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五章 乘势
    ,精彩小说免费!

    五张床子弩高高地架在城墙之上,临时从戍卫的各个角落抽调过来的百余名精兵已是各就各位,站在自己应该在的位子上。

    众人三十五位为一组,大部分正用力拧着床子弩上的绞车轮轴,不少人浑身冒汗,使尽全身力气转动着弩弦,等到弩弦打得开了,早有两名进弩人将一根长长的箭小心地扣入了床子弩的机牙中。

    床子弩上共有四张弓,靠着绞动机械后部的轮轴张弓装箭,待机发射。

    一张床子弩虽有四张弓,可却只有一支“箭”。

    那箭足有五尺多长,以木为杆,铁片为翎,又粗又长,与其说是箭,倒不如说是枪或是矛更为恰当。

    长枪前端装着三棱刃铁镞,铁镞头是圆的,托在手上,单手甚至有些扛不动。

    四张床子弩的进弩人俱将长枪瞄准了远处将旗的方向。

    顾延章对着右边的一个进弩人道:“将弩箭偏去将旗右边三尺。”

    不同于其余单箭的床子弩,这一张弩弓上了长箭三十二支。

    床子弩射程远,自然就会准头弱,所有的进弩人都有经过严苛的训练,以期增加床子弩的准度。

    顾延章自知在瞄准方面比不过众人,是以并不敢擅自指手画脚,只寻了其中一人下令而已。

    今日是一个难得的晴天,此时正当巳时,日头已经升在半中天。

    交趾营中既然举了将旗,必定说明李富宰在旗下,可隔了这数百步,连人头都看不到,想要判断他在哪一处,却并不是那样简单。

    顾延章以己度之,若是他此时为李富宰,必定会想距离邕州城越近越好。

    今日太阳当空,一轮红日跃在云层之外,甚至有些刺眼。

    巨大的将旗下头自有阴影,阴影在右。

    顾延章赌李富宰会站在将旗的阴影之下躲开刺眼的阳光,十有**会立在右边。

    哪怕是训练有加的进弩人,也花了好一会功夫才将长枪、箭矢的方向对准,随着旗手的一声令下,五名弩手高高举起手中的大锤,自上而下,用力捶响了床子弩的扳机。

    城墙上的床子弩又有一个名字,唤作“八牛弩”,因其射程远,力道强,暗喻只有八头牛的力道才能将此弩张开,所以才有一个诨号叫做“八牛弩”。

    单靠人力,是没有办法扣动牙发扳机的,是以只能用铁锤来捶动。

    床子弩的的大矛,射程最远能穿透五百步外的城墙,而散箭也能轻易穿透三百步外的盔甲。

    事实上,这本来就是大晋用来攻城用的利器。

    它还有另一个别称,唤“踏橛箭“,因为攻打敌方城池时,一旦四弓弩箭射进了敌方城墙,弩箭的前端便会直直贯入城墙之内,而露在外头巨大的箭杆和尾羽,则会让攻城的士兵得以攀着登上登上城墙。

    陈灏带兵南下平叛,因为担忧交趾借机犯边,不仅带了为数不少的神臂弓,还带了八张型号最大的床子弩,便是用来防备将来有一天会要南下交趾,进而攻城的。

    床子弩虽然射程远,但是准度低,用来攻城、破阵能有大用,可对寻常的进攻,却仿佛大刀砍蚊子,是以一直闲置在邕州城的库房之中。

    顾延章上城接替平叛军中副将周云时,见得南门被攻得紧,想着床子弩虽然准头低,可射程远,威力大,用来吓人也能有几分用,况且此处比起其余城门更容易攻得上来,也许会引了谭宗过来,便令人从库房中取了五张床子弩出来,只是预来备用而已。

    然而他没料到来的不是副帅谭宗,却是主帅李富宰的将旗。

    “铛”的数声叠在一起,仿佛是在人的耳边响起的一般,又闷又重,让人不能忽视——是铁锤大力捶响床子弩扳机的声音。

    四根长枪、三十二支箭矢几乎同时破空急射而去,其势如石破天惊,远远望去,仿佛天空都被割裂成了扭曲的数块。

    长枪与箭矢直直奔着交趾的将旗而去,隐隐间好似挟着火光,又带着呼啸之声,将所有攻城的声音、射箭的声音、军卒的呐喊声全数压下。

    比起神臂弓,比起其余箭矢,床子弩的长枪靠的乃是枪头圆铁镞的撞击之力,凭着这重重的力道,便能将盔甲击穿,盾牌砸破,兵卒开膛破肚,地面也随之凹陷。

    李富宰的将旗距离邕州城墙之上足有四百余步,然而饶是离得这样远,还是能听到远处那恐慌的声音。

    不知道是哪一支箭矢,或是哪一根长枪射得中了,竖得高高的那一张写着交趾语“李”字将旗应声而落,立在那一块地方的人东歪西倒,或躲或逃,混乱一团。

    正在攻城的交趾兵听得床子弩射出的声音,泰半皆是不由自主地转身回头望去。

    顾延章又如何会错过此时。

    他转头对着被临时调拨过来的指挥道:“城上谁会交趾话?叫与他们听,大家齐声叫,说李富宰已死!”

    那指挥还未反应过来,百余名立在一旁才射完床子弩的兵卒已是此起彼伏地叫道:“李富宰被射死了!”

    叫了第一回,第二回时便有了默契。

    百余名兵卒齐声喊道:“李富宰被射死了!!”

    紧接着,城上会交趾语的兵卒已是跟着大声喊道:“李富宰死了!!”

    交趾帐中将旗已倒,乱做一团,便是号令进攻的牛角号声也已经停了下来,不知道是吹号的人死了,还是出了什么事。

    此时此刻,李富宰究竟是不是死了,这些隔着数百步正在攻城的交趾兵们,又如何能够辨别?

    顾延章并没有给他们机会。

    神臂弓就在城墙上,虽然力道软了些,却不是没有力道,木羽箭虽是要省着用,却不是全然没有了。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旗手的一声号令,数百根木羽箭激射而出,不射近,只射远,把城下五十步内的兵卒穿了个透。

    而其余守兵则是将城墙上的木料、石块全数冲着正攀在云梯之上,一心朝城墙上爬的交趾兵砸去。

    惨叫声四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