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5番外 赣州行 下
    依旧日常向感情戏哦,不喜欢的亲可以跳过~

    祝大家新年快乐,红红火火:)

    ===

    两人分食了两串烤羊腿肉,略垫了垫肚子,便开始做饭。

    因一大早就开始顶着烈日赶了大半天的路,哪怕缓了这一阵子,季清菱面上被晒出的微红依旧没有全然消下去。

    她自己倒没觉得有什么,只顾延章看在眼里,实是心疼得很,便道:“给你煮个汤润一润好不好?”

    季清菱着实没见过顾延章正经做饭,此刻听了,只觉得新鲜,笑道:“好呀。”

    又把身子挨了过去,凑头一看,问道:“五哥要给我煮什么汤?”

    她眼角笑得弯弯的,因为夏日赶路,两颊好容易养出来的肉也瘦了回去,巴掌大的脸上双瞳黑如点漆,又在这半昏半暗的厨房里头,越发衬得面庞灵动俏皮。

    顾延章手中原本拿着刀在切肉,低头看见季清菱的脸,一时都不晓得自己要做什么了,下意识地把菜刀放得远了,低头亲了上去,又将嘴唇轻轻贴上了身旁人的上眼睑。

    两人贴着站了三两息的功夫,各自挨着微笑,过了好一会儿,才复又分开干活。

    顾延章见季清菱想要洗锅,便拎了几个碗碟出来,一时打发她去洗碗洗筷,一时安排她去一边串羊肉,硬生生没让碰刀碰火,过了小半个时辰,居然当真收拾出一锅汤来,又炒了三两个菜,低头一看,小家伙坐在小几子上,围在特意分出来的一圈火边,转着几根羊腿肉,正满脸认真避着火,好似担心那肉不小心就要被烤焦了一般。

    他微微一笑,轻声唤道:“清菱。”

    季清菱“嗳”了一声,抬起头等着他说话。

    顾延章就指了指一旁的桌子,道:“再烤就多了,去那边坐着等我。”

    又道:“外头风也大,这油灯太暗,怕过去要看不清楚,把汤菜都洒了,咱们在里头吃罢。”

    季清菱自是没有什么意见,她老老实实歇了下来,把肉拢一拢,放到盘子里,果然过去坐着,把桌子上头原本的剩饭剩菜挪到了一旁,又摆了碗筷。

    不多时,果然顾延章拎了一个大碗过来,里头腾腾冒着白气,当中的汤色像茶汤一般,看起来要比茶汤浓一些——原是草菇汤,其中切了些腊肉进去。

    另有一盘素炒三白,三白是白崧菜、白草菇、白萝卜,又把鸡蛋打碎,混着切的细细的腊肉一并煎了。..

    几个菜都是乱搭,但是混在一处煮熟了,竟然也香气扑鼻。

    季清菱看得肚子越发饿了,正要拿勺子来装汤,想了想,问道:“这驿站里头的人若是一直不回来,那小孩子吃什么?”

    顾延章便道:“你拿个碗盘给他盛点出来,我带出去给他罢。”

    季清菱果然拿了一个大碗,下头按了紧紧的白饭,又把菜都拨了点出来,另盛了一碗汤,寻个篮子装了,给顾延章提了出去。

    过了一会,顾延章复又回得来。

    季清菱见他两手空空,知道那小孩是收了,便也放下心来,问道:“那两人回来了未曾?若是没有钥匙,咱们今晚住哪里?”

    又道:“雨好大,风也大,这个天气,怕是难赶回来了。”

    顾延章便道:“无事,若是人不回来再说。”

    说着给季清菱盛了碗汤,笑道:“我胡乱煮的,幸好这菌菇本来味道也好,用腊肉提了鲜香出来,倒也还能吃一吃。”

    季清菱接过去喝了一口。

    草菇是新鲜的,还带着点草木青香之气,腊肉应当乃是自然风干,没有用烟熏,自带着一股肉香与咸香,汤很清,非常鲜美,喝进去整个人都很舒服,有种惬意的感觉。

    此时外头的雨还在下着,院子外头有几棵大树,被狂风吹得枝叶乱摆,雨水哗啦啦地往下落,天是真正黑了,外头伸手不见五指。

    季清菱坐在这小小的厨房当中喝着汤,只觉得风从外头灌进来,混杂着潮湿的水汽,把暑热都带了出去。

    明明只是在一个陌生的斗室之中,她竟然莫名地觉得安心,不由自主地抬起头,却见对面的顾延章正神色柔和地看着自己。

    一瞬间,她想起了一个词,叫做“春风拂柳”。

    此时仿佛五哥就是那春风,自家变成了柳梢,一颗心被吹得微微晃动,给风托着在空中打了一个小小的转,又一个小小的转,晃来荡去的,却始终被包裹着,

    明明更亲昵的事情也不知道做过多少,也曾经极羞涩地肌肤相亲过,可此时,季清菱却有了一种淡淡的郝然,只觉得整个人甜丝丝的,只想微笑。

    她低头喝了一口汤,似乎在掩饰一般,小声道:“下回我给五哥煮汤喝。”

    顾延章微笑道:“我却是不想你这一双手用来洗菜煮汤……”

    季清菱一怔,问道:“那该洗什么?”

    顾延章眼中含笑,道:“洗洗我就挺好的……可以慢慢洗,细细洗,煮一煮也没关系,只留意火候,别把我煮过了就好,总归是不嫌弃的……”

    季清菱忍不住啐了他一口,恼道:“你有没有个正经,在外头胡说些什么!”

    顾延章笑道:“又没有旁人,就咱们两个。”

    又拿那等略带了些意有所指的话来撩,说得季清菱恨不得饭也不吃了,只想把这家伙扔进一旁的火堆里烧成烤肉吃掉算了。

    两人喝了汤,才互相夹了菜吃。

    顾延章炒菜是随手炒,做出来居然有几分样子,吃进嘴里,萝卜是清甜,草菇是鲜甜,白崧菜脆生生的,白白中带着绿,吃着十分清爽。又有那同腊肉碎一起炒的鸡蛋,实在是香喷喷的。

    季清菱搭着吃了一大碗饭,等到顾延章放了碗筷,便一齐收起来,待要去洗碗,却被对方拦了下来,还不忘口中补道:“我来洗,你那手留着洗旁的。”

    季清菱几乎立刻就醒悟了过来,红着脸小声啐道:“你这人心眼怎么这么坏!一点良心都没有!”

    顾延章听得直笑,却是低下头亲了亲她的脸,复又道:“我是真没良心,整个心都给你了,哪里还有什么良心剩下来。”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