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六章 敌至
    “留几个活口问话!莫要全杀了!”

    王弥远身披甲胄骑于马上,勒住缰绳,对着前头的兵卒大声叫道。

    探子毕竟只是探子,仓促之间,他们得来的情报往往有限,真正有用的东西,许多时候还是需要打上一回,才会更清楚。

    他今次便是领着两百兵士来探交贼虚实的,果然才行出小半日的路程,便撞上了交趾派来探路的前锋。

    双方甫一交手,王弥远就觉得有些不对起来。

    他在广信军多年,对交趾兵十分熟悉,一般来说,前锋都会是精锐,可这一队兵卒,实力实在是有些偏弱。

    二百对数十,己方又是精锐,对方只是寻常兵士,打起来就不那样紧张了。

    王弥远不再上前,只缀在后头,一面吹着冷风,一面看着场中形势。

    不过才离开广南数年而已,他已经有些不太适应此地的冬日。

    山林里是深入骨髓的湿冷,寒风混着湿气吹在人脸上,不像刀割,却像针扎一般,带过来一股他已经很久没有闻到的血腥味。

    半个时辰之后,这一场小小的对仗终于有了结果,从山道到陡坡处,横七竖八地倒着数十具交贼尸首,有的身上插着长枪,已是一动不动,有人身上插着箭矢,还在微微地挣扎着呼痛。

    远处,几个身形矮小的人飞快地往后头逃窜。

    不需要王弥远下令,早有兵卒追了上去,一刻钟之后,逃跑的人已是被一个不落地抓了回来,一一按倒在地上。

    在广南打了数年的仗,又戍卫了很长一段时间,王弥远多少也会些交趾话,不用向导帮忙,便把脚踩在其中一个交趾兵的肩上,亲自审问道:“你是谁人麾下,帐中多少人,此行将领为谁?”

    寒风中,那兵卒满头是汗,张了半日的嘴,还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口。

    王弥远没空跟他废话,手起刀落,对方还未反应过来,“扑通”一声,脑袋便落了地,溅了地上一小滩的血。

    见了这缠绵,不用他再问话,一旁几个交趾兵便争先恐后地叫了起来。

    “我是广源州溪洞的,洞主是黎德!”

    “我们峒中来了七百多人!”

    “将军,在钦州同宾州胡来的都是交趾人,我们溪洞的可什么都没抢,火也不是我们放的!”

    “对对对,我们是被逼着来的!”

    几个小卒交代得很快,可惜知道的不多,大都是半猜半蒙着说的,有些王弥远问的问题,他们明显并不知道,但是都胡掰着答了。

    王弥远对广南很熟,听着那几人的答话,自家就拼凑了出来大体的情况。

    此次交趾乃是兵分两路,由辅国太尉李富宰为首,取海陆北上,将领谭宗则领军数万,与李富宰分道而行。

    全军号称二十万,沿途广发《伐晋露布》,沿途宣扬“晋主昏庸,不循圣范”,又说交趾“要扫腥秽之污浊,歌尧天享舜日之佳期”,大批大晋挑衅兵事,禁绝交易,邀了广源州中数百洞主一并入侵。

    广源州本来就是墙头草,无事时也要来大晋边境跟着混点秋风,此时听得交趾说杨奎已是死了,据说才来邕州数月的陈灏也病得快死了,只剩下些残兵败勇,邕州、宾州、钦州等等南边十来个州县,加起来都没有一万的兵力,而邕州城中也有知州一心要开边事,时不时就带兵操演,一看就是准备要打仗的样子。

    广源州中各家洞主一商议,想到近期却是邕州动作很多,又兼前一阵子徐炯的事情,越发叫他们觉得与其等着大晋打交趾的时候把自己也给收拾了,倒不如主动出击,跟在李富宰后头,还能捡点便宜。

    因交趾李、谭两人只辖制麾下,并不直管广源州中兵卒,只分派事情给他们做,少不得便松散许多。

    面前这一队溪洞中的散兵本也该跟着大军赶路,也不晓得什么原因,却是脱了队,并不是什么精锐前锋,是以知道得也不多。

    王弥远问完了话,却是懂得这几人说的话中多少有诈。

    广源州峒中的土兵趁势烧杀掳掠的事情,从前实在是数不胜数,眼下说不出为甚会脱队,可看他们身上背的,怀里揣的,另有后头两匹驴子,几匹马上吊着的东西,全是细软、鸡鸭,分明是才抢了左近村中人的东西。

    他也不同这几人废话,把人丢给亲兵,自家翻身上马,按着他们指的方向往一边的半山腰爬去,想要看看此处十分能瞧见交趾大军的行军情况。

    等他回来的时候,战场已经打扫得七七八八了,近百具尸首便被拖到了林中就地掩埋,只是邕州左近的小道多是泥土路,道路上依旧留着一大滩一大滩的鲜血。

    王弥远把手上的长刀重新插回了腰间的刀鞘中,分派了一队人马把后头的细软、驴马都按着地方送回去,才重新整队回营。

    纵然身后都是广信军中曾经在广南多年征战的骁勇,身下也都跨着马匹,他依旧不敢在此处多行停留。..

    这一阵得到的探报十分频密,然则与交趾兵力上的预测,却是各有不同。

    有探子回报,交贼自称举兵三十万。也有探子回报,说交趾不过三四万兵力而已。

    听得方才那几名广源州中的土人报数二十万,王弥远心中大概也有了个数。

    广源州中大半山峒皆已依附交趾,按着溪洞七八百人来算,其余各峒增增减减,少说也有二三万人,加上交贼,若说总共没有十万兵力,实在是有些自欺欺人了。

    王弥远略有些紧张。

    他行军打仗是个谨慎的性子,便是杨奎也曾夸过他一个“稳”,眼下算了一回己方兵力,再对比了一下交趾那一处的兵卒数量,再想一想邕州城中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吴益,如何能放得下心来,便催马快行,急急赶回了城外营中。

    回到营地的时候,几名副将皆是在帐中议事,见得他来,旁的也不说,其中一个直接道:“交贼离此只有三十里,李富宰领兵,谭宗副帅,另有广源州中数万兵力,应是有十二三万人马来袭,当是明日就要到了。”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