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六章 冲营(补更)
    营帐之中一片安静,只闻得外头兵卒巡逻走动的声音。

    冬日万物俱寂,便是邕州这等南地也难听到鸟叫虫鸣,李富宰脑子里头挂着事情,睡得迷迷糊糊的,耳边似乎听到了油灯哔哔啵啵的声音。

    他睡得更不舒服了。

    交趾自己产不出蜡,只能用晋人倒卖过去的蜡烛,原来还是一直用的黄蜡,前两年开始,不知道晋人又如何弄出了一种白蜡,价格比黄蜡贵许多,可无论光亮也好,耐烧也好,都胜过黄蜡不少。

    李富宰身为一国太尉,用的东西自然都是上选,过了这样久,早习惯了白蜡的好。

    只是此回带兵北上,原本携的白蜡已经用完,只能重新燃了油灯。

    不过是过了一二年而已,他已经听不惯油灯灯芯烧到油花时发出的“哔啵”之声,翻来覆去,只觉得心中焦躁得很,好容易耗了半日,酝酿出了些睡意,还未来得及睡着,便听得外头有人有人小声交谈。

    很快,今日轮值的亲兵便走了进帐,也顾不得他是不是在睡觉,先唤了一声,又禀道:“太尉,邕州城下有异动!”

    李富宰烦躁极了,“腾”地一下坐起来,批了衣服,皱着眉头道:“又是什么事情?”

    被邕州城守军的戏耍了这样多次,听得邕州城中又有异动,他第一反应已经不是着急,而是变为了不耐烦。

    那兵卒又道:“西门、北门均是吊了东西下来。”

    听得是依旧是这等老把戏,李富宰实在是生不出着急来,只把心头火压下,道:“今日轮戍的是谁,叫他好生盯紧了,如若有什么大事,再来……”

    他话还未说完,便听得远处响起了熟悉的号角声。

    ——是阵前示警!

    李富宰一愣,令道:“去看看这是生了什么事情!”

    那亲兵急急领命而去。

    李富宰虽然听得示警,却是犹有些半信半疑,他取了旁边的衣衫穿了,复又披了薄甲,行到旁边去拧了帕子抹一把脸,这才出得帐子。

    去问话的亲兵还未回来,却又有一名阵前的传信官过得来,叫道:“太尉,晋人出城了!”

    李富宰简直听得莫名其妙。

    那传信官连忙道:“晋人今次从北门、南门吊得许多大篮子下来,里头装了战马、又有兵士,他们手中持了大刀利器,足有数百人,我军在前头不过五百人,实是拦不住,眼下已是有一队人冲得过来!”

    李富宰犹有些不信,厉声问道:“外头守兵何在?!”

    传信官咽了口口水,忙道:“正与晋人骑兵战做一团!”

    他只来得及喘一口气,急忙又道:“太尉,晋人胯下骑马,我等实是难敌!其人冲得快,来不及射箭,眼下天色又黑,什么都看不清,一个不小心,那些人已是到得眼前,只能硬拼……”

    李富宰再没闲空听他在此慢慢禀报,转头便疾步朝一旁的观战台行去。

    观战台高于地面两丈,可李富宰到了顶上,却依旧什么也看不清,只能听到营帐前两军交锋的声音。

    原本交趾帐外燃的火把已是被尽数灭了个干净。

    王弥远领着三百兵士骑于战马之上,手中各自持了长刀,自城下杀来。

    两边不过十里地,他带兵胜在一个快字,人衔草,马带辔,马蹄下头还包着厚厚的布,下城墙下得静悄悄,杀过来也杀得极是安静,到得交趾营帐前,也不去左右两翼,直直便奔向了中军。

    中军不过百人在外头守着营帐而已,王弥远带着三百骑兵,只一个冲锋,便把守军给剁了个七零八落,满地都是大块大块的尸体。

    广信军征战多年,打过交趾,也战过北蛮,单论兵力实在胜过交趾兵许多,更何况还骑着战马,手持利器,战力翻了一倍有余,砍起敌人来,由上到下,简直比剁菜还要顺手。

    马是河西马,刀是精刀,王弥远这三百人在营中一阵冲杀,哪一处有光,便朝哪一处去,交趾帐中兵卒有些甚至还未反应过来,身上盔甲都来得及穿上,已是毙了命。

    营中惨叫声四起。

    交趾守兵的反应并不慢,只是天这样黑,实在看不清情况,又摸不清缘由,被杀了一个措手不及。

    李富宰毕竟是将帅,他立在高处,很快就察觉出了问题所在,立时着人召齐了兵卒,一队人手中持弓持箭,一队人拦在营帐外,前者准备齐射,后者待要拦着来兵不能外逃。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实在是猝不及防,等到营中按着李富宰下的命令一应准备妥当,帐中已是死伤无数。

    曹儿满领着兵士循声而往,好容易见得在营中杀得兴起的王弥远一行,还未来得及列队,已是被对方瞧见。

    骑兵对上寻常步兵,会是怎样一个情况?

    交趾刚到邕州城下那一日,王弥远已是给了交趾一个迎头痛击,叫他们知道什么叫做一面倒的碾压。

    而今次,在杀得营中血流成河之后,王弥远却是叫交趾兵知道了骑兵的“快”。

    他远远瞧见得曹儿满领着的兵卒并他们后头的弓箭,全不恋战,只一声令下,三百兵士无论手中遇谁人缠斗,又是什么情况,皆是打马转身,往营帐之外冲去。

    交趾世居南地,哪里有多少机会见得骑兵!

    李富宰原本着令了一千兵卒守着营门,手持弓箭就要激射,然则却估错了王弥远一干骑兵的速度,那箭矢倒是射出去了,可大都打了偏,偶尔有几根射对了地方的,被骑兵拿长刀一挑,多半也就坠了地。

    还未等他们来得及重新搭弓射箭,三百骑兵已是冲到面前。

    三百匹马朝着人冲过来,是个什么情况?

    守在营帐门口的交趾兵们,只盼自己能回到过去,永远不用经历这个场面。

    交趾国中有象阵,大象高如山,一脚踩下来,便能让人肚破肠流,可真正面对过象阵的毕竟是少数,交趾兵们猛然看见裹挟着风雷之声的骑兵朝着自己冲来,手中挥舞着长刀,胯下骑着马儿蹄蹄都能踩死一个人一般,早已吓得魂飞魄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