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八章 异常
    顾延章又怎么会不生气。!

    他气得肝都疼了。

    也不知道是怎么养出来的,这人胆子这样大,脾气还倔,抓了主意居然敢这样冲动胡来。

    他也带过装载辎重的骡车,自然知道那车子头的木杆子是什么个形状——足有成人拳头粗!

    看着季清菱身那重重的淤青,他简直不敢想,若是木棍杠到了头,或是撞到了其余要害之处,又会如何。

    他心又是惶恐又是后怕,夹着无数火气,只对着面前这个人,打又不舍得打,骂又不舍得骂,便是说话语气重些,回过头来自己还要后悔,摆个脸色,更要叫她委屈,当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到得最后,只能连着被褥把人搂进怀里,硬着声音道:“再没有下回了,再有这样胡来,我……”

    口一个“我”字拖了半天,竟是哑然无言了。

    我什么呢?

    当真有了下回,他又能如何?

    清菱为何会这样冲动?又何为会得了这样一身伤?

    他只听得自己的心一下又一下地跳,跳得整个胸腔难受极了。

    为什么要怪她?

    凭什么要对她生气?

    明明根子是在自己身……

    明明她是为了自己……

    明明是因为自己无能,叫她无法可想……

    如果他有陈灏的官品声望,也精于用兵,自信己能,在知道了交趾意图,又见了吴益于边境榷场的行事之后,便该知道两国之战必是在眼前,当即会书朝,催促增兵。

    如果他能指挥得动两广兵卒,调用得了荆湖厢军,又能左右平叛军各个副将,能叫州衙各人各尽其责,各司其职,还能用兵如臂使指,只要有个三万兵马,纵然想要大胜交趾并不可能,却也不至于叫邕州陷入这般绝境,更不至于叫清菱远在京城,都要惊惶不已。

    顾延章只觉得打心底里涌起一股莫名的情绪,是自厌,是自恼,却又带着隐隐约约的骄傲。

    他做得太糟,可她又做得太好。

    十余万交趾兵围困邕州,这样危如累卵的态势,便是朝将领,又有几个愿意南下?

    广南荒僻之处,瘴疠漫天,蛇虫满地,还有强敌在旁,虽然不在朝,他已是能猜到崇政殿的场景。

    这种时候,旁人只有躲,再没有往凑着飞蛾扑火的。

    然则清菱却是来了。

    不止自己来了,她不过一个白身,在潭州一个熟人也无,孤身在外,仅有几个不懂事的仆妇跟着,竟然还想办法带来了粮秣与药材。

    他张着嘴,一句话说到一半,却是再也接不下去,只将她护在怀里,将脸贴着她的额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莫要再有下回了……”

    声音干涩,其全是自责。

    季清菱抬起头。

    两人离得极近,白日间她生着气,离得远,没有看清;方才在外间,离得近,光却暗,也没有看清;此时离得近,借了油灯的几分光,俱都一览无余。

    瘦削的脸,满是血丝的眼底,带着浅青色的下眼睑,处处都写满了疲惫与心疼。

    她心底原还有别扭,可此时设身处地地想了一回,若是自己是五哥,前头才死里逃生,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后头见得人千里赴险,又会如何反应。

    想着想着,她原来那理直气壮便一点点蔫了下去,只觉得心酸,又是十分难过,慢慢往顾延章的怀里偎了偎,攀着他的手小声道:“我好好的,只是稍微擦碰了一点,过几日好了。”

    又道:“五哥,我好容易来了,这回不走了行不行……”

    她抬起头,拿一双巴巴的眼睛望了去,极小声地道:“我做了好多章程,多少也能帮一点忙的,也能帮着先过一回书,叫旁的人能省一点力是一点力,况且来都来了,你还要赶我走……”

    她日夜兼程而来,担惊受怕,殚精竭虑,可怜兮兮地说这一番话,顾延章看在眼,听在耳里,多少的气也被浇灭了,虽是依旧后怕担忧,可此时更多的却是自责。

    他把人往自己怀里拥紧了些,低头用唇碰了碰她的额头,轻声道:“莫要说气话,外头那样乱,你能平平安安到得地方,已是得天之幸,再往北去,又无人护着,还要路过宾州——那一处才报了疫情,当真是要急死我才肯罢休吗……”

    又道:“清菱……我日间做得不对,是我错了……以后再不那样摆脸色,只你今后也决不许这样,今次是我无能,才叫你平白担心……”

    虽是不长的一段话,他却说得很慢,几乎是一句一顿,十分郑重,到得后头,语气极为怅然。

    他说的时候自己并不觉得,可季清菱心思细腻,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寻常人说出“是我无能”这样一句话,也许并不算什么,甚至有些人不过用来当做逃脱责任的一个借口而已,可对于顾延章来说,却是极为少见。

    她往后挪了挪,与他拉开了一点距离,轻声问道:“五哥,你怎么了?”

    顾延章微微一怔。

    季清菱已是又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一面问,一面拿手去探他额头的热度。

    顾延章握住她抚在自己额头的手,拉下来放在胸前,摇头道:“不妨事。”

    季清菱却是用右手反握住他的手,认真地道:“五哥,你平日里在想什么?我问了松节,他说你一日能睡两个多时辰,虽是少了些,却也不至于这样累……我白日见你时便觉得不对,眉头总是皱着的。”

    又把左手抬起来揉了揉他的眉毛,道:“面也总是不得意。”

    复又问道:“五哥,你睡觉时都在想什么?”

    顾延章听得一愣。

    他睡觉时都在想什么?

    白日忙于军、州事务,夜间独处,除却挂心家的这一个人,又念着白日的事务,更多的却是想着在他指挥下死去的兵卒。

    他已经竭尽全力,可世事依旧不以人力为转移。

    虽然撵走了交贼,但邕州城被围数十日,军民死伤两万余,平叛军两名副将都战死在城墙,王弥远重伤,眼下都无法站起来,其余认识的军将士,更是倒下了过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