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四章 派遣
    ,精彩小说免费!

    且不说这一厢邕州城中一片凄风苦雨,人人惊慌,家家胆寒,只怕那疫情闹大了,而另一厢,远在京城的垂拱殿中,赵芮却是正埋头批阅奏章。

    此时已是傍晚,他拿着一份太医院今日轮值的奉药呈上来的脉案,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

    撑过了日日都是煎熬的冬季,外头的枯木终于开始抽枝发芽,万物俱生,望出去不再是白茫茫的一片,而是绿茵茵的。

    而随着天气渐渐暖和起来,吹面不寒,暖风和煦,赵署的身体也慢慢康复。

    按着御医的说法,再过上几日,小皇子就可以重回资善堂进学了。

    进学不进学的,自然还要再行斟酌,可儿子身体已是大好,却是不争的事实。

    赵芮把手上的折子放下,一颗高悬了数个月的心终于又揣回了肚子里。

    桌案上的奏章叠得很高,春日正是播种时,一年能不能有个好收成,开头这一下顶顶重要,可清明还未到,已是许多地方都报了旱,河北这个粮仓居然还夹着蝗。

    江南东路上了折子要钱,闹着修堤坝,西边的藩部蠢蠢欲动,秦凤路接连上了好几封急报,请朝中调兵镇守。

    荆湖南路伸手要钱、广东东路伸手要钱,秦凤路伸手要兵,广南也伸手要兵,户部却日日在他面前哭穷,又有枢密院把东西南北数了一遍,只说处处的兵力都有用,挪不出来一个得闲的。

    明明做了许多年的皇帝,也知道偌大一个国朝,绝不会有一时是安稳太平的,总有这一处、那一处会出问题,理智上,自己应当抓大放小,不要总被事情牵着鼻子走,可赵芮还是做不到把这些事情等闲相待,只要听到哪一处又如何了,他晚间就会睡不好,饭也吃不好。

    面前的折子上都贴着红色的纸条,说明桩桩都是急事,可赵芮收起了儿子的脉案之后,却没有动那厚厚的一沓奏章,而是伸出手去,取过了右上角单独排开来的、自己已是看过一回的几份奏报。

    他翻开了第一本。

    这是一份都钤辖梁言葆的折子,上面写着自己已经点兵完毕,正带兵急南下。

    赵芮看了一遍,又看一遍,越看越是恼火,也越看越是焦虑。

    朝中吵了半个多月,最终决定从安丰军、庐州调兵,由都钤辖梁言葆领兵南下。

    从定将、点兵到将帅出发,去往安丰军调集兵士,已是花去了足足二十日,眼下才点齐士卒,行到半路,等到领兵抵达邕州,少说还要再花上半旬。

    三万兵行军,与三千兵不同,也与一万兵不同,行得自然要慢许多。更兼今岁撞上旱年,沿途河道干涸,不能行船,只能行路,说不得花的时间还会更长。

    纵然知道邕州城中有陈灏,可一来陈灏病体沉重,自到了广南,便再没能起身,二来邕州城中那一万余的兵力,想要抗衡交趾十三万大军,哪怕是杨奎从棺材里爬出来,也未必敢说自己有把握能等得到援兵。

    事实上,朝中之所以争执这样久,便是因为人人皆知此回南下并不是驰援,而是收拾烂摊子。

    当日定南下人选的时候,两府重臣,先将枢密院中的撇开到一边,政事堂里的范尧臣也好,黄昭亮也罢,哪怕是孙卞,也个个都是吵着不独要用武将来领兵,还要加上几名熟知治事的官员——这一回去广南,与其说是打交趾,倒不如说是去帮着邕州、钦州、廉州并那十余处县寨重建。

    交趾与大晋的国力相差悬殊,除非李富宰疯了,倚兰皇太后也疯了,越国满朝文武俱都疯了,不然不可能等到大晋大军到了之后,两边一决死战,多半朝中援兵抵达的时候,见到的是一座座尽是废墟的城池。

    崇政殿上敢拖这样久,便是因为人人都知道此时南下驰援,决计是来不及的——既然都已经到了最差的地步,既然都已经来不及了,那便不如先坐下来,各自把锅从自己头上先甩掉,不要叫自己人不小心趟进了这浑水里。

    没有人愿意去邕州,也没有人愿意让自己人去邕州。

    带兵的不愿意去,一来因那一处水土不同,带着兵过去,容易出纰漏,谁也不晓得自己会不会是第二个陈灏,到得地方,直直倒下,连命也未必能捡得回来。

    如果能大败交趾,却是一桩大功劳,有这功劳垫着,说不得还有些人愿意去。

    可既然没有交趾可打,过去不过转悠一圈而已,独守边境,只有苦劳,没有功劳,弊大于利,何必去跳这个坑。

    不独带兵的,寻常官员也不愿意去。

    广南本来就是蛮夷偏僻之地,春夏万物俱生,瘴疠频发,蛇虫鼠蚁均是又钻了出来,本就容易出事。

    能当官的,又有哪个是傻子,谁人不知道大战之后,必有大疫,又是在广南这个地界,又遇上春夏之事,便是死上几万人,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一个“疫”字,哪怕是天家也要闻风色变,聪明人都晓得要躲远点。

    再一说,便是没有疫情,单单重建州城已是一桩大麻烦。

    被交贼屠戮过的州城是什么样子?

    十年前的延州便是一个例子。

    杨奎吭哧吭哧埋头花了好几年功夫,才渐渐把延州城的架子搭了起来,那一阵子没少同朝中吵着闹着要物资、人力,俱都没有人理会。

    杨奎还是是中书门下平章事,官品高、资历深,手握重兵,不但权重,也深得天子信重,饶是这样,还被搞得灰头土脸的,回朝之后,又发现早被范尧臣给踩了一头。

    有他做前车之鉴,谁人还敢去试?

    再有邕州也不同于延州,延州还勉强能称得上一个近字,邕州那样远,便是朝中有人有心帮忙,也没办法及时配合。

    就算侥幸能样样都妥当,帮着将广南的架子给重新搭起来了,可本就没有人愿意过去,万一寻不到合适的人选,将自己就留在那一处了,这又如何是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