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八章 骑兵
    ,精彩小说免费!

    王弥远右手虎口一痛,全然捏不住那一柄剑,只听得“叮当”一声,长剑掉落在了地上。

    他杀了大半日,早已疲惫不已,此时手中并无兵刃,只空手以一敌二,又是背对二人,一时之间听得身后刀剑相向的风声,只以为自己今日就要死在此处。

    王弥远身披薄甲,能挡远处射来的箭矢,而这几步开外,面对面劈过来的长刀虽然一下劈不开那精铁铸就的甲片,却是立时把他震出了一口血来。

    他反应极快,顺势就要在地上滚开,却是哪里来得及,被那二人追着连劈了三刀,一刀在胸前,一刀在肋下,一刀却是直直插进了大腿上。

    王弥远的腿上并没有护甲,只有一条薄薄的裤子,刀一扎进去,只听得闷闷一声响,鲜血立刻涌了出来,流了一地。

    他身上穿着军官的服饰,手中持的剑一看就与其余人的刀不同,叫人一看便知当是个大官,两个交趾兵没想到此时居然一击而中,均是松了口气,便缓了一下。

    王弥远又岂是等死之人,他左手一把扯下自己右手虎口处的箭矢,顾不得虎口迸裂,鲜血溅出,趁着对面人双手握着刀,半猫着腰正扎着自己的腿,反手将那箭矢捅进了其人的左胸,忍着虎口处的剧痛,在对方胸腔处用力搅了两下,又是一息也不停,抓住对方插在自己脚上的长刀,也不管右手被刀刃割进了手掌骨里,只往外一抽。

    长刀拔出,腿上的伤势变得更重,血水流了一地。

    对面剩余的一名交趾兵这才反应过来,举起手中刀,还未来得及劈得下来,王弥远已是抓着那刀刃,将那刀尖直直戳进了对面那名交趾兵喉咙里头,忍痛垫着脚用力踢了一下,随即一个翻身,也不去理会自己究竟杀没杀死对方,只一个打滚,脱开身来。

    地上一大片血迹。

    他头发着晕,全身脱力,后背被砍的那一处连着心脏都在剧痛,大腿处更是痛得让他只觉得自己当真就要死了。

    城墙上只闻得刀剑相向的声音,喊叫声,冲杀声,一切声音仿佛都在远去,他半点也听不进耳。

    幸好那两名交趾兵都安静地躺在地上,虽然不知是死是活,却是没有再追得过来。

    他躺在城墙上,想要趁着没咽气,看能不能再想办法杀一个敌,捞得一个是一个,却是莫名感觉身下一下一下地在震动。

    王弥远只以为这是临死前的幻觉,他伸出手去,努力要勾过来一根离自己不远的箭矢,然而只觉得自己全身都在颤。

    当真是要死了吗?

    他咬着牙,往远处又蹭了蹭,却因全身无力,半日也还未勾到那根箭矢,眼见好容易中指指尖就要碰到,却听城墙上有人叫道:“骑兵!有骑兵!!!”

    王弥远一个激灵,蹭着想要站起来,却又哪里还有力气。

    然而身下城墙处那震动的感觉确实越来越大。

    “咚咚咚”的声音震天,果然是铁蹄踏地的声响。

    王弥远征战十数载,晋军骑兵列阵前进的声音熟悉得一入耳便能辨认出来。

    他挣扎着想要起来,抬起眼皮望去,城门上人人杀做一团,哪里会有一个闲人能腾出手来扶自己一把。

    一道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虽是有些哑,却依旧咋咋呼呼地叫道:“挂的陈节度的将旗!!少说也有两千骑兵!潭州来援兵了!!杀死这帮交趾狗!!”

    他循声望去,眼睛虽然已是有些花,却是还能认出喊话的是卫七。

    城墙上为数不多的守兵立时振奋起来,仿佛仅剩的力量全数被激发出来一般,竟是隐隐压住了攻上城墙的交趾兵。

    王弥远心中一叹,纵然没有力气说话,还是从心底里泛起了淡淡的惨意。

    虽说打了这样久,交趾军中死伤数万,可对方兵力实在太多,哪怕死了这样多,依旧还剩下大几万的兵卒。

    两千骑兵虽然不少,可是想要冲破交趾的数万大军,却是如同螳臂当车,实在是飞蛾扑火,必死无疑。

    指望这两千骑兵能胜,不过是大家做的一场美梦而已。

    ***

    一千八百名骑兵列阵前行,齐步踏在地面上,引得烟尘滚滚。

    地面被跺得跟着发抖,响声震天。

    高高的“陈”字将旗举在阵中。

    每一匹马都是河西马,不同于广南西路的滇马,河西马匹匹都有大半人高,昂首阔步,铁蹄所到之处,如同狂风过境,惊涛拍岸,便似大山欲摧,黑云压城。

    谭宗压在阵后,大声叫道:“列阵!!!齐射!!!叫左翼、右翼驰援!!”

    李富宰重伤在床,高烧不起,可邕州城还是得打。

    交趾在此处拖得太久,军心散乱,死伤惨重,若是邕州没有一胜,凭着此时军中粮秣,自是不可能再去打广州。

    一旦退兵,此回征战主将重伤,军中伤亡近半,究竟会招来朝中怎样的狂潮与朝臣并其余几位皇叔什么程度的反扑,谭宗已是不敢去想。

    哪怕不打广州,至少也要破了邕州。

    眼下已经不是方才抵达邕州城下的情形,谭宗也再不像原本那样,觉得一旦李富宰弹压不住,自己能顺势领兵。

    此时的交趾军再不像一个多月前那般,是一个香饽饽,而是成了烫手的山芋。而谭宗也早已被迫与李富宰踏上了一条船,一旦船翻,两人都是只有一死。

    此一战只能胜,不能败!

    谭宗下完了令,却眼睁睁看着不过是自己一句话功夫而已,远处的骑兵已是前进了许多,仿佛只要再过一息,便能到得自己面前。

    其势如山崩,令他心虚不已。

    床子弩的威力交趾军上下心中发颤,那一夜的骑兵之威,更是叫众人心慌不已,眼下这数目难以数清的骑兵挟着风云之势袭来,还未到得面前,还未得谭宗之令,诸人已是不由自主地开始往后退。

    左翼、右翼共三千弓箭手很快被调去了阵前,几轮齐射过去,被挡在马匹前的盾牌全数拦下,众人射得几回,见得无用,心中已是开始跟着发颤。

    两翼没有被骑兵冲营过,虽是有所耳闻,却是未有经验,只本能地觉得胆怯。

    很快,他们就知道了人的本能是多么的准确。

    一千八百名骑兵碾了过来。

    一千八百名保安军中的精锐,右手持大刀,左手持盾牌,连放慢脚步都没有,就这般压了过去。

    谭宗眼睁睁看着,心中大骇,叫道:“中军调得五千兵马上前驰援!!”

    他话才落音,却听得后头轰的一声,等到掉转过头,却见得远处军营里头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