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三章 危急
    ,精彩小说免费!

    顾延章从前觉得城坚墙高,又有神臂弓并诸多军械,守上一两个月,虽然艰难,却并非不可能,然而真正打起来了,现实却告诉他,这一切不过一厢情愿而已。

    双方兵力悬殊太大,只要交趾不要命,不顾伤亡,邕州想要守城,实在是勉强。

    他不敢多想,此时越是多想,越容易心怯。

    见得敌军铺天盖地,己方却是兵少人疲,只要一口气松了,再想提起来,便是再无可能。

    他把心中闪过的各色念头按了下去,低头一看,见交趾兵已是距离城墙头上不到一丈,连忙收敛心神,立时吩咐道:“砸。”

    旗手随即大声叫道:“砸石块!”

    立在城墙上头的兵卒们马上两人一组,扛着早已备好的石块对着下头的交趾兵砸了下去。

    这些石块有从邕州城中大户府上花园里搬出的假山,有原本铺就在大路上,复又被砸开又运过来的青石板,也有被拆掉的寺庙、房屋中的砖块,大的一尺见方有余,小的也要一人环抱,从城墙上砸得下去,隐隐带着风声,直直奔着攻城的交趾兵脸上、身上而去。

    爬最前头的几十交趾兵被砸得很快从云梯上掉了下去,有些带着石块、砖块一并压倒了后头的兵卒,裹着带翻了好几个兵卒,有些却是直接从一旁滚落,发出一声声的惨叫,可更多的交趾兵,却是只停了一会,等着上头没了动静,复又便又顶着盾牌往上爬,黑压压的一大片人头,好像怎么杀也杀不完一样。

    交趾兵力实在是太多了,死了一个,还有另一个,前赴后继,杀之不绝!

    众人也不傻,已是在被逼到了云梯之上,此时便是往下逃,也躲不及了,然而拼死冲上城墙,说不得还能做那第一人,封官加爵,金银美女,不在话下。

    这一回不需要顾延章再行吩咐,旗手已是复又挥旗下令。

    随着“砰砰”的连声大响,又一波石块、木料从城墙上砸了下去,带翻了一大片敌军。

    然而这也只是稍微减缓了下头的攻势而已,立在城墙下的交趾兵密密麻麻,后头更有源源不断的兵卒往城上冲来,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交趾兵站上城头,是迟早的事情。

    东门处没有王弥远,也没有卫七,跟更没有骑兵,此时开得城门,就等于放交趾兵出城,只能努力在城墙上杀敌。而比起其余三个门,邕州城的东门最大,守起来也最难。

    顾延章看着下面倾巢而来的交趾兵,忍不住伸出右手,紧紧握住了挂在左腰的长剑。

    ——一旦交贼攻上墙头,只能白刃拼杀了。

    他努力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认真观察着城墙下的敌军。

    这种时候,如果还有足够的油料,只要一把火,便能将下头交趾兵烧死大半。

    只是城中哪里还能寻得出桐油。

    莫说桐油、菜油,便是城中原本养的鸡鸭猪禽,也早被尽数宰了炼出油来,也早被用得精光。

    顾延章转过头,看了看摆在地上的木料、石块——点一回数量。

    照着这样的攻势,靠这些估计还能撑得住五六回交趾的攻势,再多便只是发梦而已。

    他心中盘算了一回,正要叫兵卒换上长刀、长枪,却听得远处一阵长长的号角声,抬头一看,正是李富宰的将旗缓缓朝着东门而来。

    伏在云梯之上的交趾兵们听得声响,转头一看,仿佛得了什么鼓励一般,爬得更快了。

    将帅亲自压阵,这是鼓舞,也是示威。

    城墙上一片沉默,几乎压抑到了极致。

    东门守得艰辛,好几次都被交贼攻上城头,众人又岂会不知,可李富宰敢在此时上阵,却像是明晃晃地表达了他对邕州守军的不屑,与对此次攻城成功的自信。

    随着交趾将旗而来的,还有数千增援的交趾兵。

    更多的竹梯、云梯搭在了城墙之上,由城下射上来的箭矢也越来越多,几乎每隔一会,便有一名来不及躲闪的守城将士被交趾兵的箭矢射中,闷哼着倒下。

    立在顾延章身旁的亲兵手中持着盾牌,那盾牌已是被射中了好几下,上头扎满了箭簇,他一面用力撑着,一面转头叫道:“勾院,还请下城罢!”

    城墙上没有人说话,众人仿若没有听见一般,也没有人只顾着躲开箭矢,此时所有的守城将士,哪怕眼见着箭矢冲着自己破空飞来,依旧要先将手中的石块先行砸下——也许只要晚得一瞬,叫下头的交贼冲多了两步,城上就再也扛不住。

    顾延章也没有答话,当做什么都没有听见一般,只认真看了看李富宰将旗与城墙之上的距离。

    当是不到七百步……

    他蓦地转过头,对着一旁的亲兵问道:“上回我让从银狮巷取用的床子弩呢?”

    那亲兵反应极快,几乎马上便回道:“就在城下!”

    ***

    见得麾下兵卒前赴后继,毫不畏死地冲向邕州城门,李富宰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

    ——果然贱种还是要抽着打着才肯听话。

    这帮家伙,哄着不走,撵着倒退,只有用鞭子狠狠打一顿,吓得胆破了,才会老老实实给自己卖命。

    他眯着眼睛望着东门的城墙上那蚂蚁一般的交趾兵,与密密麻麻搭在城墙上的云梯,转头看了看挂在中天的太阳。

    众将跟在一旁,个个十分紧张。

    连着攻城好几日,邕州城中伤亡惨重,交趾帐中却更是死伤惨烈。

    广源州中的七十二家峒寨,而今当中还活着的怕是三人当中不够一人,其余将领手下的兵卒,一个营帐里头,足有小半个通铺是空着的,从前挤着睡,想要翻身都难,此时在上头打滚都还嫌宽敞。

    然而众人却是敢怒而不敢言。

    李富宰多年掌兵,在交趾国中声望极高,势力极深,他的亲信手下带着三万精锐,此时又占着大义,只要寻个军中滋事,扰乱军心的理由,想要灭掉任何一个峒寨,杀死任意一个将领,都不费什么力气,只要一声令下,便能把异论者绞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