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二章 扑面(补更)
    邕州里头就那几千兵,虽然有陈灏,也已经差不多死透了,至于从前那个令能止交趾国小儿夜啼的杨奎,早闷在坟头里,骨头都能拿来敲响鼓了,还怕个屁!

    邕、桂两城的富庶,交趾上下皆知,眼下说是做援,其实就是攻下城后进城占场杀掳,白捡好处的事情,谁人不想要?

    想到邕州城中的金银、美女,有一两个副将甚至都忍不住舔起了嘴唇,争先恐后地插道:“太尉,末将愿往!”

    争战声不绝于耳。

    另又有人急道:“太尉!我莲子峒可是事事听从太尉交代,太尉说一句要打钦州,我等便跟着来钦州,说一句要打廉州,我等便不要命地打廉州,却从不得安排什么正经事情来做,如今到了邕州,你可不要把我等忘了才好。”

    李富宰寻声望去,果然说话的乃是莲子峒的洞主,名唤黄末儿的便是了。

    李富宰此回领兵北上,带的除却交趾国中将领,另有广源州的数个峒主,其中带兵人数最多,势力最大的一个,便是这个黄末儿。

    他一时心中隐隐生出几分后悔。

    还是前些年被杨奎打怕了,总以为大晋坚不可摧,谁晓得却是这般不堪一击。

    早知如此,哪里需要什么广源州的配合。

    眼下人这样多,不但没什么用,广源州中山民桀骜不驯,不服管教,常常不是违军纪,便是四处乱窜,同交趾正经将领抢功,倒不如不要他们跟着来,到时候打完了大晋,回程的时候,再顺便收拾了广源州的七十二家洞主才是正经。

    不过此时再想这些,已是没什么意义。

    他只扫了那黄末儿一眼,呵呵笑道:“自是有你的差事。”

    一句话便把此事略过了。

    入城驰援的差事何等肥美,怎么可能给广源州的洞主。

    李富宰看了一圈自家带出来的亲信将领,点了三四人,各自分派了差事,令道:“你等各领两千兵,只要一见得前头攻上了城门,便跟着上去。”

    众将领命而去。

    分派过差事,李富宰带头往前走着,好要看清楚些自家兵士攻城。

    谭宗跟在一旁,奇道:“邕州怎的还不闭城门,难道是要投降了?”

    众将哈哈大笑,你一句我一句地附和起来。

    “晋人都是些孬种,不用打,自家就会投降,上回在钦州的时候,我见得那军将身上血淋淋地站在城头,还以为他要作甚,谁晓得那人把一个人头用竹竿子一挑——竟是自家把守城的州官给杀了,降得比狗还快!”

    “太尉带兵而来,所向披靡,晋人自是望风而降!”

    “我大越十万大军,区区一个邕州,如何能敌!”

    李富宰听着手下此起彼伏的马屁声,虽然没怎么认真过耳,却也并不觉得众人说的有什么不对,只脸上笑着,加快了脚步往前走。

    寻常弓箭的射程不过百步,只要不走得太近,便不虞被伤到。

    谭宗跟在一旁,也笑道:“看看元理这一回要打多久,若是快,还能在邕州城里头吃个夜伙!”

    “若是今晚能进得去,便是吃不得饭,能寻个好去处睡一觉子也好啊,军中那些个又老又丑的,我是受够了!”有人跟道。

    众人更是一阵震天的大笑,时不时还有人交换着心知肚明的笑容。

    李富宰难得地回头道:“若是今日攻进城中,谁捞得什么,各凭本事!”

    众将顿时如同炸锅一般,议论纷纷,场中一片欢乐之声。

    谭宗指着远处道:“邕州收吊桥了!”

    “居然真敢打啊!”有人笑嘻嘻地回道。

    又有人道:“哎呦,他们射箭了!”

    “看来陈灏是真死透了,如今谁人守城?难不成是那姓吴的知州?”

    “定然是了,隔得这样远,怕不有两百多步罢?从城墙上头射下来,那箭矢早没了力道,拿来挠痒痒,老子还嫌不带劲呢!”

    又是一阵大笑。

    “好似那知州是个没打过仗的文官!”

    “邕州有官如此,实是我大越之福,也是太尉之福啊!”

    众人说得嘴响,人人脚下都不带停的,只跟着李富宰往前走,一面还不忘发表着羡慕——

    “便宜元理那小子了。”

    “从前我攻城的时候,怎的就没遇到过这等隔着两百步就射箭的傻子!”

    ***

    此时此刻,便是就在阵前的元理也觉得自己捡了大便宜。

    他是交趾国中的老将了,从前也同大晋交过许多回手,与杨奎正面相交过,靠着十分的运道,堪堪捡回一条命。

    换做是从前的他,定然不会相信有一天打大晋的时候,会像今日这样轻易。

    钦州、廉州几乎是毫不费力便被人拱手相送,眼下到得邕州,听得探报,里头只有数千兵力,陈灏已是重病,剩得一个没打过仗,只会挑事的知州。

    元理领了两千兵,再有左翼、右翼各一千人,足足四千兵力,后头更有十万大军作保,撵着大晋的兵抱头鼠窜。

    邕州城外少山岭,多是旷野,寒风一刮,便叫人瑟瑟发抖。

    然则元理却是全身透着热气,兴奋得直冒汗。

    五百步。

    四百步。

    三百步。

    眼见离邕州城下越来越近,元理“唰”地一下拔出腰间得李太尉赐下的宝剑,将那剑高高举起,大声复述着方才听来的承诺,喊道:“儿郎们,给我冲啊!太尉说了,头一个站在邕州城墙之上的,得钱千贯,封知事!”

    又嚷道:“进得城中,金银有了,女人也有了!”

    兵卒们嗷嗷叫着往前冲。

    元理一面挥舞着手中的宝剑,一面大声怂恿着兵卒攻城,待他抬起头,正要交代手下从哪一处开始搭竹梯子,却见邕州城下的吊桥一点点被拉了上去,城墙之上忽然露出密密麻麻的人头,紧接着,万千箭矢破空冲出,往自家军中射来。

    他并非新手,乃是经验丰富的老将,只稍微估量了一下此处与邕州城门的距离,便放下心来。

    还有两百步。

    这样远的距离,居然也敢射箭?

    守城的将领得有多蠢?

    “这箭射不过来,也射不死人,都不用躲,给我冲啊!”

    元理转过头,大声叫道。

    他挥着手中的剑,正要再说几句话,却见得身旁的一个亲兵面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张大了嘴巴看着自己。

    元理还未反应过来,张开嘴,一个“冲”字正要真正冲出喉咙,忽然听得耳边一下极为尖细的声响。

    他连忙回过头,只见一根箭矢如同闪电一般,直直朝着自己的面门劈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