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三章 威风
    在暂时摸不准交趾兵力的时候,邕州城中战力最强的这一支军队,实在不能全数放在外头。

    至少要撤一半回城,保证城门处的兵力。

    这一天,距离邕州城与张定崖的援兵失联,已有二十一日。

    且说这一厢顾延章同王弥远在东门处横叉了一杠,见那一处民愤暂歇,又有邕州州衙中老练的都监来看着,便径自脱身回了兵营。

    他二人军务繁忙,自是并未把这等事情放在心上。

    然则他们不去理会,却不代表没有其余人去理会。

    那吴铺头,其实是吴益府中的一名堂弟,见得卫七、杜二忠在那处“大放厥词”,句句都没有得“知州”的命令,就嘴没把门地往外说,自然又气又恨。

    依着他本来的打算,等到自家领兵来了,将此处乱民制住,该抓的抓,该罚的罚,自然就平静了,谁成想邕州人这般嚣张,竟是敢拒捕,更该抓进牢中,以儆效尤才对。

    他跟着吴益已是许多年了,屡试不第,功劳也不足以得举荐,只能一直靠着这一位堂兄混口吃的,幸而他与其余族人不同,到底是亲堂弟,两边关系密切许多,得的差事,自然也要好一些。

    这一阵子城中的情况,吴铺头也看在眼里。

    堂兄等着要找地方来立威烧火,自愁威风发不出来,他正想着无处拍马屁,此刻见了卫七、杜二忠两人,如同瞌睡时碰上了枕头,简直妙不可言。

    只他总算有几分谨慎,等到事情暂告一段落之后,特去寻了守城的兵卒,又叫了杜二忠,问了卫七来历,这才晓得原来两人是有人“指使”,而这“指使”之人,真是才给自家堂兄落了面子的平叛军一行!

    实在不要太巧!

    这不是正正自己送上来的把柄吗?!

    他得了消息,再顾不得去收拾残局,忙把城门的烂摊子扔给下头人,急急忙忙就往州衙里头赶。

    此时天色已经不早,吴益却依旧还在前衙同各位官员商议要事,吴铺头一个不入品的小铺头,自然没有资格进去,这等不大不小的事情,也不方便令人通传,等了许久,见得天都黑了,只能悻悻而归。

    他因是有了这一桩事在心上,次日一早,天还是擦亮就爬了起来,换了衣衫就往后衙去,想着寻个堂兄未曾上衙的功夫,把事情说了。

    谁晓得,一进得门,惯熟的门人便提点道:“知州已是去得前衙了!”

    吴铺头讶道:“兄长今日怎的这样早上衙?”

    门人道:“听得说昨夜东门处出了大乱子,有人想要出城,被拦着差点闹出数条人命来,后来也不晓得是谁在说交趾要打过来了,我睡一觉起来,四处都传来了,城中个个心惊胆战——一大早的,知州便被人叫得起来,想来约莫是这事!”

    吴铺头“啊”了一声,一时略有些失望,又有些后悔。

    他想要做的第一个,如今,也许有人捷足先登了,早晓得昨夜便熬着夜等一等……

    这等机会,可是可遇不可求的。

    虽然眼下自己还只是一个巡铺头子,可伯父已是答应了,等到过上一二月,这一回邕州的事情了了,就叫堂兄给自家报功。

    等有了官身,他就去考锁厅试,想来要比跟那无数人抢发解试的名头要好得多,若是那都不行,有了官身,将来堂兄给自己再安排位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子,也要方便许多些。

    若不是眼下自家只是个白身,哪里会这样惨,年纪也不小了,还要做个巡城的铺头,虽然油水也有一些,到底没什么前途。

    想到这一处,吴铺头又急急加快了脚步,往前衙而去——虽然旁人吃了头道,自家难道就不能吃二道?

    他也是有优势的,毕竟当时在场,桩桩看得清楚,也晓得堂兄想要听什么。

    且不说这一处吴铺头迈着大步往前衙而去,唯恐二道也吃不到,前衙的公厅里头,吴益却并非在听昨夜的卫七传出“交贼”来袭,闹得城中私下沸沸扬扬的事情。

    公厅当中坐得十来人,俱是满面倦色,显然个个一夜没怎么睡好。

    吴益看在眼里,心中暗暗自得。

    什么叫做令行禁止?

    这就叫!

    往日里头通传人来商议什么事情,个个都不到最后一刻不出现,如今可好,说了什么时辰,提早小一刻钟,就已是坐得齐齐整整了!

    他把才得回来的探报往桌上一放,吩咐胥吏往各人手上传,自家则是道:“今日这样早把诸位叫来,乃是为了战事——半夜得的探报,交贼早则明日,晚则后一日,就要到得城下,虽然州中已是向左近州城并朝廷都发了急脚替,可不管再快,援军到得,至少也是一个月后了,而今城中城门有四,我昨日安排下去的事情,你等可曾办妥?”

    下面的人听得面面相觑。

    如何办?

    昨夜在州衙中议事已是议到了子时,今早天还黑着,卯时三刻就又被叫过来说有要事商议。

    办事总要时间罢?

    这短短数个时辰,便是他们有心要办,衙门里头的差役,也都要休息。

    吴益显然也想到此节了,却是把头一抬,冷冰冰地道:“如今是战时,你等还当做是往日么?辰光这样紧,须臾贼子就要来,城中若是样样没有准备,如何应敌?!”

    又看向其中一个,问道:“招募壮勇的事情分派下去了未曾?”

    那人咽了口口水,道:“昨夜下官已是派人去了各部吏员家中,通传此事,叫他们连夜把文书给写了出来,今日便要张榜告示!”

    吴益点了点头,复又看向另一人,问道:“城中八处府库的粮秣、辎重你可有清点完毕?”

    那人轻轻点了点头,道:“下官昨夜连夜去查了各个库房的账册,因此时尚未到旬度……”

    他话未说话,吴益便打断了道:“我不要你解释什么,你只告诉我,而今州中有多少粮秣、多少弓箭、多少盔甲。”

    那人面色一白,张嘴想要报数,却半日没有说出来话。

    吴益抬起头,叫道:“来人!”

    很快,两名差役便走了进来。

    吴益又道:“请张县尉站到一旁去。”

    那人面色涨得通红,也不要两名差役动手,自己就站到了一旁。

    吴益厉声道:“如今是战时,你们都是有官在身,我是不能行那等有辱斯文之事,可这一桩桩,一件件,我全数记在纸上,将来上呈天听,是要论功行赏,按过行罚的!”

    又对着那人道:“张县尉哪时记得起来数目,再重新坐下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