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七章 功亏
    季清菱同李家打过的交道并不多,与李程韦更是只见过寥寥两回而已,却不妨碍她对此人印象极深。

    头一次是与张璧二人在李家的珍宝阁中那一回交集,李程韦能言善道,进退得宜,是个典型的商人;第二回则是去张家园子赴宴,席间对方提起从前季父对他的救命之恩,万分唏嘘,又是感怀旧事,又是绸缪将来,带着妻子并女儿对季清菱百般体贴,千般照顾。

    那一副执意报恩、万分后悔的表现,实是把戏唱出了九曲十八弯,只要将衣裳一脱,便能上得台去,腆着肚子演那“负荆请罪”的廉颇。

    李程韦是个聪明人,他虽然一心想要借着季清菱的手结交张待一家,再与顾延章拉上关系,可无论表也好,里也好,全数都不会透露出来。

    然而李萍娘却又不同。

    她虽然也是个商家女,也嫁人生子过,算得上有些经历,可同她父亲比起来,实在是差上了十万八千里,纵然说话努力打了许多个弯弯绕绕,到底缺了几分火候,其中深意只要仔细留意了,认真想一想,便能叫得人悟出来。

    季清菱越看越是狐疑。

    顾家在延州的产业早已对外宣称全数献出,纵然有些祭田、老宅,却并不是什么打眼的,再一说,就算依旧藏着滔天富贵,又同李家有什么关系?

    李家虽是巨贾,也有些根基,可若说想要强夺一个七品朝官的家业,简直是痴人说梦。

    况且李家自己也有钱,酒水生意也好,马匹、茶叶、布匹生意也罢,都能叫李程韦赚得盆满钵满,此刻他一心想要黏上来,其实多半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一是看重张家那一条线,二是看顾延章将来的发展。

    如今顾延章的差遣远在广南,少说也要过上半年才能回京,按理说,李程韦当一心追着季清菱去攀附张待一家,却不该把心思放在顾家这一处才是。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会让李家觉得顾家竟是比张待一家更有价值起来?

    季清菱起了疑心,便一反常态,不但不找借口端茶送客,反而与李萍娘闲谈起来。

    说起顾家在延州的产业,她十分坦然,道:“已是全数献与军中,打北蛮去了,眼下不过剩下些祭田、祖产而已。”

    李萍娘“啊”了一声,连道“佩服”,又问道:“如今那些祭田、祖产可是由顾官人族中亲故帮着看管?”

    这并不是什么值得隐瞒的事情,只要有心,在延州随意打探一番,便能得到结果。

    季清菱听得李萍娘这般问话,心中也半猜到了对方想知道什么,她顺着话头往下引,便并不绕弯子,直接回道:“从前延州被屠,顾家族中已经不剩下什么人,如今是府里几个管事在看着产业——不过几亩田,几间房舍而已,也不值什么。”

    李萍娘叹息一声,捏着手中帕子,抬起头看着季清菱,满脸都是关切之情,犹犹豫豫半日,方才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道:“季家妹妹,实不相瞒,我从前也嫁过一回人,因爹娘疼惜,给了不少嫁妆,其中也颇有些田产,当日我怀胎之时,陪嫁产业尽皆交给下人帮着打理,等到转过头来,却不想被人使得手段,贪漏了不少。”

    又劝道:“一分一厘也是银,若是旁人,我也不多嘴,只咱们两家的关系,却与寻常人家不同,我是看不得你被那等魍魉心思的小人欺瞒,因你年纪小,想来少见那些个坏事坏人,不晓得他们的手段。”

    她说到此处,停了一下,复又道:“你是知道我家中行商多年,自有许多得力的掌柜、账房,若是你愿意,我同爹爹说,从铺子里调得几个给你,去延州帮着理一理那些个产业账目,只要听得是给你这一处使力,我爹必是没有二话的,只不晓得你意下如何。”

    季清菱便道:“我虽不曾经商,却也知道得力的掌柜、账房有多难找,若是给了我这一处,彼处生意如何能做?只好道一声多谢,此事莫要再提了。”

    李萍娘见她态度坚决,又劝了一回,并无作用,只得道:“如今说这个还早,你我两家虽说情谊深重,到底多年未见,等过上一两个月,两家往来多了,也叫你晓得我与爹爹人品性情,届时一家人莫要说两家话,再来论及此事罢。”

    季清菱便耐着性子看她想方设法地在此“掏心掏肺”。

    李萍娘复又道:“有一桩事情……你也晓得我那弟弟一心下场,整个人心中全是经义,读书都要读傻了,什么旁的事情也不放在心上,他人又勤力,脑子也不像旁人总想些乱七八糟的,只干干净净,白天夜晚都在学,等着来年下场——我这姐姐其余忙帮不上,只想问一问,当日顾官人科考,可是有什么巧宗?”

    季清菱随意答了几句,都是些没油没盐的套话。

    李萍娘却是做出如获至宝的样子,连忙道:“我先记得下来,等到回头同三弟说一回,若是他有什么不知道的,还要劳烦你帮着细细解释一回。”

    季清菱不置可否,只同她又闲话了几句,才状似无意地问道:“听得说从京城贩酒去桂州,邕州,得利甚多,不知有无此事?”

    李萍娘摇头道:“怕是胡说的,桂州自有三花酒好卖,若是自京城运酒过去,路上商税都要收好几重,再如何兑水,也比不过它当地的成本低……至于邕州,往日倒是能搭着茶叶、布匹走两回,如今这般形势,哪里还能去得,那一处的买卖已是全数停了。”

    又说了些李家做的生意,夸了夸她那三弟日常如何品性高洁,一心向学云云。

    李萍娘说着无心,季清菱却听者有意。

    她本以为李家是见顾延章在邕州平叛,又手中有着转运之权,想要借着他的手,一来跟平叛军做些买卖,二来也在当地把生意搭起来,是以特意递了梯子过去,谁料到竟引出了李萍娘这样一番话。

    吉州、抚州两处的广信叛军去的是广源州,离邕州还有那样远的距离,再如何打得厉害,绝不会波及得到,哪里又至于用上“这般形势”的说法,更不至于会要将所有买卖“全数停了”。

    她知道定是难从李萍娘口中得什么准话,将人送走之后,转头便特把秋露找了过来,嘱咐了半日,将她派了出去。

    只过了个把时辰,秋露已是转了回来,她不待门口小丫头通传,一路小跑着冲进了屋子,到得季清菱跟前,一脸惶惶然地道:“夫人,听得京中传言,交趾连下了钦州、廉州,如今三十万大军,正围城邕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