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八章 暗潮
    ,精彩小说免费!

    谭宗站在营帐之外,听得里面此起彼伏的惨叫与呼痛声,心中竟是有些庆幸起来。

    还好邕州城中的战马并不多,还好帐中此时的大帅依旧还是李富宰。

    若是对面有一千骑兵,隔三差五来上一回夜袭,试问届时营中还有谁人夜间敢安睡?

    若是今次领兵的乃是自己,眼下又当如何应对?

    晋人一贯擅于守城,也擅于攻城,如果说晋人是武艺高强的壮士,那交趾不过是两三岁,蹒跚学步的幼儿而已。

    若是有充足的时间,围而不攻,等着城内撑无可撑,无粮无水,不得已开城纳降,这才是上策。

    然则哪里会有这样多的时间。

    假如谭宗是李富宰,他不会怕晋人的援兵——京城朝堂那档子事,谁人又不知晓?定个将帅都能定个三两日,集个兵卒,少说也要十来天,哪怕再快,从朝中定将定帅,到调兵至广南,至少也是两三个月之后的事情了,届时他们早已吃得满嘴流油,拖着金银俘虏回大越去了!

    况且晋人朝中,如今还有哪个熟悉广南情况的能够领兵?

    晋人朝廷不足为惧,可晋人的军械却十分可怕。

    神臂弓、投石机、重弩,都是交趾拍马都及不上的。

    他望着邕州城的方向,一时之间,也有些发起虚来。

    李富宰的打算虽然未曾对众将说出口,却瞒不过他谭宗——当是要打了广州再回交趾的。

    今夜邕州城中这一场冲营,实在是搅得帐中军心浮动。伤者叫得越惨,余下的人就越慌,如果听之任之,很快这七拼八凑来的十万兵卒,便会成一团散沙。

    谭宗复又掉转回头,透过半开的门,看着里头的李富宰正站在账内慰问伤兵。

    这一位专横独断的太尉,如今要怎样才能挽回军心?

    ***

    次日一早,西边空荡荡的营地就回答了谭宗的疑问。

    李富宰不愧是多年领兵的大将,当断则断,毫不迟疑,前一夜还在安抚伤者,却是连天亮都等不得,连夜就将数千名伤兵送上了船。

    谭宗心中微微发寒,却又忍不住生出几分佩服来。

    今次受伤的兵卒,过半都是骨头被踩得尽碎的,随从而来的军医压根没有办法诊治。

    将这数千兵卒送上了回交趾的船,几乎就等同把他们送进了棺材——伤势如此,沿途无人照看,无人诊治,等到回得去,十有**已是成了一具尸首。

    然而留在营中也是等死,还会影响其余兵士,倒不如早早死在船上,莫要徒费口粮。

    果然,伤兵一送走,帐中的氛围立刻就转好了许多。

    王弥远率兵夜袭的乃是中军,另有左右两翼,本就未有受到影响,只听得有动静,心中惶惶而已。

    李富宰一面安抚军中士卒,一面将伤兵送走,他本是交趾国中的名将,屡经战事,花了两三日,终于将营中气氛给慢慢转了过来。

    然而广源州的蛮帅们却没有那样好哄,诸人已是已经蠢蠢欲动,好几次私下里头商议想要回去,不再随军了。

    李富宰又如何会毫无耳闻,然而他只作什么也不知道,装聋作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