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三章 说法
    ,精彩小说免费!

    邕州府有常平仓,也有库房,前者在金狮巷,存放粮秣,后者在银狮巷,存放库银及军械等物。

    吴益敢把这些强人带来州衙的府库之中,正是知道里头只有些不紧要的杂物,眼下见得当中成排的库银箱,惊骇莫名之余,只恨不得把守库的给拖出来打死。

    如果是顾延章在此,自是知道各处转库乃是常事,为了运转方便,管库的违规行事,将府库与州衙的库房互做调转的行径并不奇怪,不过瞒着上头而已——然则吴益哪里是会去亲自看账册,认真核查府库的人,又如何会知道这些。

    库银箱就摆在库房当中,不需要任何人说话,众人已是凑了上去。

    拆封条、砸锁都不是什么难事,不过片刻功夫,离得最近的几箱子库银已是被强行砸开,箱盖一掀,色泽温润的银锭排得整整齐齐呈现在眼前,散晕着低调而沉稳的光泽,恍惚间好似一圈一圈地发着光,引人垂涎。

    吴益看着这满眼的银锭,只觉得自己嘴皮发干,手脚生汗。

    “大哥”与另一人依旧将他挟得紧紧得,叫他动弹不得。

    邕州州衙的库房很大,诸人颇费了一番功夫,竟是当真把一箱子度牒给寻了出来,上头盖着鲜红的僧录司大印,姓名、籍贯、形容处都是空白的。

    吴益全身发着抖,上下牙齿打着架,叫道:“那库银上头有印记!”

    没有人理会他。

    不用“大哥”下令,众人已是匆匆一箱一箱将装银锭的箱子往外头抬。

    库房里头有数十份空白度牒,诸人将其一并收了起来,动作麻利极了。

    吴益又叫道:“诸位!银锭太重,不妨去后头寻黄金!”

    抬银锭箱子的人连眼皮都没有瞄过来一下。

    只要银子在手,想办法寻个私窑融了,又有多难?

    吴益心脏一抽一抽地跳,早意识到了不对。

    冲撞衙门是重罪,可强抢库银,已是死罪。

    连库银都敢抢,死罪都不怕,这群人还有什么不敢做?

    银子已是有了,度牒也有了,自己还有什么用?

    吴益一向自负己才,自认无论何时何地,凭着他的才能,入堂入院不过时间问题,最多过上两年,一顶清凉伞就能妥妥入手。

    邕州是他的跳板,战功是他青云而上的关键,他已是算得明明白白,一切都在计划当中,不用三年,自己就能入堂,一个参知政事稳稳到手,再往前,不管是中书门下同平章事,还是枢密副使,都近在眼前,过上十年二十年,等到龙椅上换了人来做,自家便是两朝元老,若是能熬过那一个体弱的小皇帝,说不得便是三朝元老。

    多少好处就在后头!

    他的路还长,他的官还没做够,他的能耐还没有得到发挥!

    他决不能出事!

    吴益将心中惶恐压下,看着堂中的库银一箱一箱被搬得出去,只觉得身旁两人的呼吸越发地急促。

    他脑子越转越快,心脏也几乎要从喉咙里跳出来,虽是此时实在不知道应当如何应对,却是逼着自己开口道:“取走库银虽是重罪,却也不是没有办法遮掩……诸位不妨听我一言,我能保你等荣华富贵,平平安安一辈子……”

    吴益话才说到一半,却听得外头一阵匆忙的脚步声,登时以为是衙门中有人察觉到了不对,来援救自己,才要说话,却见得一个壮汉冲得进来,叫道:“大哥,外头有官兵来了!带着忒多人!莫要再耽搁!”

    又道:“小容在那一处挡着门!人说话就要来了!”

    吴益听得双脚一软,张嘴就要喊话,却被那“大哥”揪着头往地上用力一贯,贯得眼前一黑,好险未晕得过去,却是痛得嚎叫起来。

    正当此时,外头已是远远地传来重重撞击院门的声音。

    “大哥”连忙出得库房大门往远处一看,果然一个弟兄正拖了桌子椅子大石花盆抵在门口。

    他再无犹豫,对着立在吴益旁的一个壮汉做了个手势,那人看在眼中,半点也不迟疑,抽了腰间匕首,对着吴益的胸前胡乱深捅了几刀,这才匆忙跟了出来。

    吴益连惨叫数声,翻了眼睛,往旁边一倒,再无动静。

    那人又往他身上补了几刀。

    此处乃是后衙,诸人在此搬银的时候,早有人去探了路,果然找到了靠近街巷的墙面,此时听得有人来,那人带在前头,一行人背着银子,夺路翻墙而逃。

    等到顾延章带着兵卒进来的时候,库房中只有吴益浑身是血,瘫在地上,数十箱库银被搬走了小半,另有几箱大开着,映得室内生出银光。

    满屋子被翻得乱七八糟,却是一个人影也无。

    数十人不要顾延章吩咐,已是连忙四处搜查,一寻库银,二寻凶犯。

    顾延章却是上前几步,蹲下伸去,摸上了吴益的脖子。

    ——虽说那跳动十分微弱,却是不曾停得下来。

    他带得来的多是广信军中老兵,这些人多年沙场,见多了伤势,许多随身都带着药粉、药膏,听得顾延章问,立时便有几人上得前来,帮着吴益止血上药。

    顾延章此行还带得一名御医过来,那人行得慢,候了好一会才到,忙上前去打点治伤了。

    等过了小一刻钟,去寻凶犯的人还未回得来,外头已是又有兵卒匆忙进得来,对着顾延章道:“勾院,外头围着许多百姓,说是听闻我们抓了来闹事的,都要讨个说法,如今拥在衙门前头,一个也不肯走!少说也有千余人,已是就要冲进衙门!”

    不过是一下午的功夫,城中已是好几处地方走水,还有衙外陈尸,聚众闹事,眼下抓得一波,居然还有另一拨。

    顾延章方才进来时已是粗略估计过人数,此时听得又有人来,数量还这样多,也不再在此处耽搁,将吴益扔给御医,自家便跟着人出得衙去。

    衙门外果然满是人头,数十个兵卒手中持刀,将刀刃挡在前面,堪堪将人拦住。

    顾延章身上穿着官服,他一出得州衙,便有人叫道:“狗官,你还胆敢出来!你们不去杀敌,只晓得杀我们百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