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四章 长箭
    ,精彩小说免费!

    不肯攻城是死,听话攻城也可能是死,然而只要攻上城去,站在城墙之上,却可能有活下来的机会,更兼李富宰承诺了泼天富贵,高品官职,叫兵卒们都以为仿佛只要拼一拼,便能把这些东西捞到手一般。

    眼见己方兵士爬得越来越高,聚在城门下的兵丁也越来越多,攻上城墙,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李富宰也有些激动起来。

    两处隔得太远,实在有些看不清。

    他盯着城门的方向,忍不住带头朝前走去,一面走,一面示意身旁的亲兵吹响号角。

    长长的牛角号声四起,催动着交趾兵们奋力向前。

    在李富宰的安排下,数十名亲兵站成两排,对着邕州城门的方向齐声叫道:“谁人头一个攻上邕州城墙,赏金百两!封知事!”

    数十人同时大喊,那声响如同海浪巨啸一般,远远传得出去,其中蕴含的意思,足以令正在攻城的交趾兵们疯狂。

    亲兵们停得一会,复又大叫道:“太尉有令,头一个攻上邕州城墙,赏金百两!封知事!”

    如是三次,声音一次比一回大,等到诸人闭了嘴,那声响还在城门下头回荡。

    只一瞬间,攻城的兵卒便已是肉眼可见地冲得更快,仿佛个个都抢着要做那第一。

    李富宰面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容。

    他多年带兵,对如何才能激得兵卒们奋勇向前,如何才能让他们知道绝了后路,只能一力向攻城,实在是太过清楚。

    见得攀在最上边的那一个兵卒,已是只要再往上爬几步,便能站在邕州城墙之上,再见下头飞箭如同飞蝗一般,朝着邕州守军扑去,李富宰的心简直要跳出了胸腔。

    只差一步!

    只差一点!

    只要攻下邕州,他便是交趾国中第一人!

    只要攻下邕州,屠完这一城贱民,他就能带兵转去广州,所立功勋能叫今后垂青史书,万古留名!

    他的呼吸越发急促,脚下却是不停,径直朝着城下走去。

    李富宰走得快,却是又走得小心。

    按着投奔自己帐下的徐茂与原本在钦州、廉州城中的一干俘虏所言,神臂弓的射程乃是三百四十步,眼下虽然才遇了极长时间的阴雨天气,令其力道减弱了至少一半,可李富宰依旧小心翼翼。

    他有心要看着兵丁攻城,要亲眼见证自己立下这万古功劳,可也要小心护着自己这一条命。

    他盯着攻城的兵卒,一时见得一个人双手已是攀上城头,偏又被上头守兵拿盾牌砸下,忍不住握紧了拳头,一时盯着城下兵卒,见得众人往城墙上射箭,一轮箭雨,便逼得邕州守兵不敢冒头,忍不住急急往前走了两步。

    然而看着他走得急,没有人知道,他心中已是默默在前头的地面上画了一条线,那条线距离邕州城墙当是有四百步,只要不越过去,便是神臂弓保存得再好,在那战力巅峰之时,也伤不到自己半分。

    “上城了!”

    正当李富宰盯着城墙下头的兵卒齐射时,忽的听到一旁有人叫道。

    他连忙抬起头,果然见得一名交趾兵已是冲上了城墙,与守城兵卒战在了一处。

    周围顿时响起一阵嘈杂的响声。

    虽然已是并不清楚那名兵卒是谁,也不清楚他究竟能在城墙上站到几时,李富宰还是又惊又喜,放声大笑道:“谁人是那第一,我当重重有赏!”

    一面笑着,他一面转头看向了谭宗,口中令道:“今日回营便向圣上发……”

    这句话才说到一半,那个“发”自将将卡在喉咙,李富宰便见得谭宗的面上露出了惊恐之色,仿佛是一声,仿佛又是好几声,仿佛就在耳边,仿佛又隔得很远,尖锐的破空声猛地响起。

    他还没有来得及回头,眼角的余光已是扫过一道黑色的残影正朝自己扑来。

    李富宰多年行军,反应极快,此时此刻也顾不得去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伸手便扯过身旁的一名亲兵,挡在自己面前。

    李富宰被箭矢射伤过,也在阵上流过血,可这一回他整个人都还没有做好任何准备,便被一股难以形容的力道压倒在了地上。

    他手里还攥着亲兵的盔甲领子,却听得耳边一声凄厉的惨叫,紧接着,一股大力穿透了他前面的亲兵,仿佛尖刀破开豆腐一般轻松。

    一根东西从挡在前头的胸前,直直贯入了李富宰的左肩,将他牢牢扎在了地上。

    李富宰从未觉得身上这样痛过,那根东西不晓得是什么,尖锐异常,扎在他的骨肉里,让他动弹不得,只觉得身上的血不断往外流,仿佛半个肩膀都不存在了。

    他尖声叫道:“来人!”

    场中一片混乱,此时所有人都只顾着着躲开从天而降长箭,无人去理会他。

    谭宗滚在地上,头上的盔甲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是歪了,将他的左眼挡了一半,可他却顾不得去扶,只卖命滚到了一旁的盾牌后头,又扯了好几个亲兵过来,将众人手中的盾牌全数叠在前边挡着。

    惊叫声与惨叫声四起,寻得到盾牌的都躲在了盾牌后头,寻不到盾牌的,却是全数趴在了地上。

    然而盾牌也并没有半点作用。

    谭宗躲在盾牌后头,只敢小心冒头看了一眼,正正瞧见一根足有四五尺长的箭矢从城墙上激射而来,那箭头仿佛在空中已是擦出了火,势如破竹一般,贯穿了离他只有半丈远的一串人。

    谭宗全身发麻,连躲都不会躲,只觉得整个人都发着抖,只会木然看着那一根勉强能称得上“箭”的东西,先后砸穿了五六张叠在一起的盾牌。

    盾牌后头躲着三名将领。

    那“箭”先贯穿了头一人的肚子,紧接着,砸在了第二人的头上,最后,将第三人的右腿给冲得断了。

    在凄厉的惨叫声下头,谭宗仿佛还听到了骨头被撞得粉碎的声音。

    离得这样近,他却是没能看清那一根“箭”究竟长成什么样,只觉得全身都冒着虚汗,口干舌燥,手脚抖得连坐都快坐不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