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八章 守城
    

    交趾军中,副将谭宗眯着眼睛站在军中,远远望着两军对阵,心中满是疑惑。

    邕州城这是在搞什么?

    他还没有说话,便听得后头一阵人声,转过头,却是辅国太尉李富宰带着一群将领走了过来。

    谭宗连忙上前相迎,口中先唤了一声“太尉”,正要说话,只听李富宰开口道:“怎么还不攻城?”

    谭宗便指着前头正在对仗的两军道:“邕州城中派了兵出城,眼下在城外战着,不知其中有什么阴谋。”

    交趾人丁黝黑瘦小,五官大多扁平,可李富宰却是与众不同,哪怕是按照晋人的审美,他的相貌也已经能够称得上英俊,身量也比寻常交趾人高上一个头,身上带着久居上位的官威。

    不知内情的人,哪怕是绕着他仔仔细细看上数遍,也不会发现,这一位在交趾李氏王朝中已经称得上是一手遮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辅国太尉,乃是一名宦官。

    李富宰出身武将世家,他原名吴俊,其父乃是一名太尉。

    他少时便“姿貌扬逸”,又善骑射,通兵法,承父荫之后,自愿净身成了太监,入宫单位侍卫及黄门袛候,后来晋升做了太保,当过暗访使,帮着李朝镇压过芒族动乱,并征讨过占城,算得上是交趾国中数得出来的武将,以足智多谋,骁勇善战著称。

    这一回能叫李氏王朝主动攻打大晋,李富宰“功不可没”。

    他带兵扬帆北上,先下钦州,再下廉州,不过寥寥数日,便连下两城,手下兵卒在两城之中又烧又杀,又掳又掠,连个像样的抵抗都没有遇到,沿路行军而来,更是像烧红的刀子切猪油一般,丝毫不费力气。

    眼下见得邕州城中派了数百兵士来拦,李富宰只略停了停,便道:“攻城罢,邕州城内不过几千兵力,陈灏病得只剩一口气,眼下爬都爬不起来,说不准明天就死透了,剩下一个吴益,几个零丁的指挥,而今我等十万兵,还在这里担心什么阴谋?”

    得了李富宰一声令下,谭宗也不再迟疑,立刻便下令攻城。

    交趾左翼兵力倾巢而出,往邕州城门涌去。

    ***

    顾延章与王弥远二人立在城墙之上,很快便看到了交趾营中的动静。

    虽然隔得远,可两人都不是第一回历战,自然看得出来那是大军出击的架势。

    城下终于开始鸣金收兵。

    这一来一回,不过是半个时辰,两边也只是草草对射了一回,并没有怎么真打,可见得邕州城中的兵卒一路仓皇地往后退,被交趾追得损兵折将,丢盔弃甲,顾延章实在是一口气堵在胸口,憋得不行。

    吴益竟然当真下了这样的命令……

    在兵力如此吃紧的情况下,依旧坚持调城中八百兵士于正面迎击交趾……

    这一位吴益吴知州,当真不愧是“清流御史”出身。

    他难道以为如今还是数千年前的列国征战,君子对垒,你我回合相击,阵前还要派出大将比一番武艺,再行掩杀,如若形势不对,只要挂了白旗,便能全身而退,敌军绝不会追击吗?

    北门城门上站着的除却潭州的荆南厢军,还有数百打过交趾的广信军精锐,此时看着远处两军相对的景况,再看到蚂蚁一般的人头朝邕州城而来,泰半人的脸色都不对了。

    城中算上禁军,厢军,并才刚刚招募的壮勇,也不过勉强凑齐了三千人,分到四个城门,一处连一千人都不够,哪怕加上平叛军,也不到三千。

    以交贼的兵力,便是用人头来叠,都能直接冲上城来。

    吴益分派到此处指挥守城军的乃是一名张姓指挥,此人见势不妙,匆匆上得城墙而来,寻得王弥远道:“王军将,我麾下兵士被拦着不得回城,能不能借我三五百兵帮着做掩护,把人救得回来!”

    他满头满脸皆是汗,头发、汗水糊进眼睛了,也来不及去抹,急得嘴皮都干了。

    吴益坚持要出兵,王弥远懒得理他,自是只能从邕州守兵中抽调。

    这张指挥手下统共也就只有不到一千的兵力,他是邕州州衙属官,不能违背知州的军令,只能依言出兵,此时辖下兵丁在外头被阻着回不得城,拖一刻,便要死更多人,哪里还待得住。

    兵卒的死活,吴益是不会去管,张指挥却是做不到,他懂得这时候去找旁人无用,只有来寻王弥远。

    王弥远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道:“你麾下兵丁是人,我手下儿郎也是人,此时城外如此景况,给你带着领兵去救人,绝无可能。”

    他此话说完,对方的脸刷的就白了,一副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的模样。

    王弥远却是没有理会他的表情,而是转头看向顾延章,问道:“勾院,下头此时还有多少战马?”

    广南多山岭,无论大晋南征也好,交趾入侵也罢,基本都是步兵,少有骑兵。

    邕州城中马匹并不少,战马却不多,大部分还都是平叛军由北地带过来的。

    顾延章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想了想,道:“此时便要用的话,只能有两百匹得用。”

    王弥远抬头一看,见交趾大军已是越发逼近,知道不能再耽搁,他转头看了一下,眼下城墙上头除却顾延章,便是那张指挥,另有自家的几名副手。

    他只犹豫了一下,便对着顾延章道:“我自领兵去救人,待得把人带回,城门戍卫之事,还请勾院担待两分。”

    却原来方才那一句“绝无可能”,是不相信张指挥带兵的能力,此时自家上了。

    顾延章点了点头,转头召来一名亲兵,道:“去给将士们备马。”

    那亲兵飞也似地领命而去。

    王弥远又对着那张指挥道:“若是事有不妥,何时关城门,你可有分寸?”

    张指挥本已绝望,不想却听得王弥远如是说,哪里还有半分意见,忙道:“我自知晓!必不会出丝毫闪失!”

    简单交代了几句之后,王弥远从城墙上点了两百精锐,带着那张指挥下了城门。

    减去了王弥远带走的两百精锐,并张指挥那八百兵卒,另有在后头准备辎重兵械的,此时城墙上只剩不到一千人,大半都是潭州来的荆湖厢军。

    顾延章看了一眼远处漫天的交趾兵,并他们的攻城木梯,再看一眼城墙上的人手,只琢磨了一会,便回头交代道:“去把车上的神臂弓都取来。”

    既是头一场,就打痛一点,这样才能拖得更久。

    


    本书来自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