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五章 斥责
    建议今天这两章跟明天的更新一起看……

    ===www16xz 一流小站首发

    邕州前衙之中,吴益正阴沉着脸坐在交椅上,瞪着眼睛对立在下头的几个军官斥道:“你们是白吃的朝廷俸禄吗?怎么领的兵?不会打,难道不会跑?!八百人带得出去,只剩得两百多回来,居然也好意思来我这一处请罪!”

    他还在骂着,却见得一名吏员匆匆行到了门口,一副想进又不敢进门的样子。

    那吏员见得吴益看过来,连忙跨进了堂中,躬身禀道:“知州,外头有百姓聚众……”

    不用那吏员过来回禀,吴益也知道外头有百姓闹事。

    他眼下就坐在前衙,外头的哭声与嚎叫声这样大,除非聋子,又怎么可能听不清。

    吴益皱着眉头道:“衙役都干什么去了?衙门是什么地方,怎么能由着这些不懂事的百姓来胡闹?”

    又道:“李都监呢?这种事情不去回他,跑来找我做甚?这该是来问我的事吗?样样都来找我,要你们来做什么?!”

    吴益自恃身份,虽然性格刚愎,却从来不会训斥吏员,对于他来说,吏员身份低微,并不值得去骂。

    可这几日不知道是被交趾攻城给刺激了,还是被平叛军的无视给气过了头,此时竟对着一个小小的胥吏发起脾气来。

    那小吏低着头,不敢回话。

    外头少说聚集了也有数百人,把衙门的大门处堵得死死的,百姓群情激奋,一个不小心,便要闹出乱子来。

    吴益是闽地人,做官之后,只短暂外任过两三轮,其余时间都在京中。

    他才来邕州大半年,平日里只在州衙当中坐着,偶尔出去宴饮踏青,对于本地民俗,说一句一知半解,已经是抬举他了,可这吏员却是邕州人,对当地民情的了解远远超过吴益这个知州不晓得多少倍。

    邕州除却汉人,也有土人、侬人、壮人等等,人口复杂,往往一族同姓几十上百人群聚而居,四世同堂、三世同堂常常得见,宗族势力极大。

    州城百姓常起冲突,一个处理不好,便不是一户人家的事,而是牵扯到一族人,闹得厉害了,往往东扯西扯,姻亲夹着邻居,邻居合着友人,能扯出几姓人家,上千人。

    几个人闹事,不用理会,几十人的闹事,也好解决,可几百上千人的闹事,便不能等闲视之了。

    以吴益的身份官品,自然能不把这个阵仗放在眼中,可在州衙其余官员看来,却是极为棘手。

    外头的事情早早就报给过李逢年,可眼下的局面,根本不是李逢年一个都监就能处理的——数百具尸首被摆在地上,血腥味浓得一条街外头都闻得到,哭闹声更是震天,若是没有知州吴益发话,他怎么敢自己擅自处置?

    从前闹事闹成揭竿的事情,邕州城内,又不是没有发生过!

    当真出了事,吴益一个高品士大夫,最多罚铜延磨勘,了不起发配到其他州县,过个一年半载,转回京城,又能做他的高官,可李逢年却是一辈子也难以翻身了。

    那吏员不敢说话,却也不敢走,只原地立着。

    吴益正在气头上,哪里有空去管州衙外头这些刁民,喝道:“你还站着作甚?”

    那吏员小声道:“知州,外头数百人围着,还有几百具尸首……他们都说,要问衙门求一个说法……”

    吴益皱着眉毛斥道:“哪有打仗不死人,来要什么说法?!居然还敢举尸闹事?眼下交贼就在城外,他们不思抗敌,居然还在此处围着添乱,李逢年不趁早把人抓起来好好审问一番,居然还叫你来问我!这都监是他做的,还是我来做的?!”

    一面说着,一面站起身来,令道:“把李逢年给我叫过来!”

    竟是连续两回直接称呼了一名州官的姓名。

    那吏员只得退了出去。

    李逢年就是不想见吴益,才叫吏员居中传话,谁料到到得后头,还是要自己上,万般无奈之下,还是老老实实进了公厅。

    吴益没有说其余的话,直接道:“外头总共多少人在闹事?”

    李逢年答道:“之前粗粗点过一轮,已是有五百多人,此时想来应当不止这个数目了。”

    吴益厉声道:“闹得这样大,你一点都没觉得有什么蹊跷吗?”

    李逢年无话可说。

    吴益又道:“世间哪里有这样大胆的百姓?反了天了!若说其中无人煽动,怎么可能敢举尸而来?你自带了衙役,把跳得最厉害的好好审问一番,看其中是不是有交趾奸细作祟,意图惑乱州城。”

    李逢年才因前两日西门被围一事被吴益教训过,此时听得对方这样说话,实在是觉得无奈至极,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咬牙道:“知州,外头而今少说也有六七百人,如今留在州衙之中的,不过二三十个衙役,前衙、后衙都是百姓,摆满了尸首,光靠衙门里头的人手,实在难以制服,再一说,想要去厢军过来,也得有人先出去调兵……”

    吴益的眉头皱得死紧,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逢年答道:“眼下只能先把门外的百姓打发走,若是他们其中当真有交贼奸细,一旦被煽动起来,冲进了州衙,而今衙门里头人手太少,怕是连护卫都难以做到……”

    吴益冷冷地看了李逢年一眼,道:“这种情况如何处理,你一个都监,难道还要我来教吗?”

    李逢年的脸涨得通红,一句话也不知道怎么回。

    吴益已是又道:“你也是朝廷命官,什么事情都要我手把手教着做,还当什么都监?”

    他还在教训,外头的哭闹早一声大过一声,更有模模糊糊的质问声,如同山崩海啸,明明隔了不近的距离,却仿佛要把屋顶的瓦片都掀起来一般,听得人心惊胆战。

    吴益越听越觉得不对,对李逢年命道:“这事情必定有诈,哪有百姓敢这般闹事?你且出去料理了,再来同我说话!”

    李逢年无奈之下,只得退了出去。

    他才走到一半,忽然又被吴益叫住了。

    吴益道:“等等。”

    他说完这话,停了一息功夫,才对着立在下首的几名官员问道:“今日谁人领兵出城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