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七章 搜查
    ,精彩小说免费!

    邕州城南门的一处巷子外,郭建左右手各提着一个大篮子,匆匆往最里头的家中行去。

    他刚走到巷子口,还未来得及拐进去,外头已是有三四个人上得前来。

    诸人将他拦下,其中一人发声问道:“大郭,你打哪去寻得这样多菜?”

    却原来是此处里正。

    郭建赔笑道:“街上买的,眼下城中乱得很,我多屯些粮菜……”

    那里正看了一眼郭建手上的篮子。

    竹篮子上盖着一层油纸,下头隐隐约约露着些绿色的菜叶子、红红白白的条肉出来。

    广南不同北地,并不嫌弃猪肉是浊肉,冬日里常常切了回来吃。此处便是冬日叶子菜也多,京城当中此时一把菜已是要卖到几十文钱,邕州城中前一阵子不过三两文而已。

    不过自从交趾大军到了,城中的物价便开始飞涨,眼下更因外头菜、肉都进不来,便是寻常的叶子菜,而今也已是涨到了十几文一把。

    郭建说要多屯些菜回家,不管是怕涨价,还是怕无处可买,都很是说得过去,里正只是随口一问,听得对方答了,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郭建把篮子往后挡了挡,又道:“田伯来寻我,可是有什么事情?”

    田里正便道:“交趾围城,昨日衙门交代下来,说是城中有些不知来历的人在挑事,要下头各处都好好搜一搜,见了生人,全数要上报。”

    又问道:“我听得人说,前两月偶然见你那处有几个人出出进进的,是个什么来历?”

    郭建便回道:“是我那桂州的表哥,本在两地间做买卖,他原把货放在我家中那一处,不过是帮着搬东西的短雇,只来了几回而已,眼下已经都不用了。”

    田里正复又问道:“那你这桂州的表哥此时还在不在?”

    郭建只得道:“前一阵子他本是要回城,谁晓得还未来得及出去,城门已是关了,如今还住在我屋里头……”

    田里正便道:“叫我跟着去打个招呼罢。”

    一面说,一面都不要人带路,自家走在了前头。

    郭建尴尬地笑了笑,道:“我那表哥性子有些木讷,不会说话……”

    他话才说到一半,便见田里正旁边跟着的三个人都看了过来,忙又补道:“人却是个老实人,并不会惹事生非……”

    说着连忙走到前头领路,又忐忑问道:“早间我出得外头,听说昨日有人在州衙举尸吵闹,进得衙门闹事,将咱们城中知州打成了重伤,而今衙门里头无人管事,乱成一团,也不晓得谁来守城,说话间就要出大事……田伯,这话是真是假?”

    田里正道:“你上得哪里听来的胡话!这等谣言如何能信?!”

    又道:“吴知州只是得了病,不是给人打的,他带着御医,自有人诊治,想来要不得多久就能好了,再一说,便是他起不来,而今邕州城内也已是换了人来管事,廖通判、刘转运同由陈节度下头几位将军并一个顾勾院一齐坐镇,半点差池都不会出,事事都办得妥妥的,只要候得援兵到了,逼退交趾,便能保咱们一城百姓安稳。”

    郭建却是听得有些走神。

    旁边有个跟着的人插道:“要说还是陈节度下头的人靠得住,到底是同交趾打了许多年,样样稳得很!昨日那个勾院官在衙门外头说了那一通话,被我那浑家听了,回来竟是闹着要我去守城!只我一个男的,自是晓得守城守家,哪里要她来催!那个啰嗦劲,我实是不愿意见!”

    另有人就笑道:“我说三哥,你这胳膊腿,你这力道,守得住嫂子就不错了,还想去守城呐?”

    那人啐了一口,口中咧咧着道:“去你的!老子旗子竖得高的时候,你还在你娘胎肚子里喝奶!哪来的那么多屁话!”

    又有人道:“要说定是有交趾奸细在暗地里挑拨,你看咱们邕州上下,个个都是一心一意想要守城,昨日也不晓得是谁挑唆地去冲撞衙门闹事,我已是听得人说,在衙门里抓起来的多半都是平日里的混子。”

    那人又道:“今天早间我在金狮巷里头见得有摊子竖了招兵旗,长队都排到银狮巷去了!哪怕交贼有二十万,咱们城里头也能寻出十来万人罢?实在不行,男男女女一齐上了,又有城墙在,哪里扛不住两个月!”

    一派成竹在胸的样子。

    诸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闲话,郭建却并不怎么插嘴,只心不在焉地听着。

    一行人很快就到了巷子尾。

    郭建不拿钥匙,只拍门道:“二哥,出来应个门!”

    过了好一会,里头也没个反应。

    郭建赔笑道:“我那表哥懒得很,估摸着还在睡罢。”

    又喊了几声门。

    果然过了片刻,才有人踢踢踏踏地出来把门栓下了。

    是个三十上下的汉子,身上胡乱披着衣衫,下头踩着一双布鞋,一副才从床上爬起来的样子。

    对方正要抬头说话,见得外头这样多人,登时一愣。

    郭建连忙把田里正等人请进了屋坐下,这才指着那汉子对诸人介绍道:“这是我娘那边的表哥,乃是桂州人,本是过来做买卖的,谁想到便撞上交趾这事,连城都出不得,自然也回不去了。”

    田里正便问了那汉子几句话,又问要路引。

    那汉子支吾一阵,小声道:“实是给不出来,想着就是在邕州、桂州两地跑,能省一点是一点,便未曾上得衙门办。”

    田里正皱着眉头看向了郭建。

    郭建连忙道:“田伯,这真是我娘那一家的表哥,并不是旁人,我在此处住了十几年,您还不晓得我的根底吗?”

    一面说,一面站起身来,竟是进了厢房。

    不多时,他手上抓着几个封包便走得出来,偷偷往各人手里塞了,小声道:“诸位行个方便。”

    田里正掂量了下手中的封包,只觉得沉甸甸的,又仔细看了一回那汉子,问了几句话,没寻出什么大毛病,便带着另外三人在屋中巡了一圈,见一应正常,这才推得门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