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五章 战报
    ,精彩小说免费!

    不论是邕州也好,钦州也罢,如果顶着风险去了,也当真做成了,回来能减上三五年的磨勘,能连跳上两级三级的,得一个好差遣,还能在天子面前冒个尖,想来也能呼得动几个人。

    然而最怕的是,人去了,事也做了,偏偏回不来,永生永世被压在广南——那才是没地方哭去!

    又不是没有过被流内铨点去广南,最终到死也没能回来的人!

    就这般,武将武将不愿意去,文官文官也不想动弹,各个派系,范党也好,黄党也罢,便是杨奎原本的那些个徒子徒孙,见得陈灏生死不知,杨党中坚俱是陷在邕州城中,谁知道是个什么下场,也俱都不敢出头,朝中争了许久,都没有个结果。

    这其中原因,赵芮又岂能不知,可他除却大发雷霆,催着两府快些定下章程来,也没有其余的办法。

    朝中人人不肯去,他也不能强逼着。

    便是逼了,去到地方,一个都不做事,只在那一处磨叽,同不去又有什么差别?

    好容易寻摸出个梁言葆,虽然不是什么名将,好歹也在南边领过兵,又各处凑了几个胡子都不长的幕僚官、三五个被推出来的选人,一二个躲不开的京官,并一个被硬点的京官,一齐撵去了广南,可那一处,如何是这几个人能处理得了的!

    赵芮越想越是不放心。

    他抬起头,叫道:“郑莱。”

    立在一旁的郑莱连忙上前应是,等着分派。

    赵芮又道:“去把孙卞叫……”

    他说到一半,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抬眼往外一看,果然天色已经全黑,只是殿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燃起了几根巨大的白蜡,亮如白昼,叫他一时没有注意到。

    不过是想了一会功夫而已,仿佛只是眨了个眼睛,居然时间过得这样快……

    赵芮一时有些犹豫起来。

    孙卞是参知政事,此时已是这样晚了,若是将他召进宫来,少不得会引人揣测。

    派一个参知政事去广南,虽说那一位目前手头是没有什么要紧差事的,可也已经很是引人注意,若是再半夜召进来,不晓得的还以为广南究竟形势有多差,又要叫京中、宫中人心惶惶。

    他想了想,复又交代道:“去看看今日政事堂中轮值的是谁。”

    郑莱能在天子面前站稳脚跟,又被引为心腹,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此时听了赵芮的吩咐,并不用去翻轮值书,也不用去问人,只低着头,躬身答道:“陛下,今日政事堂中轮值的乃是黄参政。”

    赵芮“哦”了一声,略有些失望。

    叫一个孙卞去广南,已是有些过火,他还要好好斟酌一下,也要同对方商议,这等事情,在没有落地之前,自然不能同旁人说。

    赵芮越想越烦,怎么坐都不舒服。

    他站起身来,在椅子后头来回打了几圈转。

    满朝臣子,可能用的却是不多。

    庸才多,人才却少,陈灏自不必说,多少年才能得一个能征善战的强将,勉强能接一接杨奎的班,而后头的张定崖也好,平叛军中的各个副将也罢,都是骁勇善战之辈,居然全数被……

    想到这一处,赵芮只觉得自己站着也不舒服了。

    还有顾延章……

    几届进士里头自己最为喜欢的一个,苦心培养,想他做一个直臣,连路都帮他规划好了,只要留给儿子将来用的。

    眼见坑挖好了,树栽下去了,时不时自家还记得浇水,看着他抽枝,看着他长叶子,好容易越来越大,越来越高,正想着再用不得多少年,便能在下头乘凉,哪晓得一转头,居然被隔壁的恶人给拿斧头砍了!

    想到这一处,赵芮连饭都不想吃了。

    还有那吴益,生了手脚,从来不做正事,有脑袋,里头尽是水,通身只一张嘴管用,却不是用来说话,只是用来大放狗屁的!

    他有胆子在禁绝互市,停了榷场,也有胆子挑衅兵事,却没脑子想一想,广南这点兵力,根本不够打吗?!

    京城里头的人离得远,不晓得广南的形势,他堂堂一个敷文阁学士,也外放数地为官,也经过事情,难道会不知道要早早汇报朝中,好叫及时应对吗?!

    赵芮越想越是来气,只恨不得把那吴益从地底下挖出来,鞭骨敲髓,才能消他心头之恨!

    钦州、廉州死了数万百姓,邕州大州,还不晓得这一回城破要死多少人,若说全数怪在吴益头上,他还扛不起这个责任,眼下死在邕州,一并殉了城,自己还要给他一个荣烈!

    赵芮简直气得牙都痒痒了。

    他在殿中打着圈圈,想着范尧臣说要从韶州、广州、沅州等地调拨粮秣、药材,又要从京城当中调派御医南下治疫,还要预备防着交趾再来,再要准备好朝中伐交趾,另有无数流民、难民等着抚济,尸首要收殓,无主荒田要打理,户籍要重新清点。

    广南实在是有太多事情要做了。

    才被打发南下的那些个人,哪里中用!

    他实在是有些着急,已是等不得明日,极想现在就把孙卞给召进来。

    一想到广南那千头万绪,无人打理,饿殍遍野,流民遍地,再想到邕州城中一片焦土,处处焦尸,赵芮便站坐不宁。

    “郑莱!”赵芮忍不住大声叫道。

    郑莱连忙躬身听令。

    赵芮正要说话,却听得外头进得来一个仪门官,禀道:“陛下,外头有广南来的急报!”

    郑莱犹在等着,赵芮却半点不理他,只紧张得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了,急急道:“宣!”

    明明他时时都等着广南的消息,可这一刻,赵芮竟是不知道自己是想早些知道,还是想晚些知道。

    会是哪里来的急报?

    是不是桂州?

    邕州死了多少人?什么时候破的城?交趾退兵未曾?

    一个有一个的问题环绕在赵芮心上,已是叫他牵挂了太久,担忧了太久,可临到此时,手上拿着那一份战报,他的手居然有些发抖,唯恐自己无法面对那死伤的数目。

    他一咬牙,将战报翻开,只匆匆扫了一页,却是一下愣住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