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七章 台阶
    顾延章的左手还压在季清菱的后腰上,右手却是抓着那一条里裤.

    季清菱拉过被褥好盖着自己的双腿,也把他的手给盖住了。

    他用左手把那被褥抖开,皱着眉头道:“都伤成这样了,你还要来哄我?”

    季清菱哪里还敢说话。

    她原本占着理,眼下因为这腿间的伤,竟是由有理变成没理了一般,只好软着声音道:“五哥,秋月已是帮我擦过药了,只是这一阵子一直骑马,稍有些擦伤,当真不是很要紧……”

    又道:“从前我练鞭的时候也偶有碰到,走路不小心都还会摔跤呢!只当今次是练身体,没有舍,又哪有得?”

    顾延章不置可否,只是托着她的双腿腿窝,将那条里裤给脱了。

    季清菱只着一条底裤,双腿赤条条裸在外头,实在有些羞,她欲要躲开,顾延章却是有些生气地道:“腿间伤成这样,又上了药,你穿着这东西,想要把药膏子都蹭干净吗?”

    又问道:“用的是什么药?”

    季清菱只好道:“师娘给的,说是桑家瓦子里头李家药铺的跌打药,擦了凉丝丝的,过一会儿就不痛了。”

    顾延章没有再责问。

    季清菱以为这一关是过去了,心中还未来得及松一口气,却见得顾延章已是俯身上来,伸手便去撩开她的里衫。

    春日的里衫宽松得很,不一会,一大片雪白的腰背便露了出来。

    季清菱的皮肤本就极为白皙,腰背之处更是从未晒过太阳,此时被油灯一衬,白得竟是有些晃眼。

    而更晃眼的,则是靠着后腰、上背处两块大大的淤青。

    顾延章气得眼睛都红了。

    季清菱自是知道后背这两处伤,她不敢再说话,只抱着枕头,偷偷回过头瞄了一眼顾延章。

    果然脸是黑的……

    她小声道:“只是看着吓人,其实并不很疼……”

    这一句话加起来总共才十来个字,可她越说声音越小,到得后头,最后那个“疼”字上头的一点才从嗓子眼里冒了个尖出来,已是自己见势不对,又跳回了肚子里,拿个病字头盖了半边脸,躲着再不敢出来。

    顾延章探出手,按上了后腰处的那一块淤青。

    季清菱猝不及防,只觉得那一阵疼简直要钻心,闷哼了一声,也顾不得眼下还含着眼泪,连忙回头叫道:“五哥!”

    顾延章黑着脸翻身下床去外间找了跌打药酒进来,倒了一点在手上,擦开了给她揉腰,道:“不是说也不疼?”

    只这话说完,手上的动作却是轻了些。

    季清菱只觉得腰上、背上刚开始是热乎乎的,到得后来,竟是火辣辣的刺痛,药材与酒精的味道和在一处,又熏又臭,更难受的是,不管使力多轻,揉按在伤处,依旧痛得她想要跺脚。

    然而她哪里还敢说话,只好用力抱着枕头,咬牙忍着那疼。

    她也不敢催,也不敢叫停,好容易等到后背按完,只觉得一个仿佛过了一个甲子那样久,才要喘一口大气,却被扶着腰翻正了过来。

    “五哥!”她吓得连忙要坐起来,却是为时已晚,果然前襟被解开来,露出里衣。

    很快,便是里衣也被勾开了,里头细腻莹白的肌肤袒在外面,白得近乎透明。

    左边胸脯下头,一块婴儿巴掌大的淤青团在那里,比起后背上的淤青颜色更深,竟是有些发黑。

    季清菱左手环着胸,见对面那人面色当真是难看到了极致,知道再瞒不住,也不敢再拖,老老实实道:“来时跟着粮秣队,半路一头骡子受了惊,一路乱撞,队伍中便惊了马,不小心被辎重车的木杆子打了几下……”

    顾延章这回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沉着脸,复又倒了些药酒在手上,跪坐在一边,探出手去给她揉肋下的伤处。

    伤的地方实在是尴尬,只要揉着伤处,一定会碰到胸脯,季清菱实在说不上是羞窘还是痛楚多一点,她想躲又不敢躲,对着那一张不好看的脸,又因自己确实有错,更是连讨饶的话也不好说,只得拿左手挡着胸,苦着一张脸掉过头去,只当自己是瞎子,再没有眼睛看。

    等到一应收拾好,已是过了小半个时辰,季清菱见顾延章手上拎着自己的里衣同里裤,伸出手去就想要接,却见他撩起床帐,直接把那两件东西放在了床头的木柜上,复又转回头来,拿了里衫要给她穿。

    她忙道:“我自己来就好……”

    顾延章却是压根没有理会,只自顾自地给她穿里衫。

    季清菱不敢再躲,老老实实抬了手,让他给穿好衣衫。

    两人各自睡下,季清菱下头只穿了一条底裤,身旁又挨着一个人,有些羞赧,一咬牙,小心翼翼地越过他,想要去拿外头柜子上的里裤。

    顾延章伸手把她拦下,半环着道:“要什么?”

    季清菱指了指外头的两件衣裤,道:“夜间有些凉……”

    顾延章便道:“你腿间上了药,被布料贴着就要把药膏子裹走了,药都白擦了,那里衣又紧,碰到伤处痛了你莫要哭。”

    季清菱心想我没得穿才哭,只这话无论如何都不敢出口,只好老老实实缩了手。

    两人躺在一处,当中氛围却是有些异常。

    说互相生气,倒也不是,可要说和好如初了,却又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季清菱一路奔波,是当真累了,可不知为何脑子里头却是异常清醒,面对着墙壁那一侧,闭着眼睛怎么也睡不着。

    她背上、腰后、左肋原本是疼得厉害,方才上了药,又揉按了半日,却是舒服多了,想了想,心一横,就要翻身过去。

    然而她才堪堪转了一个身,就直直埋进了一个怀抱里。

    顾延章伸手拢了拢她肩膀上滑开了一个口子的被褥,道:“原来还懂得转头。”

    他面色依旧不好看,口气也有些硬,只那话中的意思,却叫季清菱听得心中高悬的大石一下子就放了下来。

    她仰着头小声道:“五哥,你不生气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