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四章 告状
    县尉并不是管库,真正论起来,库房也好、常平仓也好,其实都不是他的直管,而是由他下头的官员统算了数目上报过来。

    更何况这两处寻常都是账目、库房半旬一清点,一旬一上报,此时距离下一回清点还有好几日,压根没有到时候,是以张县尉自然也不可能立时报的出来。

    不单他报不出来,只要认真发问了,堂中所有分管各处府库的多半官员都报不出来——这些数目,对于众官来说,只是誊写在纸页上上报的一行行字迹,他们每日要处理的事务并不少,分不出太多力气来关心这些。

    其实真正论起来,哪怕是先前吴益问的那一件招募壮勇的事情,那官员也只是在空口诓骗而已,短短的数个时辰,压根来不去交代分散在州城四方的下官胥吏——半夜三更的,邕州城中正在宵禁,谁都不可能生得出这样多的令牌,叫人漏夜一一去通晓手下人。

    吴益只要多追问一句,叫对方此刻把拟好的文书给拿过来,当即就会露馅。

    此刻张县尉被这般逼着站去了一边,堂中文武官员难得地一般心情复杂起来。

    文官们又是庆幸、又是心酸。

    庆幸是庆幸头一个被问这一个问题的不是自己,若是自己,恐怕也脱不开被罚的下场。

    心酸是心酸哪怕是县尉,也是正经进士出身,也会被折辱到罚站的地步,这样的羞辱再来上两次,任谁都扛不住。

    而武官们则是更为惶惶不安。

    昨日那巡城甲骑明明行事毫无错处,依旧被抓着杖二十——本以为这只是针对低阶武官,拿来立威的,现下来看,果然谁也比不上文官手狠心辣,发起疯来,自己人的面子也不给。

    这吴知州,究竟想要作甚!

    平日里已经不太好伺候了,眼下把州中的官员全束在一处,日日议事,谁能腾得出手去做事!

    吴益去没空搭理堂中人的想法,他又接连抽了好几个人来问话,三个里面总能挑出一个毛病,各自都打发了,不多时,后头就站满了一排人。

    看着后头站着的官员,又看着面前垂头坐着的官员,他皱着眉头大声喝道:“交贼就在眼前,你们不思报效朝廷,每日都在尸位素餐,做的甚么蠢事!”

    又说了一通话,要众人打起力气干活,若是将来差事中出了什么错漏,绝不轻饶。

    到得最后,才对几个在最后罚站的官员道:“你等回去,且要好生反省,戴罪立功,若是下回再交代什么事务,依旧是这般结果,便不要怪我吴某心狠!”

    再阴测测地出声道:“此乃战时,非同往日,城中一切按战时来计较,如果谁敢怠慢军情,不听我号令,衙中的刀可是磨得够快了,你等难道想要比交贼更早来试!”..

    又道:“只要待得朝中援兵到了,逼退交贼,我自会给你等请功!要赏要罚,自家细细思量罢!”

    说完,这才遣走了众人。

    一时一群官吏衣袂飘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飞,几乎是飞也似的挤出了堂中,等到出得屋子,连交头接耳也不敢。

    一看天色,这一场议事从头到尾,光听着吴知州喋喋号令,呼这喝那,竟是论了将近两个时辰,来时天色还发着黑,走的时候,点卯的时辰都过了,都快到了晌午,只得急急忙忙各自回自家衙门去了。

    眼见交贼就在眼前,吴益自然不可能只顾着管束衙门中的官吏与城中兵卒,更重要的,还是要把城外那数千平叛军主力收为己用。

    平叛军的将领是陈灏,既然陈灏病重,按着资序,下来自然就要转到他这个朝中重臣、邕州知州,营中那等排不上号的副将,哪里够什么格!

    他想了想,四个副将中其余人手下领的兵都不少,唯有一个王弥远,只有三两百的广信军,同其余的也不是一路人,想要收服起来,应当也方便些。

    至于那顾延章,实在是个刺头,虽然要拔也不难,却多少要耗费些功夫——眼下来看,还是先放一放好了,待得把王弥远等人办妥了在论!

    他一面想着,一面召来一名差役,命道:“去请平叛军中的王军将过来,就说我有军情寻他。”

    那差役听令而去。

    对方才走没多远,吴益便开始思量兵力到手之后,自家要如何分派,谁人更擅长出谋划策、谁人又擅长守城——虽然大晋对能臣的要求一惯是出则为将,入则为相,可吴益当真没有领过军,没有上过阵,纵使科考前也算是饱读军法、熟知史上知名战事,然则真正与敌军对垒,这却是头一遭,少不得要思虑一番。

    不过他是底气十足,半点也不担心的自家的。

    ——真正该担心的是他吴益定下的精妙策略,下头的将士能不能十成十地执行,莫要反倒拖累了!

    正想到要紧处,忽然听得外头有人走来,抬头一看,那人十分眼熟——竟是自家堂弟。

    “你怎的来了?”吴益皱着眉头问道。

    按规制,这个堂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巡铺之首,连官身都没有,也无什么能耐,自己看在叔叔的面上,给他碗饭吃,随意安排个差事而已,平日里头出去管管百姓也就罢了,如今没有传唤,也没有通禀,怎敢随意进得自家公厅了?

    他心中知道想来是门口的护卫见得乃是知州至亲,便没有拦,让对方轻易进来,然则可心中还是有些不悦。

    这堂弟,太没规矩了!一点尊卑意识都无!

    吴铺头自是想不到自己这一番举动,看在自家堂哥眼中,会是如此。

    他也没有想太多,因幸而是吴益的堂弟,衙门里头的差役也都知道两边关系,正好近两日这位知州实在是大发神威,下头人战战兢兢,见了他的堂弟来得焦急,以为这是家中有事,哪里敢拦,等到衙门里头议事的众位官员一走,忙不迭地就放他进去了。

    跨得进门,吴铺头也顾不得说别的,忙道:“大哥!昨夜东门百姓暴乱,平叛军中转运副使顾延章、军将王弥远二人妄自指使手下、守城兵乱言军情的事情,你可是晓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