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二章 救人
    ,精彩小说免费!

    他几句话出得口,果然落在身上的拳脚轻了几分,众人慢了手脚,只看向一旁的那“大哥”。

    “大哥”听得吴益这般道,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吴益已是又叫道:“后头厢房有空白度牒!眼下邕州正在守城,等到援兵到了,交趾一退,城中必定有一阵乱,只要你等拿了度牒,将来出得城去,哪一处关卡都能过,必不会被人拦!你等手中有金银,又有度牒,谁也抓不住!天南地北,那几贯钱的悬赏,谁人会去看顾!等到寻了地方,还了俗,有了金银,难道还缺田产?!有了产业,难道还缺女人?多少好日子在后头等着,何苦要来走这一条绝路?”

    听他喊到这里,诸人已是全数住了手,人人看着“大哥”,等他拿主意。

    吴益又叫道:“我那一处有黄金百斤,银子亦有数百斤!全是熔块!半点没有痕迹!全数给你们带走!你等若是不放心,把金银取得出来,自可把我打得晕了,出得衙门去,你们才十余人,邕州城这样大,哪里不好躲?我在此用先人祖宗发个誓,绝不派人搜查,绝不再行追究!若违此誓,我立时死了,下那阿鼻地狱!全家上下四十八口人,一并天诛地灭!!”

    他起了一通誓,再道:“诸位好汉都是聪明人,如若行错路了,又是何等可惜!”

    吴益额头上、鼻子、嘴角都还淌着血,满面狼狈,披头散发,却是一副当真十分惋惜的模样,抱着旁边人的大腿便站起身来,叫道:“我带诸位去得后衙!先取了度牒,再取金银!”

    黄金百斤、白银数百斤,这已是可以通天的财帛,有这样多银钱在,莫说从前的许诺,遇得有些个狠得下心的,便是父母、妻儿亦可舍了。

    那“大哥”望了一眼堂中的十数位兄弟,咽了口口水,问道:“做不做?”

    众人一个都没有答话,可脸上的心动之意,却是长了眼睛的,都能看出来。

    “大哥”便上前两步,把吴益从地上扯起来,命道:“度牒去何处取?”

    吴益登时松了口气。

    他挣扎着站起来,一瘸一拐地被人捉着在前头带路。

    度牒这种散碎东西,吴益一个知州,哪里又知道会放在什么地方,他做得许诺,却又不敢乱说话,只得凭着猜测往衙门的库房行去。

    ***

    州衙附近闹得这样厉害,本来左近的巡铺、兵丁早该知晓了。

    只是他们被拖着实在也腾不出手来。

    这一处城中百姓才去认了阵亡将士的尸身,转过头还未满一个时辰,坊市间便闹了起来,也不晓得被谁人怂恿着,一窝蜂的人聚在南门城门处,吵着闹着说此处没有交趾扎营,要开了城门逃命。

    与此同时,城中六七处地方起了大火,火光漫天,浓烟滚滚,潜火队救之不及,巡铺与左近的兵丁全数忙着疏散百姓并灭火。

    城中乱做一团。

    通判廖伯简与转运使刘平本在四大城门处巡视,听得城中生乱,各领了兵卒,一人去指挥救火,一人却是去南门整顿,因交趾在外,城中却是混乱至如此地步,两人俱是十分慌张,并无空暇理会其余事情。

    闹到最后,先得到州衙被围的消息的,竟是在北门的顾延章与王弥远。

    两人听得巡铺来禀,立时便知道厉害。

    吴益乃是知州,掌着邕州军政之权。无论此人行事究竟有多恶心,为人又有多叫人作呕,此时此刻,却决不能死在百姓手中——若是百姓当真冲撞了州衙,又把知州给杀了,邕州城势必大乱,想要重新整顿回来,并不是简简单单便能办到的。

    交趾与邕州城中兵力本来就悬殊到了极点,若是城中不上下一心,群策群力,想要守城,当真是一个笑话。

    不管吴益是被阵亡兵卒的家属给伤了也好,杀了也罢,这等荒谬之事一旦发生,城中必定人心惶惶。

    顾延章看了王弥远一眼,立时道:“我带三百兵士去州衙。”

    北门还要驻守,王弥远不能擅离,以免交趾突然攻城,便道:“勾院带得兵士骑马去!”

    一面说,一面给亲自点了三百兵卒。

    顾延章带了兵,沿途遇得两处在灭火,绕了一圈,才到得州府衙门。

    此时州衙外头已是一片狼藉,众人正个个往州衙当中冲,大堂的两扇门竟是被挤得歪了,里头喧闹声震天,外头却是百余具尸首随意丢在地上,无人看顾。

    顾延章留了四十人在外,命众人把阵亡兵卒的尸首好好收整了,自家带着另外两百余人进得衙中。

    他领着兵卒进去的时候,一群人正逼着几个州衙中的胥吏要库房钥匙,已是把人打得吐了。

    公堂之上混乱至极,百姓所到之处,如同蝗虫过境一般,桌子椅子也被搬得走了,便是前衙的花盆也被翻碎在地。

    堂中有人见得顾延章带兵进去,见机不对,想着偷偷蹭得出去,便要溜走,却俱被兵士给拦住了。

    如果是上千人围在衙门外头,三百兵卒想要维持秩序,倒是更难,此时众人进得衙来,各自分散,将人拢在一起反而简单许多。

    顾延章一面吩咐手下将闹事者全数拢起来,一面自己带着数十人去寻吴益。

    一路往后衙走,闹事者一路变少,可等到进得吴益应当在的正院当中时,那扇门却是洞开,半倒在地上,两个壮汉守在门口,远远见得有兵卒过得来,撒腿便往里头跑。

    众人连忙一路往前追。

    吴益的公厅当中一片混乱,桌椅俱是摆得乱七八糟,一个差役倒在一边,早断了气。

    顾延章叫了几声,听得里头无人应答,便留了两人在此,自己又领着人往前追。

    通往后衙的院门大开着。

    吴益领着一行人到了府库外头,正要说话,却听得“砰”的一声,竟是一人手中抱着一方大大的石块,上的前去,几下将那门锁砸开了。

    众人进得库房。

    吴益心中凉了半截。

    邕州府衙的库房当中除却寻常物什,当中摆着数十箱钱。

    是库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