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十四章 请命
    天光已经大亮。

    曹儿满单膝跪在地上,大声请命道:“太尉,末将愿攻城!”

    他胸口一起一伏,眼睛瞪得大大的,里头尽是血丝,气得脸都黑了。

    虽然曹儿满站得靠后,实在看不出邕州城中究竟耍了什么花招,可交趾军中不乏眼利之人,很快瞧见了城墙上头那些“大篮子”的破绽来。

    ——一个一个的竹篮外头,糊满了黄沙。

    火箭确实不怕水,可射进那泥沙里头,又如何还能燃?

    曹儿满不禁想到自己带兵去看城外左江那干涸的河床时,见到的里头那细细的沙子。

    左江同漓江一般,江中沙泥甚多。

    城外断了城内的水源,虽说是一步妙棋,却也把江中的沙子给裸露了出来。

    晋人……实在是太奸诈了!

    连续两日被邕州城上的守军当猴耍,他乃是指挥的裨将,却给对面当成驴子牵着走,便是他自己能咽得下这口气,为了在兵卒中的威信着想,也不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如果任由邕州守兵把自己面子踩在脚下,以后他还如何带兵?

    曹儿满一刻也不能忍,极力向李富宰请命攻城。

    李富宰并没有立刻答复。

    曹儿满又道:“太尉,而今连日阴雨,邕州城中潮湿,昨日便是那神臂弓也不顶用了,木盾尽能挡住,正是攻城良机!”

    李富宰不答话,却是下令召来了投奔交趾的晋人徐茂与郑文祥。

    郑文祥行过礼,迫不及待地便道:“太尉,那邕州城中夜间使得是李代桃僵之计!城中放下大篮,乃是为了骗取我军中箭矢!还请太尉莫要中了奸人谋算,凭他夜间如何动作,见怪不怪,其怪自败!晋人兵力不过数千而已,又如何胆敢夜袭?当真夜袭,也不过是全军覆没的结果!我军在四面城门都设有哨岗,只要见机不对,再行示警,实是半点也不怕他们!”

    又道:“晋人守城花样百出,莫要理他们,我等已是把水源截断,城中不过七口水井,十数万人从前都是喝的左江江水,连井师也找不得一个出来,一时半会挖不出水,只要围得久了,渴也要渴死他们,届时再来攻城,才是攻无不克!”

    李富宰听得他这般说,只转头又看向了一旁的徐茂。

    徐茂只道:“虽说邕州城中兵卒不多,可广州、桂州两处若是当真有了援兵过来,与城中里外应和,也要多费上许多力气,再有潭州兵卒到得此处,当真走得快,也不过要十余日而已,怕自是不怕,只是在后头拖累着,总归是个麻烦。”

    又道:“太尉在钦州等处取了云梯车同攻濠洞子,有此两样厉害的东西,想要攻城,只要冲得上去,却也不难,小人想着不如再熬得两日,趁着天晴再行攻城。”

    郑文祥听了徐茂这话,简直恨得牙痒痒。

    两人同投了交趾,都在李富宰麾下效力,可无论比起行军经验,还是比起对广信军、晋人军械等事的了解,郑文祥一介书生,连纸上谈兵都未必能做到,又如何敌得过在军中待了一两载的徐茂。

    更何况徐茂此人鸡贼得很,十分擅长同人相处,一样是在交趾营中被人看管,徐茂短短数月功夫,竟是同看守他的交趾兵混成一片,还与不少交趾将士扯上了关系,这厮本是个异乡人,眼下竟然已经能听懂大半交趾话了。

    而郑文祥却因为自恃文人身份,又要自矜身价,拉不下脸面去同交趾人打交道,明明一**趾话说得流利,可眼下在军中,实在是并不怎的招人待见。

    他瞥了徐茂一眼,想要开口刺几句,却又一时不知道当要说什么。

    李富宰却没空去搭理这两人私下交锋。

    对于他来说,投来的晋人不管能不能用,带在军中,一来能恶心晋人朝廷,二来也能光耀大越国威,得了徐茂此人,说的话当真能有些用,却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了。

    交趾一向不擅长攻城,也不擅长守城,许多时候,徐茂只是把他在广信军中的见闻说一说,都能叫李富宰少走些弯路。

    比起旁边只会大吹大擂的郑文祥,确实是要得用多了。

    不过郑文祥也不是没有用,他虽说嘴巴花,腹中空,可文人往往计毒,断了邕州城外入城的左江水这个提议,便是他提出来的。

    得了这一计,李富宰一面口头大加褒奖,承诺回得交趾,必然请天子封官赏爵,赐金赐银,一面心中暗叹,果然想要打晋人,还是要靠晋人。

    他带得十数万兵来攻城,便是城破了,最多也就能屠个七八万,总有漏网之鱼,可照着郑文祥这做法,如果城中无水,满城人都活不下来。

    李富宰最终还是下令回营,没有让曹儿满攻城,只与众将说只围不攻,再耗上几日。

    曹儿满是他心腹裨将,此时攻城,难免有大损大伤——前一阵死的都是朝中其余派系的人,死了也白死,今时轮到自己人,他却开始要小心护着了。

    ***

    当天夜晚,等到邕州城内复又从西门城墙上头吊得篮子下来,交趾军中便不再射箭,只有一千兵卒隔了三百步,守着动静。

    似乎见得交趾兵再不上钩,邕州城墙上头的守军过了一两个时辰,便悻悻然地把那竹篮子又吊了上去。

    李富宰站在后头看着,哈哈大笑,众将围在一旁,也笑邕州城内白费力气。

    诸人候了半夜,见城墙之上安安静静,仿佛认了命一般,不再乱起幺蛾子,这才回了营,一路围着李富宰吹捧。

    谭宗却总觉得其中有些不妥。

    因是见得交趾军中再不上当,自这日起,夜夜晚间邕州城上便从四个城门处吊得篮子下来,想要再诈弓箭。

    交趾吃过大亏,如何还会继续上当,自是视若不见,由得邕州守军自己在城墙上头折腾,只当做看戏。

    起初李富宰还带着众将严阵以待,熬了两三日后,便再没有那个精力,又见城中只晓得虚张声势,并无半点动静,便在各处城门各拨了五百兵卒守着,再过了四五日,索性把那五百兵卒也撤了,只留监守的探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