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七章 迎敌
    营中的探报并未出错,次日未时,李富宰与谭宗两路兵马于邕州城外相会,兵临城下,不做任何休整,便拟要趁势攻城。

    双方兵力实在是太过悬殊,邕州城中,半点不能匹敌,王弥远等几名副将已是指挥平叛军彻底撤入城中,与数千邕州守兵一道分城门戍卫。

    王弥远协助驻守北门,此时此刻,正与前来查看后勤的顾延章清点此处的军械、辎重,防备交趾落地攻城,守城兵械、人力却跟不上。

    两人站在城墙之上,正说着话,却听得长长地“嗡”了一声,本该紧闭的北门城门居然从内而外地被打开了。

    王弥远听得声响不对,扶着城墙往下一看,只见数列兵士分别持弓、矛、盾、长枪鱼贯往外涌出,人头源源不绝。..

    他登时脸色都变了,冲城下叫道:“谁人开的城门!都他娘的疯了吗?!”

    邕州城墙接近四丈高,此时北风呼啸,饶是王弥远中气十足,然而才张开口,声音一发得出来,便被风给扑回了嗓子里。

    下头的兵士听得上边含糊有人喊话,纷纷抬头回望,却被后头的军鼓给催着往前行。

    不多时,十来列兵士已是在城门下列齐了队。

    顾延章见得此景,皱着眉头唤来一名亲兵,正要叫对方去问话,却忽得一个小兵喘着气冲得上来,叫道:“军将,勾院,知州通令要开北门迎敌!”

    二人还未来得及说话,邕州府衙中的一名州官已是上得城墙来,把头一昂,大声道:“秉知州令,已开了北城门,趁交贼兵疲,我军正好迎面击之。”

    又道:“知州请调王军将麾下三百兵士,并我城中八百兵士,足兵一千一百人,此回全由王军将统领,共迎敌军!”

    王弥远听得莫名其妙,问道:“什么叫‘共迎敌军’?知州命我此时去迎敌??”

    那州官从袖中抽出了一份盖了邕州州衙大印的文书,张得开来,捏于手中,举在王弥远眼前,道:“军将,此乃知州亲令。”

    王弥远冷嗤一声,也不给吴益面子,脱口骂道:“他莫不是脑子有病!”

    又把那文书一揉,抓在手中,指着远处隐隐约约的交趾兵,道:“叫他莫要在州衙当中缩着,来此看看,交贼少说也有数万人,叫我领着一千人手,去‘迎面击之’?他难道是嫌城中人太多了,粮米不够,想要少养些人口?”

    那州官脸色一窘,却又很快回过神来,恼道:“军将好歹也是多年领兵,怎的连半分兵法都不知晓!知州又不是叫你等正面与数万交贼相抗,只是他熟知军情,知晓交贼连续攻打钦、宾两州,又跋山涉水来袭邕州,必定已是兵疲力竭,此时城中派兵迎敌,乃是给交贼‘当头一棒’,王军将带得兵出城,只消‘见好就收’便罢,难道当真指望你大败交趾?!”

    王弥远听得冷笑,也不理他,只把手中那揉成一团的文书掷在地上,虽说未有踩上两脚,厌恶之色却已是溢于言表,道:“怕是要叫吴知州失望了,我官小力微,只会守城,不会用一千兵士迎数万敌军,你既是这样知道吴知州心思,不妨自家带兵出城,去‘见好就收’罢!”

    王弥远向来性格沉稳,极少当面不给人台阶下,此回一则是当真恶心到了,二则是为了表态,无论说话还是行事,都已是难得地决绝。

    那州官见得被扔在地上的文书,面色十分难看,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站在当地,一时竟沉默下来,片刻之后方才咬牙道:“军将这是不把知州军令放在眼中?”

    顾延章一直立在一旁,听得此人一口闽州腔,已是知道其来历,便对着王弥远微微摇了摇头,仿若闲话一般插了一嘴,道:“知州忧心百姓,上心军情,自是难得,只这州府衙门出的军令,拿来同邕州城中的军校说话,倒是并无毛病,用来同平叛军中的王军将说话,却是有些冒昧了。”

    又道:“若是知州当真想叫王军将出城迎敌,不妨去请陈节度军令罢。”

    他语气十分淡定,话里话外,全然不把吴益的军令放在眼中。

    顾延章与王弥远两人一唱一和,把那州官气得打仰,因转头一看,城墙上不是广信军中兵士,就是荆湖厢军兵卒,全是王、顾这一边的人,自家只得两个随从跟在身边,还是站得远远的,缩着头,屁都不敢放一个,半点用处都没有,自是拿面前二人没办法。

    那州官弯腰捡起那一团被揉得皱巴巴的文书,把袖子一甩,“哼”了一声,转身下得城去。

    待得此人不见了踪影,顾延章与王弥远的脸色才一同难看起来。

    王弥远低声道:“再叫他这般上蹿下跳,迟早要闹出事来。”

    他没有指名道姓,顾延章却立时知道了这话中说的是谁。

    两人一同沉默了片刻。

    陈灏一日不好,压不住吴益,城中就一日不宁。

    吴益官职太高,资历太深,然则军事涵养却又太差,半点做不得用不说,还爱指手画脚。往日也算了,不遇上大事,实在也不会惹出什么乱子,此时有交趾兵在外,再给他这样搅和,一个不小心,满城军民都难逃劫难。

    眼下八百守城军结成队列,等在城门之下——他们是州中编制,无论王弥远也好,顾延章也好,都没有指挥的资格,此时哪怕想叫人撤回城中,也不得。

    城门守兵乃是邕州兵士,王弥远只能做驰援,不能命令,他们要开城门也好,要关城门也罢,旁人都无法置喙。

    只要吴益似今时这般把着城中军政大权,平叛军中便是有多少手段,也使不出来。

    两人没有再就这个问题继续往下说。

    再说下去,就没办法收场了。

    顾延章再三确认过了此处民伕、军械等物,正要去往东门,却听得下头一阵呼喝声、脚步声,紧接着,整齐的冲锋声传得上来。

    他与王弥远对视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连忙几步跨到城墙边上往下看,果然远处铺天盖地的交趾兵潮水一般向邕州城涌过来,而城门处的兵卒也在一名邕州守将的指挥下冲了出去。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