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七章 目的(补更)
    ,精彩小说免费!

    三百骑兵所到之处,便如地动山摇一般,马蹄声震得人心头发颤。

    王弥远带着手下兵卒打马加快了速度,半点也不带停顿,直接便撞开了营帐外列阵,踏着千名交趾兵就这般冲了出去。

    在这般的气势,这般的列阵当中,又有谁人能挡?

    此时此刻,守在账外的交趾兵们只恨不得手中的弓箭乃是盾牌,至少能拦一拦骑兵的铁蹄,或是能阻一阻邕州兵卒的长刀。

    然而这些都不过是徒劳而已。

    上千马蹄踩在人身上,只听得骨头断裂的声音,交趾兵惨叫的声音,刀剑相交的声音,人头落地的声音,各色声音混杂在一处,叫拦在后头的人心惊胆寒。

    有一瞬间,这守在营帐前的千名交趾兵几乎忘记了自己的任务是来拦截邕州守军,不叫他们回城,只想掉头便跑,逃到有遮蔽的地方。

    军令如何能抵得住人心?

    没人想被马蹄踩死。

    没人觉得凭借自己的血肉之躯,能拦得住三百骑兵的冲锋。

    交趾兵也是人,不用任何吩咐,也顾不上军令,已是自发地四散开来,唯恐不小心被卷入骑兵蹄下。

    不过片刻功夫,王弥远一行已是脱开了交趾营帐,朝着邕州城下奔驰而去。

    距离城门还有五百步的时候,王弥远便令人吹响了随身带的号角,又着人大声通报了早先约好的暗号。

    吊桥应声而下,紧接着,城门大开。

    没有半丝的停滞,三百骑兵卷着一阵风冲回了城中。

    顾延章站在城下,见得所有骑兵全数归程,这才一声令下,立时着人把城门关了。

    随着吊桥被一点点拉得起来,一直跟着守在城门下头的众将与守城兵卒们也开始齐声欢呼起来,早有伤病营中的杂役上得前来,将受伤的骑兵们扶下去治伤。

    三百骑兵出得城,依旧是三百骑兵回来,虽然其中有三十余人重伤,更有百余人轻伤,可比起交趾营中那无法统计的伤亡,这些实在也不算什么了。

    王弥远满头是汗,满身是血,那血中多半是交趾兵流出的血,却也有他自己的血。

    他手腕发着颤,想要将手中长刀归鞘,却是连手肘都有些僵硬了,好一会儿也没能把那刀给寻到地方插回去。

    城中将士看在眼中,各自大笑,城门下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声。

    王弥远也不禁咧嘴笑了笑,他左右扫了一圈,直直看着众人中的一个人,再不理会手中的长刀,只放开手,任由那刀掉在地上,自己却是慢慢地上得前去,对着对面那人大声道:“勾院,王某幸不辱命!”

    顾延章站在众人前头,听得王弥远这寥寥几个字,却觉得自己悬了半日的心,终于踏踏实实地落了下来。

    他没有回话,只上前两步,不顾王弥远满身的汗臭与血污,伸出右手,与对方重重握了一下拳。

    王弥远才一路杀完敌,全身热血沸腾,大声问道:“只不晓得那信使而今何在?”

    顾延章展颜一笑,同样朗声回道:“城中信使已是悉数出城,足有骑兵三十护送!”

    又转头对着其余围着的兵卒道:“诸位已是瞧见骑兵之威,不过寥寥三百人,已是能冲得交贼帐中死伤一片,再不成军!而今我城中已是派出信使去往潭州,该处有河西马两千余匹,信使手中持着陈节度军令并调令,抽那两千河西马南下,潭州至我邕州,若是快马加鞭,不用半月便能到得,只要再守城二十日,候得两千骑兵抵达,便是交贼当真有十万兵力,又有何惧!”

    他大声道:“从前在延州,我大晋便靠得数千骑兵杀尽数万北蛮,如今在邕州,何愁不能靠得两千骑兵,杀退十万交贼?!”

    王弥远与三百兵卒就立在城墙之下,满身血汗,而远处交趾营中的场景城中众人虽未目睹,却已是听得交趾营中远远的惨叫与吵闹声,更兼此时见得众人全军而返。

    此一个实例就在面前,比起口头夸耀骑兵之威百句千句,还要有用。

    比起等朝中全然不知道何时才能到的援兵,这一处潭州将要来援的两千骑兵,却是就在眼前。

    原本心中还带着忐忑的城中守兵,却是个个士气大振。

    有人忍不住大声叫道:“杀退交贼!”

    站在他旁边的人跟着大叫起来。

    “杀退交贼!!”

    紧接着,城下人人跟着齐声大呼。

    “杀退交贼!!!”

