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二章 退兵
    ,精彩小说免费!

    亲们稍晚几分钟再订,等我修一下错别字==

    +++++++++++++++++++

    谭宗最后还是决定退兵。

    不是害怕晋人援兵,也不是当真攻不下邕州,只是如今交趾营中军心浮动,又兼没有粮草,再打下去,八万将士便要挨饿。

    谭宗不是李富宰,他没有李富宰的威望,也没有李富宰的势力,若是他坚持要打邕州,一旦出了任何闪失,他都扛不起后续要承担的责任。

    他只能退兵。

    只是虽然要退,却是不能蛮退。

    谭宗虽不如李富宰善于用兵,却也打过不少仗,自然知道退兵之时只要一个不小心,便要被晋人趁势追击,再收割一回人头。

    派出去的探子很快回得来。

    晋人从北边来救援的数千骑兵并没有回城,而是在城南不到三里处驻扎下来,与邕州城隔空相望,互为掩护。

    交趾营中如今已是听得马蹄声,便人人胆寒,谭宗不敢再行乱命,更不敢做什么夜袭、偷袭之举,只安排左翼、右翼各派一万兵马断后,寻了个半夜,自家领着大军急急后退。

    他为了做出态势,还特着亲信领了三千兵卒,做出一副佯攻的模样,唯恐叫晋人发觉交趾营中已是无心恋战,又安排李富宰行船回朝,自家则是领着兵卒行陆路而归。

    谭宗才走出不到十余里路,正要翻山,前头已是一阵喧闹——往前不到二里远的地方忽然火光冲天,堵着队伍不得再行。

    前方指挥的将领已是大声命令兵卒列阵,然而还未来得及变阵,两边山上便开始射下无数箭矢。

    广南多山岭,交趾兵虽然行的乃是官道,可也是山道,从半山坡到道路处,不过是三五十步的距离。

    谭宗听得声音,心中正要庆幸对方使得不是神臂弓,射下来的也不是木羽箭,前方已是惨叫声四起。

    ——不过三五十步,哪里又需要什么神臂弓!

    箭矢如蝗,从两边山坡上疾射而出,趁着交趾阵中并无防备,很快便把没有躲好的交趾兵扎成了遍地的大刺猬,射倒了一大片。

    谭宗连忙命人撑着盾牌上山围攻,然则诸人才举着盾牌走了几步,山上已是滚下来无数木头、石块,阻得众人无法上山。

    耽搁了这半日,好容易前头火扑灭了,兵卒们还未来得及再往前行,后头又传来一阵铁蹄声。

    ——又是骑兵!

    谭宗顾不得去想自己留下的兵丁死到哪里去了,为何没有拦下这些个后头来的骑兵,只知道队列中一片混乱,兵卒听得骑兵的马蹄声,也不管到底到没到得面前,已是胡乱往前挤。

    阵中兵卒互相踩踏,早已不成队列。

    谭宗连忙收拢队伍,一面着人堆了辎重在后头拦着不叫骑兵上前,一面连忙催人往前头走,再派兵上得两边山坡,先攻打原本埋伏在山坡处的晋人兵卒,再寻了高地好向下头射箭。

    折腾了半日,好容易脱开了身,前行不过数里,只听得前头一阵喊杀声,铁蹄声——不晓得又从哪里冒出了一堆骑兵。

    交趾前阵不过数千人,被人围在前头,此时早已慌不择路,什么也不看,什么也不管,只晓得胡乱逃窜,四处躲闪。

    谭宗到底冷静,很快发觉前头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最多也就一二百人,己方数万大军,虽然碍于地形难以发挥,却也不至于被这丁点骑兵便自寻其扰,等他指挥了兵卒上前支援,前头骑兵早已又逃得远了。

    似这般一面退,一面被晋人各色兵卒撵着走,交趾被追得丢盔弃甲,虽不至于一败涂地,却是当真损兵折将。

    众人连退了三十余里地,等再不见得晋人骑兵来追,一营上下才终于松了口气,等到谭宗收拢兵卒,寻了地方安营扎寨,还未来得及埋锅造饭,外头又是一阵喊杀声,无数火箭射进营中来。

    等到谭宗点了兵卒出得营去追赶,人又是逃得远了。

    从头数到尾,除了第一回自后头追来的骑兵人数较多,当是有上千,其余骑兵最多也就二三百而已,却是把交趾数万大军扰得不胜其烦,行路时来偷袭,休息时来偷袭,偏偏仗着坐下马匹,来无影,去无踪,哪怕提前做了防备,依旧没奈何。

    好容易等谭宗寻了法子,特命人埋伏在外,各准备了盾牌、长弓,又有长矛,预备给对方当头一击——谁料得自此时起,骑兵竟是再无踪影。

    交趾营中被打得全无脾气,已是人人思退,个个无心恋战,只想回去。

    这般且退且战,一路慌慌张张,终于退出了大晋疆域,好容易到得广源州,原本出发时近乎十三万大军的编制,只剩下不到七万人——其中真正被晋人所杀、所伤的,一半不到,其余不是自相踩踏,便是半路逃了。

    见得营中情形如此,谭宗只得咬牙硬收编规整了营阵,强征了广源州中的粮秣,老老实实带兵回朝。

    别人是打落牙齿和血吞,偏他不但要和着血,还要和着苦胆汁把牙齿吞下,一面在心中求着李富宰莫要死,一面又想办法应对朝中那一干等着寻事的老臣。

    ***

    且不说这一边邕州强守了一个多月,眼见城要守不住了,偏偏靠得床子弩将李富宰射成重伤,又终于等来了援兵,一面烧了交趾营中粮草,一面断了交趾后续粮秣,终于勉强将人撵了出去。

    邕州城中满城挂白,百姓又是欢喜,又是落泪。

    欢喜是欢喜终于州城守住,落泪却是落泪家家戴孝,户户办丧。

    张定崖带兵追击谭宗大军,待得确认对方已是彻底撤退,这才终于放下心来,留了部分在外预警,自家则是带着其余骑兵回了城,与守城的平叛军会合,这才将自己一番经历一一道来。

    原来他当日去救援宾州,行至一半,已是听说廉州原来他当日去救援宾州,行至一半,已是听说廉州

    张定崖带兵追击谭宗大军,待得确认对方已是彻底撤退,这才终于放下心来,留了部分在外预警,自家则是带着其余骑兵回了城,与守城的平叛军会合,这才将自己一番经历一一道来。

    原来他当日去救援宾州,行至一半,已是听说廉州原来他当日去救援宾州,行至一半,已是听说廉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