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八章 复返
    ,精彩小说免费!

    四人一出得门,郭建便连忙把大门的门栓下了,从门缝里头看出去,见得众人果然没有回头,只径直往外头走,这才放下心来,转头回了里屋。

    那汉子待得他回来,问道:“走了?”

    郭建点了点头,自去把床榻上头的被子掀了起来,将床板一翻,在上头敲了几下,不一会,下头的木板便动了动,从里头钻出一个头来。

    紧接着,一个又一个的汉子从里头出得来,足有十一二个。

    当头那个,正是前一日带头闯进衙门的“大哥”。

    大哥活动了一下肩膀,转向郭建问道:“没出什么错处罢?”

    郭建摇了摇头,道:“想是应付过去了,只最近风头太紧,我出去寻得几处打金银首饰的,都不太敢细问,大哥,那库银咱们莫不如先埋起来,等到过了这一阵子,再回头想办法。”

    那大哥点了点头,复又道:“邕州知州吴益死了,等到外头攻城,怕是这两日城中就要起乱,只要库银埋好了,莫要叫人发觉出不对来,咱们备足了吃的,候这州城一破,就躲得起来,不要冒头,最多过得半个月,便能寻个机溜出城去。”

    他算得正好,还不忘吩咐郭建道:“你这两日出去多置些吃食回来,过几日只躲在屋中便罢,一个单丁户,征辟也征不到你头上,熬过了李太尉屠城,就当咱们死在城中了,拿了银子在晋人这一处躲个七八年,自有好日子过。”

    郭建见状,却是苦笑道:“大哥,李太尉那一处怕是没有那样容易攻得进来了……”

    众人本各自胡乱寻得位子坐下,听得郭建这般说,简直是莫名其妙,登时一齐拿眼睛看了过来。

    郭建忙道:“我们本是觉得那吴益是邕州城的知州,他这一死,下头没有拿大的,平叛军中陈灏也是个半死的,剩得一个邕州通判,一个广南西路转运使,另有几个平叛军的副将,并各色州官,往日常常闹得厉害,一个不服气一个的,后头为了争权,两派人必是群龙无首,谁想得昨夜几处火都没有烧起来,城门处也没有得手,尤其那衙门口,听说有个姓顾的官,乃是陈灏下头做转运副使的,旁的不行,只一把嘴皮子利索得很……”

    他顿一顿,又叹道:“果然都说晋人孬,又说邕州人怂,怎么顶都顶不起来,昨日少说也有**千人围着衙门,一人一口唾沫,便能把衙门给淹了,里头那几丁人手,拦也是拦不住的,当真拦了倒还好,必能弄出百十条人命来,城中又是一通乱,正好浑水摸鱼——哪里知道竟是还给他三言两语,把人全数打发了,也不晓得给那些个蠢蛋喝了什么**汤,而今满城个个不要命似的,男的要去应征,女的要去纳粮纳绢……”

    他说着说着,脸上十分无奈,只恨恨道:“若不是亲眼得见,我是绝不会信——今日里去街上买个菜,那摆摊子的婆娘卖的比旁边的人贵上十文一把,竟是还一堆人在排队买,只她说什么今日卖的菜钱全数要送去衙门抗敌……”

    满屋子人听得目瞪口呆。

    郭建又道:“那婆娘还说什么,‘州中个个兵都是壮勇,人人都拿命护城保家,又有好官好将,我婆子虽老,却不能拖后腿,若是城破了,不管赚得多少,也不过便宜了蛮人,倒不如全数舍得出去守城,若不是小顾勾院不肯收我,老婆子连命都愿意搭上来’——这婆子昨日还在街上骂,说把她侄儿征走了,结果丢了命在阵上,吵着要那吴益给个交代,才过得一夜,也不知道自州衙外头究竟听得了什么,便似变了个人一般……我看那姓顾的官,不是做什么勾院的,怕是什么勾魂罢!”

    说着再叹道:“大哥,我早上在这邕州城里头转得一圈,当真有些怕……而今条条街里正都带着好几个人手,挨家挨户地搜生人,外头隔上二三百步,便有兵丁立着,过得一刻钟,又有巡铺来巡城,夜间还宵禁得厉害,我上街头日日买这许多菜,早上已是有人在问,说见我天天一个大篮子提回来,都是肉菜青菜,怎么放得不坏——好似个个都长着第三只眼睛瞧你一般。”

    他说着把手边那菜篮子上头盖的油布给扯了,指着里头的菜道:“今日回来遇得里正,被他瞧见里头这许多叶子菜,若是明日我再带得回来,他必要生疑……”

    又道:“我今日回得来,听那里正说,怕是过上两日,城中便要按人供配——便是有银钱,也未必能买得了东西——因怕城中生乱,那姓顾的勾院已是吩咐了,说给几日让那里正统了人数上报,只按在衙门处登记的人口来发卖口粮、官盐、食菜,不能叫城中胡乱屯粮……若是当真有那一天,咱们这十余人同剩下这点子吃食,还不清楚能不能撑上两旬三旬……”

    郭建这一番话说下来,听得屋中人俱都十分无奈。

    他只停了一息,已是复又道:“咱们本是以为吴益死了,邕州城中当是大乱,太尉想要攻城只会更简单,有其余人在里头做内应,我们也不必出头,只好好躲着熬过了这一阵便好,到时候手里头又有度牒,又有银子,哪里去不得!可如今看来,那姓吴的知州死了,城中不但没有乱,反倒好似更有规矩了似的,明明兵也没多,人手也只是那些而已,也不晓得这是怎么做的,竟比从前严了十倍二十倍不止……”

    “城中已是这样,守城那一处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若是个个都搏命要守城,当真给他们等得援兵到了,打退了太尉,城中却依旧这样管束,拖上一年两年,邕州人无事,咱们不冒头,已是挨饿死了,冒了头,被抓得住了,也是一死……”

    郭建说着忍不住看向了一旁,问道:“大哥……眼下如何是好,难道只能这般干耗着吗?”

    “大哥”还未来得及回话,已是听得外头一阵大力拍门声,紧接着便是里正大声叫道:“大郭!赶紧开门,有要紧事寻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