    这一声又一声的呐喊,却没有吓到城中百姓。

    四处城门皆已紧闭,城中无人能对外通传情报,顾延章早早便着人在城中宣扬衙门准备派兵向潭州抽调军马,用骑兵击退交趾的消息。

    今日这一场骑兵出城,看起来似乎十分简单,却是他计划了许久的结果。

    邕州城的守军与交趾兵在城外战了不止一场,可大获全胜的,只有王弥远那一回。

    顾延章从不觉得平叛军中其余副将的带兵能力及不上王弥远。

    他不像几个副将一般在广南征战过数年,他对邕州的情况并不太了解,可这并不妨碍他将几次对战的情况全数摆出来,一样一样地对比。

    比到最后,唯一决定战力的,只剩下一样——马匹。

    骑兵之威,当日王弥远带着兵士出城,杀得交趾屁滚尿流的时候,顾延章心中已是有了谱,此时不过确定了这个结论而已。

    他骑兵之事提了出来,众将皆是十分吃惊。

    广南西路多山多岭,向来南征,几乎都没有想过要靠骑兵,毕竟骑兵多要在平原处才好施展。

    然而听得顾延章的分析之后,诸人却又不得不承认,以邕州附近的地形,完全可以发挥骑兵之能。

    然而虽说眼下众人都肯定了骑兵的奇效,可邕州城中养来驮东西的滇马与肉马虽然不少,军马却只有寥寥数百而已,想要抗敌,实在难成气候。

    既是没有气候,那便创造气候。

    顾延章是随军转运,沿途南下时对各州各城的兵卒、粮秣、军械、马匹情况都了熟于心。

    潭州的两千余匹战马乃是河西军马,要过了春才会送往京城。

    陈灏带兵南下,有便宜行事之权,征发潭州的两千兵马,名正言顺。

    只要有两千河西马在,能用骑兵阵上冲杀,更是在交趾单兵战力不高的情况下,已是足以扭转一场战争的局势,虽然未必能战胜交趾,可想要暂时逼得他们不敢妄动,却是并不困难。

    顾延章衡量了邕州城内与交趾营中的情况,很快拿出了今次行动的雏形。

    数回吊着大篮子下城,并非是为了骗取交趾的箭矢——自然,这一点附带的好处,邕州城中也并不十分嫌弃——更多的却是为了麻痹李富宰等人的警惕之心。

    等到交趾帐中对邕州城半夜的动静再不紧张之后,就有了今晚王弥远的行动。

    把马匹与精兵通过竹篮吊得下去,两处城门皆有置兵。

    王弥远此处带的兵卒最多,特意冲着交趾大营而去,目的不过是为了转移交贼的注意力而已。

    真正重要的,是手持陈灏军令与调令的信使。

    在王弥远于交趾营中大闹的时候,南门外的信使早已在数十骑兵的护送下,像潭州狂奔而去。

    今夜这一战,最要紧的信已经送出去,城中只要再守上大半个月,便能等到生力军的到来。

    而王弥远在交趾营中的大胜,不但打击了对方的士气,提升了邕州守城军的士气,同时也让满城都知道了骑兵的威力。

    既是要群策群力,既是要满城上下一齐抗敌,那便要尽可能地鼓舞士气。

    哪怕是州衙之中,也有不少官员觉得也许这一回很难等到援兵,既是如此,倒不如自救。

    让人人知道,虽然等不到朝中援兵,可城中却不是无法可施,才是最最重要的。

    只要城中士气不落,先撑到潭州骑兵抵达,不管两千骑兵是否能打得退交趾,撑过这一时,内外相应,再等朝中援兵,便不是一件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情了。

    因得城中百姓早有准备,听得城门处的兵卒欢呼,不但没被吓到,反而都是松了一口气。

    而城门之下一片欢呼,那声音远远传到城外,更是传到了交趾营帐之中。

    交趾营中本已哀声一片,听得邕州城中的欢呼,更是士气更为低落。

    王弥远那三百骑兵的冲杀,其实最多也就杀了不到千人而已,然而最后清点出来营中伤亡的人数,竟是已经超过了五千,这还是排除了不少互相踩踏出来的轻伤而得出的数字。

    王弥远带着兵卒在交趾帐中踩踏杀敌,见得哪一处有光,便向哪一处杀去。营中见得如此,不敢举火把照明,唯恐引来那个杀神。

    没有没有照明,什么也看不清,交趾兵们自然更为慌乱,常常几队人马遇得,还未来得及确认对方是谁,已是自己乱砍乱杀起来。

    而最后那三百骑兵冲得出营,骑兵碾压而过,则是踩死了近百兵卒,数百人被踩上,而今在帐中,只要轻轻一碰,便是连声惨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