又壮的北人,绝不习惯南边风土,若是去了广南,定会同陈节度一般水土不服,一病不起!

    他才不愿去邕州!

    上回奉了天子之命去延州,半点不招杨奎待见,事事被排挤在外,又吃风、又吃沙,什么好处都没捞到,等到回来,还发现天子身边已是冒出了好几个新面孔。

    这亏本买卖,如何能做?

    况且邕州还有疫情!

    已是没根了,自然要更惜命些……谁晓得这回能不能有功,万一功劳没摸到,反倒摸到了疫病,当真命丧在广南……

    郑莱一面说话,一面悄悄踮起了后脚跟,至于这动作能不能叫他看上去更高一些——只能说聊胜于无了。

    赵芮听得皱起了眉头,转头在那一排宦官当中又扫了一圈。

    他忽然眼神一顿,叫道:“许继宗。”

    许继宗已是两步踏出了队列,应了一声。

    赵芮一般地问道:“你眼下手头可有些什么要事?”

    许继宗交代了一遍,却又补了一遍,道:“都不是些不能挪交出去的。”

    赵芮点了点头,又问道:“你那籍贯……”

    许继宗躬身道:“下官是均州人,说南不南,说北也不北,只是这些年得陛下恩赐,去过不少地方,南北都有,南边去过赣州,北边也去过河间、真定,也算是长了些见识。”

    赵芮顿时就想了起来,“哦”了一声,道:“上回去赣州的是你啊……”

    说着也笑起来,道:“倒是有些缘分……上回的差也当得不错。”

    又道:“既如此,你收拾收拾,去一趟邕州罢。”

    复又细细交代了几句话。

    许继宗听完,已是连忙叩头行礼,一口应了下来,动作干净利落,半点不勉强。

    他面上不显,心中却是要乐开了花。

    这等千载难逢的际遇,居然落在了自家手上!

    按着天子的意思,这一回可不是去个三两个月,而是去三载两载,什么时候广南稳了,交趾定了,自家才算差事办妥了。

    比起在宫中做些鸡毛蒜皮的杂事,被朱保石、郑莱压着半点出不得头,能去邕州那一处办差,哪怕最终没能得大功,却也能有些苦劳,攒些经验。

    天子向来是个恋旧的,自家东奔西跑,他看在眼中,不会忘记。

    再一说,万一当真能起些什么用,阵前看得久了,有什么机会,叫自己也跟着领兵当差,说不得能在史书上也记下一笔!

    带兵打仗,最后官至节度使的宦官,先皇时却也不是没有过啊!

    虽然下头少了二两肉,可要是能立下大功,将来青史留名,也不算辱没了门楣罢!

    至于疫情、乱民、兵灾并许多乱象……世上哪有什么事情是全然不用冒风险的?

    况且……不是还有顾勾院在吗?

    十几万流民都能抚了,虽然广南有些棘手,可有这一位,许继宗实在不觉得会有什么难的!

    他行过礼,站起来退到一边,已是开始在心中盘算起来。

    ——得想办法寻到顾勾院递上来的折子才行,其中要了什么东西,趁着自家还在京中,也帮着催一催,到时候带得许多大礼过去,对方惯来是个投桃报李的人,见了自己一番心意,就算一时半会听不到动静,难道长而久之,会没有好处吗?

    上回靠着赣州一行,回到京中出的风头,他可是一直到得现在,还时不时拿出来品味一番,只盼这一趟邕州行,也能有些收获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