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八章 闹事
    徐茂顿了顿,道:“徐某已是去问过了,邕州冬日也时常有雨,只要先将护城河的沟渠水引出,填平城壕,待得下雨之时再行攻城,便能躲开神臂弓的威力。”

    听得他把话说完,帐中众将都不再出声,只转头看向了李富宰。

    谭宗站在一边,心中又是嫌恶,又是松了口气。

    对着徐茂、郑文祥这等叛族叛国的人,他是不怎么看得上眼的,然则这徐茂不愧是广信军出身,跟在杨奎、陈灏麾下,见识极多,居然当真能得有用的主意。

    而另一边的郑文祥的面色却是难看极了。

    一般是投靠交趾,两人一文一武,都在抢首功,眼下来看,自家是抢不过这个武夫了。

    果然,李富宰哈哈大笑,站起身来,拍了拍徐茂的肩膀,道:“晋人不懂用你,实在是瞎了眼,也是我大越之福!等到攻陷了邕州城,我自会给你向陛下请功!”

    徐茂半低下头,道:“太尉过奖了!徐茂只是说几句话,真正攻城立功的,还是诸位将士!”

    李富宰心情极好,笑道:“待得攻下了邕州城,本官自会据功给诸位请赏!”

    见得神臂弓之威,本来交趾已是士气大挫,方才议事的时候,许多广源州的峒主都是一副坐立不安的模样,更有众将也是人人忐忑,若是没有徐茂这等通晓神臂弓弱处的人在此,他还要花上许多功夫去安抚军心,更要摸索如何才能对付这看起来难以抵挡的神兵利器。

    而今有了徐茂在,交趾军实在是轻松了太多。

    李富宰又夸了几句,才转头看了看帐中众将,点了一人道:“黄末儿,明日起,你且带你族中兄弟去截引护城河之水,待得天降大雨,我等便立行攻城!”

    ……

    等到帐中众将离开之后,谭宗独自留了下来,对着李富宰道:“太尉,前几日城中传出消息,说那陈灏已是数月没有动静,另有一名姓张的都监带了三千兵士出城,眼下算来,城中当是兵卒不过八千。”

    “陈灏此回带得来的麾下副将共四人,应是能顶些用的,还有不到七八个指挥,平日里却也做不得什么大用,并没有几个大将在。”

    他把城中探子送来的情报简单说了一回,又道:“邕州城中那知州倒是十分强势,早早便把城门拦了,许多人出不来,我已是差人送得信进去,想办法挑拨城中乱起来,若是能趁乱把城门开了更好!”

    李富宰听得十分满意,点头道:“城中越乱越好,若是城内城外能里应外合,哪里还怕什么神臂弓!”

    又道:“虽如此,却也不能指望城中内应能成什么事,最紧要还是想办法攻城。”

    谭宗道:“太尉说得是,不过这回的内应中倒是有几个邕州人,因那知州禁绝互市,也断了他们的生路,那些都是两边做买卖多年的,两头都吃,我砸了些银钱,又说将来攻下城后,保他们平安,个个都答应得好好的,想来应当也是能做点用的,只不晓得多有用而已。”

    再道:“当日是说,一旦城门开了,便放引信烟火,响得三声,我等便可攻城,城中必是已经乱了。”

    李富宰便道:“晋人奸猾,多是来骗财骗物的,还是要指望咱们自家安插进去的探子。”

    谭宗点头应是。

    两人又说了一阵攻城事宜,才各自散了。

    李富宰与谭宗以常理度之,自是不会对城中的探子抱有太大的期望。

    两人万万没有料到,这一回自家安插进城的人,居然能当真做成了几件大事。

    邕州州衙之外,横七竖八地摆着百余具身上满是刀箭伤口、血迹尸首。

    ——都是东门白日间出城应敌的阵亡者。

    此时此刻,上千百姓围在州城之外,当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众人聚在一处,哭声、吵闹声,一声大过一声。

    数十名衙役拦在门口,手中持着水火棍,看着外头的百姓在吵闹不休。

    站在最前头的是一个寻常打扮的男子,他看起来约莫四十岁,脸上涨得通红,吼道:“交趾十万兵,咱们邕州城中才这几个人,就这样还要跟着出城去打!怎的不叫他们当官的自家去,偏要咱们这些穷人去送死??敢情咱们的命就不是命,他们当官的命才是命??我弟弟下头三个小儿,而今入得军中,一上阵便把命送了,只得那几个铜板的抚恤钱,他家中妻子谁来养育?都喝西北风去吗?!”

    他话刚落音,旁边就有人跟着喊道:“姓吴的,你莫要躲着了,邕州城上下谁不知晓,若不是你不给交趾同广源州跟我们邕州人做买卖,他们至于要发兵打过来吗?你惹出来的事情,现在要满城人陪着你遭殃,拿别人的命给你收拾烂摊子,你打得好算盘!”

    那男子等旁边的人说完,才复又喊道:“姓吴的!你莫要以为我们邕州人都是好糊弄的!数百条性命,被你一句话便送了死,你夜晚睡觉也不怕鬼来敲门吗?!”

    一面叫,一面又作势要冲进去。

    拦在门口的衙役们十分紧张,连忙将水火棍又竖了起来。

    男子不敢擅动,却是转头对着后边的人叫道:“看啊,姓吴的躲在衙门里吃香的喝辣的,他害死了这么多人,自家却是半点也不觉得对不起咱们邕州人,连个头都不露!”

    他才说完这句话,后头人群当中便有人叫道:“叫姓吴的滚出来!”

    紧接着,便是此起彼伏的声音,皆是要吴益给一个交代。

    场中近千人,虽有老弱妇孺,可过半都是壮年,若是有各街各处的巡铺一个一个好好点一点,很快便能发现邕州城内过半的混混都聚集在此了。

    那男子见叫嚷了半天,里面半点动静没有,转过头又吼道:“乡亲们,这狗官不做声,他不出来,咱们便进去找他!”

    他一发号,登时震天的呼应声便响了起来,那些个阵亡者的家属还罢了,壮丁们却是纷纷往前冲,拼命地要往衙门里头挤。

    d看小说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