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三章 再次(补更)
    ,精彩小说免费!

    李富宰又不是瞎子,更不是聋子,虽然隔得远了些,又怎么会不知道南门下头发生的事情。

    然而他却是没有理由责怪曹儿满。

    当时夜黑,伸手不见五指,除却乱箭射之,并没有更好的办法对付邕州城内守军。

    更何况“取长弓射之”的命令,是他李富宰亲口下的。

    听得来人禀报,李富宰的脸色更为糟糕起来。

    他熟读兵书,屡经征战,对晋人的历史也熟识得很,这等虚张声势,借以得箭的故事,也不是没听说过,此时见了,气得肝都抖了起来。

    脑子里只稍微转了一下,李富宰几乎立刻就知道了城中如此行事的缘故。

    这一阵子以来,一旦交趾攻城,邕州城中就只能昼夜不分地射箭,哪怕再多箭矢,也禁不住这样用的。

    城中的探报从前早传出来过消息,李富宰也从徐茂处探问过,邕州城中极少能制军械的匠人,便是寻常箭矢制造的速度,也决计跟不上城中用的速度,况且木羽箭不是寻常箭矢,做起来更为复杂,并无铸具,也无匠人,更要紧的是,也许还少材料。

    ——邕州城的守将,是来他这一处骗箭矢、材料来了!

    李富宰越想越气,却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南门城墙上头的邕州守军把那装着马匹的大篮子吊得上去。

    此时天色已经亮了许多,交趾兵卒站得离南门城墙只有百余步远,可城墙上头的守兵不但没有朝着下头射箭,反而当做众人不存在一般,竟是旁若无人地在上头一根一根拔起篮子上头的箭矢来!

    那篮子就靠在城墙上头,叫下边的交趾兵看得清清楚楚——估计是竹片做的,外头还缠了厚厚几层禾秆子。

    邕州左近种的都是水田,收了秋稻,禾秆极多,城中往往用来引火,有些穷人家还用来垫床,十分暖和,要寻起来,半点也不难。

    那禾秆子缠在大竹篮外头,箭矢扎得进去,想要拔出来,连力道都不用使太多,城墙上头的守兵拔得轻轻松松的,时不时还转过头来朝下边看几眼,笑嘻嘻地瞄一下站得不近不远的交趾兵。

    曹儿满一口老血都要喷得出来,只恨不得此时便挥着手中宝剑,叫下头兵卒跟自己冲上城去,偏偏未得李富宰命令,他只能把那气咽得回去。

    幸好这样的羞辱没有叫他与一干兵卒承受太久,很快,帐中的传令官便过得来,道:“曹裨将,太尉有令,撤兵。”

    曹儿满并不愿意撤兵,他只想用城墙上头那一个个竹篮,把邕州城的守兵全数蒙氏在里头,可李富宰下了命令,却又不得不从,只能不情不愿地领着兵回了营帐。

    这一战交趾并无一人死伤,可营中士气却是比起往日更加低落。

    极难得的,天亮之后,李富宰整个白天都并未下令攻城,两军相安无事了一天。

    当日晚上,谭宗才睡下,已是又听得外头兵卒敲门,叫道:“谭将军,邕州城中东门处有动静!”

    比起昨日,谭宗的动作已是慢了两分,他取了一件薄一些的盔甲,又喝了口茶润嗓子,这才出得帐子,带了几个亲随同那来传令的兵士去得东门。

    ——经过昨夜的事情,他只觉得今日多半还是同样的事情。

    果然,到得东门外头的营帐处,众将只到了大半,李富宰则是立在前头,眼睛死死盯着城墙的方向。

    谭宗心中想笑。

    营中在东、南、西、北四个城门处都安排有探哨守着,便是邕州守兵当真想要开城夜袭,也瞒不过交趾的探子。

    众人围在此处,其实并无半点用处,不过是又被邕州守军戏耍一番而已。

    果然,没过多久,东门上头便同昨日一般,也有了动静,一团团大大的黑影从上头吊了下来,里头也偶尔听得马儿的嘶鸣声。

    谭宗没有说话,却是有个偏将忍不住道:“太尉,此时若是射箭,岂不是便宜了城中晋人?倒不如莫要理会他们!”

    李富宰还未回话,众人已是听得前头领兵的裨将叫道:“齐射!”

    一瞬间,前方火光四起!

    无数枝火箭前后脚被燃了起来,又被射了出去,有些扎在那些黑影上头,有些却是掉在地上。

    李富宰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无论先前说话的偏将也好,还是场中其余将士也好,包括谭宗,也是忍不住愣了一下。

    此时不需要李富宰再来解释,他身旁的一个亲信裨将已是回道:“太尉为了不叫邕州城中借此机会偷偷下得人马外出求救,特令曹裨将部下配了火箭,此时不管那篮子里头是人也好,是马也好,还是空的也罢,干脆烧成一团灰!”

    他嘿嘿一笑,道:“太尉可没闲工夫陪这群杂碎玩!”

    那裨将说得嘴响,众将自是死死盯着前头城门的方向,一个人都不说话。

    谭宗心中犹在震惊,少不得有些叹服李富宰的急智,等他察觉出场中氛围有些不对,顺着众人的眼睛看过去时,差点连面上的表情都没能遮掩住。

    ——方才李富宰讥诮的表情犹在眼前,那裨将“干脆烧成一团灰”的话犹在耳边,掷地有声一般,可邕州城下却是自有零零散散不多的火苗,全数是掉在地上的箭矢烧起来的!

    散落的箭矢虽然不多,却也绝对不少,已是能勉强将东门城外地上的情形照得半亮了。

    ——依旧是一个有一个的大篮子,只是不知道究竟那其中有什么玄机,明明是遇水都不会熄灭的火箭,一旦射在了那篮子上头,竟是全数熄灭,一息功夫未能等!

    曹儿满这一回倒是有了经验,三轮箭矢射得出去,一见形势不妙,立刻便严令下头兵士停了手。

    城门上头似乎竟是有点失望一般,过了好一会儿,见这一处再无动静,才慢悠悠地将那一个又一个的大篮子重新吊得上去,同前一日一般,守兵们又开始闲闲地拔起箭矢来。

    这一回的箭矢似乎没有昨日好拔,众人取一根出来,便似下头再无人一般,也不再转头来看,只把那箭矢高高举起,一个接一个的,似乎在认真分辨火箭同寻常箭矢的区别一般。

    曹儿满好容易压下去的火气“唰”地又窜了起来。

    李富宰面色铁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