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一章
    时值二月,邕州城中大路小路边都零零散散站着人,有背着篓子的,有扛着锄头的,也有挑着担子的,干活的俱都不是老人,就是妇孺——却是在栽树。

    当日为了守城,城中不少百姓都将自己房屋砖块、木料拆了下来,路边的树木更是只要稍微有些年头、分量的,全数被砍,用来作为守城的武器。

    眼下交趾退兵已经过了接近旬月,邕州的重建依旧还是只开了个头而已。

    坑坑洼洼,倒了一半的城墙需要修补,城外早已抛荒的农田待要重新开垦补种,收成如何尚未得知,可今岁的夏粮所得定然比不上往年,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不少人家壮丁全数阵亡,只剩妇孺,需要衙门救济,最麻烦的是,纵然已经想办法从附近州县尽量调拨粮秣,可此时又不是秋收,哪一处常平仓能顶得住这十来万军民吃用?

    不过杯水车薪而已。

    除却这些,更多琐碎、繁杂之处,千头万绪,想得到的没空做,更有些想不到的,要闹出事情来才知道收拾,其时已是难以收尾了。

    以邕州通判李伯简的能力,维持城中正常时间的运作已是到了极限,又如何有余力来应对此时的情况。

    日头偏西,早已过了申时,后衙之中的桌案上那些个文书依旧堆得高高的,像一座山一般,把李伯简整个人都埋在了后头。

    他左边放着一份隆武县请粮的文书,右手拿着一份宣化县乡民打架斗殴,已经闹出人命的审案宗卷,另有前边贴着红纸表示紧急,至少有二三十份的催粮书,整张桌子仿佛都在散发着一种步步紧逼的味道。

    李伯简快要被这满桌子的文书给逼疯了。

    东西总也批不完,批完了也未必有用,下头各处乡县都在打架,为着交趾围城,把左近农田、果树都踩得乱七八糟,从前的田界早就没了,不少房子也被烧抢得干净,更有许多百姓被掳杀,眼下交趾退了,原本都齐心协力的百姓开始争田的争田,抢地的抢地。

    你说这一处田是你的,我却说这一处地是我的,更有死了丈夫、儿子的被婆家抢家产,死了妻子的要吞媳妇嫁妆,同村同乡的也许也许还有里正族老出来说话,若是沾着隔壁村、户,好了,两边乡里正好打一架!

    左右如今处处缺粮,打得赢了,还能抢点米菜回来。

    从邕州被围到如今,从前守城守到绝望的时候,李伯简七八日里头只睡十来个时辰,而今好容易城守住了,他还是七八日里头只睡十来个时辰,事情不仅没有少,反而更多了。

    他浑身又冷又热,双脚发软,头晕目眩,迷迷糊糊之间,心中已是生出了一股冲动——

    不如辞官算了!

    这狗屁通判,谁爱干谁干!

    这般苦,再大的官也要有命当!再大的福分也要有命享!

    再如此下去,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要死在衙门里头了!

    李伯简本以为自己烧了,可捂着头,额头的热度还没有手心高。

    他一时不知道当时失望,还是侥幸。

    若是病了,便能告假……可如今一个萝卜一个坑,便是告了假,事情还是要等着自己回来做,到时候更多收拾不了的烂摊子。

    可若是不告假,再时时对着面前这些州务,他当真要命不久矣!

    李伯简只觉得自己全身都发着痛,却忽然听得外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不多时,一个小吏便冲得进来,叫道:“通判,潭州运来了一批粮草,周户曹叫小的来通禀一声!”

    李伯简头还发着晕,过了好一会儿才听明白对方说的话,倏地一下站了起来,急急道:“来了多少粮?”

    小吏忙道:“十万石!”

    李伯简登时全身都松了,正觉得得了喘息的功夫,却忽然醒了过来一般,急忙抬头问道:“哪里来的粮?”

    那小吏又道:“潭州来的。”

    李伯简眉头立时皱了起来。

    怎么不是桂州?

    按道理,当时从桂州拨粮过来才对……

    他正要让那小吏把“周户曹”给叫过来,却是心中急得半刻也等不住,迈出步子就往门外行去,便走还便道:“去看看那纲粮,你在前头带路!”

    小吏连忙回道:“纲粮却是不在银狮巷……眼下正在西门营地里头!”

    李伯简愣了一下。

    那小吏又道:“来的是平叛军的粮秣,却不是桂州过来的粮……周户曹叫小人来同通判说一声,看能不能叫平叛军中将那粮食挪些出来……”

    李伯简好容易得回了点力气,此时却只觉得自己的头更晕了。

    如果是半个月前,说不定还能同顾延章私下通个信,看能不能借点粮来用,可自上回平叛军中的都监张定崖从潭州带来了天子特遣过来,被交趾拦在半路的御医,陈灏的病已是大有起色,此时虽然仍未能回营,却是开始慢慢接回一应事务。

    要去同陈节度讨粮……

    李伯简不禁咽了口口水,抬头见那天色渐黑,一咬牙,已是出得门,直奔着西门驿站而去。

    ——还是找顾勾院私下说说情,看能不能帮着先行通融一番,再去与陈节度求情。

    到底这一位要好说话些……

    ***

    听到亲随通传的时候,顾延章正在拟写钦州、廉州两地的重建章程。

    不知是新来的御医得力,还是从前的医药终于起了作用,抑或是病到如今,已是适应了此地的水土,陈灏终于醒来了。

    他身体恢复得并不快,可脑子却是十分清醒。

    眼下交趾虽然已退,然则究竟后头如何打算,并未可知。陈灏便令张定崖带了三千兵马一路清扫左近州县,一则荡空交贼,二则也防备对方回马一枪,其余副将各有任用。

    陈灏不单是武将,一般也是文官,他做过亲民官,也理过政事,着眼自然不会仅仅是军务。

    他一听说钦州、廉州两城俱已被屠,城内焦土一片,马上就开始着手准备重建两城。

    ——广南西路偏蛮之地,得用的官员都没有几个,朝中得了信,还能把事情扔给谁?

    自然是他这个节度使!

    陈灏手中尽是武将,于州务之上能用的,只有一个顾延章,此时便提前交代下去,要他预备好接下来协理广南诸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