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四章 安抚
    ,精彩小说免费!

    不过是片刻功夫而已,外头的人已是越来越多,不用数,也决计不止上千人。

    今日交趾攻城,吴益强压着新兵出城,致使东门八百兵卒死伤大半,和上北门死伤的那百余人,数目不可谓不多。

    邕州被围,再兼四处传闻钦州、廉州已破,交贼数十万兵力在外头,邕州已成一座孤城。

    陈灏卧病不起,吴益在邕州不过大半年,他只行恶事,不行好事,邕州上下对他起初并无好感,后头更是全是厌恶,提起此人,泰半都要叫他一声“误知州”,满城百姓只有惶恐,尽是害怕。

    打仗确实是总会死人,可死多少,怎么死,又是为何死,却都有说法。

    城中气氛到得今时,面上似乎并未异处,其实早在前两日吴益突然下令拦着人不让外出时,已是十分惶惶然,到得后头,更是压抑到了极致,无论是走火也好,城门闹事也罢,一桩一桩累上去,人心已到了一点便要着起来的形势。

    今日头一批人举尸闹事,确是有人在后头怂恿,等到人进得州衙,又全数被抓之后,早有人远远看到,四处宣扬了,催着人尽数赶来“请愿”——这一回,却大半都是自发的。

    如果有人认真点一点,就会发现头一回聚在州衙外边的百姓多半都是壮丁,可这一回,却是老人、妇孺俱在,各色穿着都有。

    ——此时众人过来闹事,已经不是单纯的“闹事”,而是因为恐慌无处宣泄,自身也无处可去,只能来此寻个“说法”。

    或许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什么说法。

    然则世事就是这样。

    作为知州,吴益威望不足以安抚民心,百姓觉得守城无望,只想活命,他们知道的消息虽然混乱,可吓唬自己已是足够。

    眼见人越挤越多,质问声四起,吵吵嚷嚷,人声鼎沸,仿佛一锅开水,只要稍微不留意,锅一翻,便能把人给烫死。

    顾延章知道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他左右一看,见得旁边附近已是没有高地,只衙门外头两座石狮子上头尚空,便不再等待,转头着人寻了几面鸣锣过来,又找了几个当地的兵卒,打后头翻身上了左边的那一座石狮。

    太阳已经偏西,幸而还未落下,他才站在比人更高的石狮上,旁边的士卒便敲响了鸣锣,将场中混乱的声音压下。

    锣声一起,场中随之慢慢安静下来,一时数千人看了过来,见得顾延章站在石狮之上。

    顾延章待得锣声停了,立时高声道:“我乃陈灏陈节度麾下转运,今任朝中左正言,户部勾院,名唤顾延章的便是,今随节度南下平广信军叛,为官足三年,阵前亦有一年。”

    他站得高,又因自小习武,中气十足,此时自丹田发声,声音远远传得出去,虽说后头的人听不见,可只要站在前边,却是俱能耳闻。

    一时众人都看着他。

    这一通话中,最有用的便是“陈灏陈节度麾下”七个字。

    邕州城中百姓也许泰半不知道转运是做什么的,左正言、户部勾院又是什么官,却人人识得曾经在此平交趾的陈灏。

    他虽然眼下犹在榻上,可是只要说出名字,便能将民众暂时安抚下来。

    顾延章又道:“交趾蛮夷,生性贪婪残忍,我奉天子之命,受陈节度之令,在此守城,今日诸位父老有何欲求,尽皆说来,但凡能做、能答,本官绝不胡言,亦不胡为!”

    他顿一顿,低下头一个个看着下头百姓,高声道:“本官便在此处,并不躲闪,谁人当头,谁人来问话?”

    又道:“陈节度麾下四位副将,城中八位指挥如今皆在城门处戍卫,转运使刘平、通判廖伯简亦在坊市间灭火,诸位官人各司其职,各在其位,只我一人在此,说话一般作数,诸位有何欲求?”

    他在赣州为官两载,日日与百姓打交道,说话也好,行事也罢,就算与旁人做得一样,可由他说得出来,莫名的就让人更为信服三分。

    眼下他才从战场下来,指挥将士用神臂弓收割了上前交贼性命,身上杀气与煞气未散,哪怕混杂着原本的几分亲和,依旧看得下头人人后退,一时之间,竟是没有人回话。

    过了好一会,才有人叫道:“我们不是来寻你!我们是来寻那狗官吴益!他锁了城门,不叫我们逃命便罢,还害死了城中百姓,外头交贼数十万,他拿几百人去送死,你叫他出来说话!你叫他给我儿子偿命!”

    寻常时候,决计无人敢说这样的话,可此时此刻,数千人在侧,此人已是质问出来。

    吴益行事确实蠢,可此时此刻,顾延章却不能应是。

    他半分也不犹豫,朗声回道:“交趾兵力十万有余,分两路来围邕州,城中得了消息再欲外逃已是不及,遇得交趾,便是一个死字!府衙关得城门,乃是为了诸位安危着想,何来害命之说?”

    又道:“城中得了信报,钦州、廉州两处城破,交趾入城屠杀,我大晋军民死伤过万,城门已是被拆,交趾放了大火,满城付之一炬,诸位今日抗敌,为国为朝,亦是为己!”

    下头一阵大哗。

    钦州、廉州两处城破之事,诸人只是口口相传,屠城之事,也不过影影绰绰,从未有过确切消息,此时顾延章毫不避讳,竟是这般坦然说出,已是引得众人骇然。

    顾延章并不理会,复又大声道:“今日交贼攻东、北两门,我军有神臂弓,有骑兵,有兵士,杀敌足三千,虽有死伤,却是叫交贼不敢擅动!交趾兵力虽多,可我邕州城坚墙厚,再有万名同袍浴血共战,数十万父老乡亲同甘共苦,守城效力,只要撑得朝中援兵来袭,便能叫交趾血债血偿!”

    “交贼图谋犯我大晋已久,邕州城中自有浑水摸鱼之辈,谁人家中无父母兄弟!谁人家中无姊妹儿女!护城乃是护己,守城亦是守家,城中壮勇战死沙场,身首异处,换得城中安稳,诸位却要毁了他们换来的安稳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