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六章 民望
    ,精彩小说免费!

    邕州府衙外头有两句石狮,平日里不过是摆设而已,无人去看。

    今时顾延章身上只着了一件寻常袍子立在上头,他大半日皆在城墙之上指挥作战,后来一路匆忙回衙,复又急急平息衙中乱事,安抚民众,周身尽是风尘仆仆。

    然而当他挺直了腰杆,立在这一具石狮之上,说着“愿做那第六百零四人”时,无论是他,还是那一具石狮,仿佛无形中都发着耀眼的光。

    场中寂静无声,过了四五息功夫,才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尖声叫道:“我自小长在邕州!我有二子,长子今日已是死国,次子下月便满十八,明日我便着次子与官人同上阵,我丈夫早死,老妇不过一条残命而已,等我小儿也死了,官人且叫我入伍,我与官人一同杀敌!我与邕州同生死!”

    这妇人话才落音,旁边一个壮汉便道:“我自有三子二女传宗!我自小打铁,手脚得力,拿那大锤杀敌,一锤便能锤死一人!官人!且叫我入伍,明日我与你上阵杀敌!”

    “我虽无力杀敌,家中却有粮米数石,尽献与州中!请与将士犒赏!”

    “我愿上阵!”

    “我亦上阵!”

    随着在场一个又一个的人叫出来,等到后头,已是人人争先恐后地大喊着自己的话,一声叠着一声,一声大过一声,此处仿若地动山摇一般,呼声震天,引得满城都在震动。

    这个时候,已是无人再去想自己来此的目的是什么,也无人去思索旁的事情,只晓得把自己心中的激愤之意叫得出来。

    足足过了一刻钟,抑或是更久,顾延章才比了一个停下的手势,复又提升呼道:“眼下杀敌自有三军将士,诸位想要护城,自有其余事项可做,待得明日,州衙便会分派各街各坊,此时不需出粮,不需出银,只需诸位父老乡邻各安其份,各司其职,若有壮勇得闲来投,军中亦会分派城中行事!请诸位留意四周可有生人,可有乱事者,城中自有异心者!当要全数捉拿归案,才能少祸少乱!”

    说完此话,顾延章才又提声说了些许语句,请众人各自还家。

    有了方才的一番铺垫,此时他在衙前数千百姓中已不再是原本那一个毫无根基,不知来历的“勾院”或是“转运”,而是一个愿与全城同生死、共存亡的官员,他声音已是半哑,可下头的人群,却是自发地将声音压下,也不再闹事,更不再折腾,而是老老实实跟着兵卒的疏散依次回家。

    因有顾延章此前的分派,州衙中百余名兵卒趁着他说话的时候,已是悄悄潜进了人群之中,此时在前头一路看着人,以免出现拥挤踩踏。

    兵卒人虽不多,可场中众人却是十分安分,只人人闭着嘴巴,捏着拳头,一个跟着一个往外走,并不大声喧哗,也不胡乱跑动。

    一场举尸闹衙的风波,终于渐渐平息了下来。

    等到衙前走得干净了,摆在一旁的兵卒尸首也大半被人领得回去,顾延章才扶着石狮颈上的一丛石鬓毛,慢慢下了地面。

    他靠在石狮上头休息了好一会,终于缓过劲来。

    方才早是有兵卒回来禀过,说百姓俱已疏散出外,虽只是粗略数过,却也点出了万余之数。

    顾延章此时才细细品出了自己心中的后怕。

    放在站着石狮之上,见得下头比肩继踵,人头攒动,众人声势浩大,少说也有数千,可自己后头,不过寥寥百余名兵卒而已。

    古往今来,民变时从不缺乱民将州衙掀翻,杀死州官的事情。

    他身后区区百余人,如何能敌得前头近万人,只要对面压得过来,当真就是一死。

    与从前对阵杀敌不同,今次这一回,乱民就在眼前,伸手便能打到他的脸上。

    自陈灏病倒,顾延章手持大印,接起了对方近半公务,又有城中转运之事,更有军中各项琐事杂务,可以说一时都未曾停歇下来。

    他今日几乎半日在北门城墙之上指挥兵事,无论体力、精力俱已全数耗尽,听得州衙出事,急急回来,果然又遇得百姓闹事,站在石狮之上时,脑子里并无其余想法,只知道如果今次安抚不下衙前百姓,不单自己将要命丧于此,邕州城十数万兵民,当是也再无活路了。

    杀了州官,下一步当是抢开城门,届时交趾一入,还有几个人能活命!

    此时终于侥幸渡过一劫,他脑子里第一时想的不是城门处的乱民,不是城中火势,亦不是衙门里头生死不知的吴益,而是远在京城当中的那一个人。

    闭着眼睛喘了口气,顾延章才站直了身体。

    他把心中那人死死压在了最深处,不敢再去想,也不能再去想,只睁开眼睛,对着身旁的几个亲兵各自分派了事项,复又进得州衙当中。

    一名衙役立在门口,见得他过来,眼中是难掩的恭敬与钦佩,忙道:“勾院,杜太医叫小人来禀,请您去后衙。”

    一面说,一面在前头带路。

    顾延章很快到了后衙当中。

    吴益躺在床榻之上,一名太医,一名州中坐馆大夫立在一旁,见得顾延章到了,那太医连忙上前两步,将其人伤势简单解释了一回。

    原来吴益身上给捅了十余刀,可极侥幸的,居然一刀都没有插在要害处,眼下御医与那大夫已是帮着止了血,也上过了药,人依旧是昏迷不醒,能不能活下来,全看天意。

    对着这个罪魁,顾延章实在没有太多的同情心,也没空去理会,他着人去后头请了吴益的家人出来,慰问了一番,又交代了几句,便算此事了了,抽出身来,正要去巡城,却听得外头有人来报,说通判廖伯简与转运使刘平已是回得来。

    城门乱事已平,火也灭得七七八八了。

    一切终于告一段落。

    然则邕州城中原本官位最高,资历最深的那一个,眼下正躺在床上,不晓得猴年马月才能醒来。

    廖伯简与刘平草草探视过吴益,把顾延章请到了一旁的厢房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