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章 攻城
    ,精彩小说免费!

    黄末儿头上冒出了冷汗。

    他嗓子眼里又干又涩,张了张口,正要回话,忽然觉得右边好像有人轻轻碰了碰自己的手肘,等到转过头,恰好见得身旁的人向着门外使了个眼色。

    黄末儿顺着对方的眼神望了出去。

    营帐的门大开,外头空旷的平地上,摆着一摞又一摞的首级。

    不知道什么时候,数百颗头颅已是被排开堆在地上,垒得像一座小山一样。

    首级都新鲜得很,偶尔有一两个放得不整齐的不小心从上头滚下来,便能明显看到那断口处还挂着黑血的半截喉管,与参差不齐的暗红色碎肉。

    帐内的广源州峒主们很快就都看到了外头的“小山”,登时人人胆颤。

    李富宰就坐在对面,众人连话都不敢说,只能互相交换着惊惧的眼神。

    黄末儿望着那些还在滴血的狰狞头颅,打了个激灵,刚要转回头,余光忽然瞄到后头不知什么时候,已是站满了持刀斧的兵卒,草草一眼扫过去,数不出人数,只觉得乌压压的一大片。

    他心下一惊,再坐不住,马上站了起来,对着坐在上首的李富宰叫道:“太尉!广源州中并不止那两个溪峒!我莲子峒中有三千儿郎,个个英勇,尽随太尉调用!”

    ***

    天色已经半黑,邕州通判李伯简坐在后衙之中,只觉得自己整个人的脑子里都在嗡嗡嗡地响。

    三四个官吏围在桌案前,正眼巴巴地看着李伯简,等着他回复。

    两天两夜没有睡觉,不仅要负责自己本来的那一份事,还要收拾吴益留下的烂摊子,好容易把城中巡检、擒奸、捕盗、征兵等事分给平叛军中的转运副使顾延章,谁料得才过了半个多月,这些事情俱又回到了他手中。

    李伯简吞了口口水,这才发现自己嗓子又干又涩,已是许久没有来得及喝水了。

    站得最近的军校还在催促着道:“通判,南门得用的神臂弓只剩下两百多架,木羽箭矢也只有一万出头,帮着搬运油料的民伕实是不够用了,另有今夜的食水只分得数百份,还要过了酉时才到!一人一半都不够!军将去寻了刘转运使,说是民伕、箭矢、弓弩都是得了您的吩咐来分派的,便使下官过来请个命——眼下交趾兵就在城下,旁的顾不上,饭总要让将士们吃饱罢!还请拨得些油料、弓弩过来!”

    ——竟是过来告状的!

    这军校乃是平叛军中的编制,并不归属邕州府衙管,又当此之时,天大地大,都比不过守城大的时候,再兼李伯简虽然能力平平,性子却是极好,见了这样的通判,又兼憋着一口气,那军校少不得就硬气起来,语速更是又急又快。

    李伯简听得太阳穴狂跳,心脏也是狂跳,好容易听懂了对方在说什么,咽了口不存在的口水,大声叫人把手下负责此事的官员唤了过来。

    官员很快进得来,听得那军校从头到尾把问题说了一遍,也苦着脸禀道:“通判,下官却是没有胡乱行事——神臂弓同箭矢都是按着份例分拨的,四个城门如何的分派都有定数,只一时未料到南门今日会有这样多交贼来攻,另有民伕本是送饭食时帮着城门行事,只最近交贼攻城不定,一旦哪一处吃紧,城中兵力不足,也只能调拨民伕过去帮着撑场,少不得就顾不得那样及时……”

    又解释了一通,眼下城中粮秣、食水皆是十分有限,吃一石就少一石,喝一口就绝一口,那饭食原是按前日各处城门报的数来做的,因总有伤亡,报多少,就减掉些做了,再着民伕送过去。

    只交趾攻城太紧,四处城门的兵卒常常互相调拨,一旦州衙中跟进得不够及时,就会出现西门的守军去了东门驰援,可他们的吃食还是按时按点送去西门的情况。

    那官员还要解释,却被立在前头的军校打断道:“通判,往日也有四处城门调拨,却从未有过这样连饭都吃不上的事情!往日也有按比例分派箭矢弓弩,可一旦交趾攻城,该加的人手、弓弩还是会加上,油料、木料也从未少过!”

    李伯简连轴转了二十四个时辰,此时哪怕听的是仙宫中的天籁之音,也只恨不得那仙女赶紧闭嘴,莫要在此吵闹,更何况面前的是个粗声粗气,又闹个不停的军校。

    堂中仍有三人等着,他把那军校打发给了召来的官员,令对方将此事给解决好。

    那官员欲言又止,却是只得将军校给领了出去。

    余下三人,尽皆有事,其中两个也是守城军将派来要人手要军械的,另有一人却是城中巡城甲骑,来报州中一日情况。

    等到李伯简把围在桌案前等着回话的几个官吏一应打发走,早已过了亥时,他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只觉得自己从里到外,都冒着一股要暴毙的味道。

    他此时腹中空空,只是饿得过了头,却是一点食欲也无。

    不远处的桌上摆着一碗米饭,一盘坛子腌的酸萝卜,一小碟子白水猪肉,俱已放得没有一丝热气,肥肉片上凝着厚厚的白板油。

    他手边积了一堆的公文,一旁还摆着一盏被翻开了杯盖的茶,茶水是满的,当时下午的时候杂役过来给他换的茶,只是过了这样久,压根不记得喝,早已凉得透了。

    李伯简虽然能力寻常,可却是知道,此时自己不能歇息偷懒,只要一个耽搁,城中不晓得有那一处便会衔接不上。

    眼下交趾已是连续攻城了四五日,邕州城中抵死相抗,好容易撑到现在,如果因为后勤跟不上,导致出了篓子,那他就万死难辞其咎了。

    李伯简扶着椅子站起身来,眼前却俱是金星,过了好一会才缓过来,忙走到一旁的桌边,捧着已经半点热气也无的饭食急急扒了两口。

    只吃了一小半,李伯简便听得外头有人敲门,抬头一看,却是方才送那军校出去的官员。

    他把口中的饭食咽了下去,问道:“什么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