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九章 整顿
    ,精彩小说免费!

    听得外头田里正喊门,内厢中乱作一团,诸人正要急急往床下头躲,哪知才进得去一个人,外边便传来轰隆的声音,好似是什么东西倒了下去。

    郭建急得不行,把他那“表哥”留在房中,又将厢房门给掩了,自己则是连忙跨得出去。

    才走出两步,正正见到田里正带着一队兵卒打外头进来。

    郭建左脚绊到右脚,打了个趔趄,张嘴才要说话,田里正却理也不理他,只带着人越过去往内厢房走,边走还边问道:“你那表哥可是在里头?”

    郭建匆忙往前追去,忙道:“田伯,我那表哥就出来,你且等一……”

    他话未说完,田里正后头跟着的一个兵卒已是上得前去,一脚把厢房门给踹得开来。

    ——恰好对上七八个要往床下头藏的壮汉。

    郭建见势不妙,还未想好要找什么理由来解释,已是有两人早冲得上来,一人擒住郭建的左肩,一人把手中长枪往郭建脚下一挥,将他杠在地上。

    田里正带了足足二十名兵士过来,手上皆带着武器,对上屋子里头毫无防备的一干人等,虽是费了些功夫,可也就小一刻钟之后,便将人全数擒拿下来。

    众人在屋子里搜查一回,果然在床下头搬出十余箱银锭来——正是昨日州衙丢失的那些银子,另又有空白文牒一箱。

    人赃俱获。

    ***

    将嫌犯送到衙门之后,郭建等人交代得很快,这一群乃是交趾安插过来的探子,并没有什么极紧要的差事要做,只得了吩咐,让想办法搜集邕州城中大小情报,送去交趾。

    此回得的命令,则是想办法搅乱邕州城内秩序,最好要引得百姓闹事,再要叫城中动乱。

    这一批人常年在广南西路四处窜行,对交趾国内情况知道得极少,行事也好,相貌也好,哪怕口音,也与晋人并无半点不同。

    邕州府衙中讯问了半日,也问不出什么东西,却是又顺藤摸瓜,在城中寻出不少潜藏的交趾探子来。

    这些细作中有交趾人,也有晋人,晋人多是常在两国间做生意的商贾,得了交趾好处,又取了金银,再得了保证,因知交趾兵多,邕州多半是守不住了,也不忌讳私下帮着通传消息,一图财,二图城破后留条命在,就居中传递起消息来。

    衙门里头诸人商议之后,因正当战时,不同往日,为民心计,便把细作们全数押在监,先游街示众一番,复又寻了几个通传军情十分严重的,拖出街口斩了。

    一时满城沸沸扬扬,原有些对城中管得严颇有微词,私下抱怨的,也都闭了嘴。

    吴益被捅了十几刀,虽然侥幸未死,却是一直昏迷不醒,州衙当中顺理成章由通判廖伯简主事。

    邕州本是个大州,却因在广南西路,地荒路远,十分不招人待见,其余繁华州县,七八人抢一个缺,此处一州之中,常常七八个缺空着,无一人愿意来领。

    廖伯简家境寻常,举也中得晚,榜上有名时早娶了妻,儿女都大了,也没混个好岳丈。他中举之后一则甲次低,能力也寻常,二则无钱运作,候了几年缺,不过在小州小县转悠,后来索性被流内铨的人点覆打发到了邕州。

    这人在邕州城任官也有近三年了,做事是不出挑却也不出错的一类,平日里管管州中事务,倒是能应付得过去,可遇上内外忧患之时,便有些顾头不顾尾起来。

    若是放在以往,州务是州务,军务是军务,各走两条道,顾延章身属平叛军,并不会去插手,然则今时却不同往日,城中半点乱也不能生。他旁的不理,只去同廖伯简商议,把巡铺、缉盗、制奸、防火并管制各处里正等事务转接了过来,正儿八经地将相应胥吏、人手归拢过来,开始盯着诸人做事。

    他从前在赣州抚流民之时,十数万骤然而来的人众都能料理得妥妥当当,此时邕州城内统共也不过十余万人而已,大都有家有室,有门有户,不过两三日,便将满城理得顺了。

    他先叫衙中胥吏、巡铺将邕州城按街道、人口分为十大块区域,又按一条街多少户为一队,各户中选出五名巡街者,五名巡街者中又有一个头领,众人按月付酬,各要看管自己负责的家户情况,半个时辰一巡,只要出得生人,或是有了不合之事,便要报与头领,头领又报与里长,里长再说与管辖此条街上的巡铺。逐层上报,层层相顾。

    ——此条乃是防奸防盗、防火防闹。

    又通令各家重报人丁,无论隐户、隐丁均要上册,但凡有所隐瞒,一旦查实,全按通敌之罪论处。

    除此之外,再将城中大户召集起来,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若还是有不从的,最后强行以行市之价,多加了两成,买了众人手中粮米。

    顾延章自家便是商户出身,最晓得商人、大户心思,义商固然也有,义民亦是不少,可更多的却只是一心图利。

    当此乱时,只能用强令,若是放任众人手中积屯粮食,坐地起价,便是无事也要生出事来。

    他强收了众人手中粮秣,又在大户住处左近加强了巡卫,白日也好,夜间也罢,十二个时辰不停歇,只防着有人私下藏粮,倒买倒卖。

    等一应前提做好了,才开始推行起统配粮米之事来。

    因城中人人名字已是登记在册,只按户籍人口分卖盐米,吃食,茶馆、酒楼等处,所有客人也要登记,如此双管齐下,便是有人想要藏躲,也无处可去,无饭可吃。

    在此之外,又树旗招兵起来。

    廖伯简把最麻烦的一摊子事扔得出去,正焦头烂额处理旁的,忙得晕头转向,不想一回头,见得城中一应井井有条,一样是做事,下头人在他手下时,便一催二催也催不快,就算快了,不是这样做不好,便是那样做不到位。

    谁料得等到去得了顾延章手下,个个仿若重新转投了娘胎似的,做起事来,全然不复从前,哪里像是广南西路的胥吏,说是京都府衙那等麻利的吏员,叫人在旁看了也是信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