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一章 劝民
    顾延章自己乃是朝官,不便亲身下阵,只怕有失礼仪,交代过杜二忠,复又回头一望,才对王弥远道:“王军将,借你这军校一用。”

    说着指了指卫七。

    王弥远还未发话,卫七就颠颠地打马上前,一把翻身下了马背,小跑着蹭到了顾延章的面前。

    顾延章也与他说了几句。

    一时两人都领了命,卫七重新上了马,与那杜二忠快步跑向前去。

    他胯下乃是高头大马,有了熟人带路,很快拐到了一处小道,绕去了城门下,寻了个高处。

    卫七中气十足,声音响亮,到得地方,他一拉住马儿的缰绳,立刻大声叫道:“闹什么闹,都给我住手!交贼已是就在半途之中,举了大军来攻,不消一二日,便要到得城下,州衙为了百姓安危,才将你等俱都留在城中,眼下吵闹不停,都不要命了!”

    又扬起嗓子重复了两遍。

    卫七行伍出身,年纪虽不算大,上阵次数已是不少,此时又立在高处,吼得出来,下头虽未必听得清楚,可也都知道上边有人大声说话,那话音里头还煞气十足,不免都抬起头看了一眼。

    杜二忠连忙用邕州土话又大声叫了几遍。

    交趾要攻城的事情,民间只是传闻,大家私底下悄悄通一通消息而已,从来没有确切的话,也没有佐证,今时见得一个军校,一个兵士立在上头,俱是这样说,不单下头百姓惊慌不已,便是那等来管制场面的城门兵,也都吓了一跳。

    从数朝之前到大晋如今,许多州衙之中的官员们都有种心照不宣的默契,虽然面上要说开启民智,多建州学,叫人知善恶、懂礼仪、明荣辱,可实际上,更愿意辖下都是些脑袋迟钝,你说什么他就听什么的愚民。

    他们并不想人人都是读书人,只想读书人的人数够了,有了文气,能叫自己考功簿上闪亮亮的好看,就足够了。

    至于其余人,最好还是老老实实耕田的耕田,入伍的入伍,打铁的打铁,织布的织布,莫要窜来窜去,种田的也想去当官,织布的也想去当官,叫他们难以管制,生出事来,又要耗费精力。

    吴益做过几任亲民官,恰巧属于这“许多”中的一个,此等治民的“精髓”,自然是领悟到位了,是以严格把控消息,除却州衙中的官员,并四个城门的城门官与守兵,其余人尽皆不知晓交贼来袭的确切情况。

    在他看来,若是人人都知道了,州中还如何能管?

    且不看,平叛军不过在城外稍稍演练了几日,便闹得外头的草市伶伶仃仃的,城中物价飞涨,当真交贼的消息传开,还不晓得是什么情况,届时若是人人都想往城外冲,只会徒耗人力去管控。

    那等民众,只要老老实实待在屋中,莫要生乱,壮勇们听话出来打仗,妇孺缩做一堆,最好不要动弹,体力少耗些,粮米也少吃些,等到交趾退了,便算是自家的事情了了,功劳也到位了!

    然则顾延章却是不像吴益这般想。

    交贼就在眼前,城中真正的兵士只有寥寥数千,如何守城,又如何退敌?

    陈灏病重,他与几名副将都一同商议过,都觉得此回交趾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来势汹汹,兵力必定不在少数,除却倾城而动,不然并无瓦全之机。

    不过邕州也不是半点胜算都没有,城中的兵械、辎重并不少,当日平叛军带得不少神臂弓来,州中府库也有一些,为了平梁炯之乱,担忧届时要一并打广源州,调拨的物资实在不少,只要利用得当,指挥得宜,双方兵力又不至于太过悬殊,守上三两个月,并不是没有可能。

    百姓也不傻,你坦白告诉他们,交趾就在眼前,逃也逃不掉了,倒不如搏命反击去抢一线生路,众人无法可选,自会齐心协力,可若是你一味瞒着,等到交贼当真到了下头围城,他们头一个想的不会是退敌,而是慌乱。

    到时候州衙一边要守城,一边还要安抚民心,哪里腾得出来这样一只手?

    倒不如把百姓的惊慌提前了,过得两日,交趾真的到了,也不至于措手不及。..

    况且此时城门处这般混乱,若是没有一个大消息,也着实镇不住。

    果然,听得卫七、杜二忠的话,下头一阵喧哗。

    众人再无心思去做旁的,却有人大声叫道:“交贼来了,还不叫我们出城同家中人说!城外人的性命便不是性命吗?!”

    这人话一出口,人人皆是一阵鼓噪,眼见又要闹腾起来。

    卫七吼着嗓子大叫道:“放你娘的狗屁!你此时回去,走回得家要什么时辰了?你说话别人就信得?你说话比得上朝廷说话效力强?若不是你等在此耽误工夫,衙门早抽出人手去一一通传!”

    又道:“莫要拦着我等出城通传外头陈节度的大军,他营中有宝马,莫不比你们行路要走得快?你等走出城门,若是遇上交贼前锋,被俘了去,莫说通知家人,便是自己性命也保不住!”

    杜二忠又用土话喊了几回。

    城门处聚拥的人都被说得心中犹豫。

    卫七又叫道:“再拦在此处,我们出不得城,外头百姓落在交贼手中,算在谁人头上?若是你等家中躲之不及,将来不要再哭,还不快散了!”

    他说得这样真,便是下边来压制百姓的那等城门兵都有些犹豫起来,把手中木枪半收了起来。

    那吴铺头见形势渐安,听得卫七、杜二忠这般说话,也是将信将疑,只他旁的不知道,自家这一回的差事却是记得牢牢的,忙打马上前叫道:“快把前头生事的全数都抓起来,尤其不能走了祸首!”

    顾延章听在耳中,几乎想把这蠢蛋也抓起来。

    这样多人,如何分辨谁是“祸首”。

    莫说全数抓起来,就是抓那一半,邕州城中的监牢都不够用的!

    吴益此举,本来就是莫名其妙。

    把这样多人留在城中,又都是左近的乡人,他们住哪一处,吃什么?

    谁来城中赶集,还带上许多银钱?

    无钱吃住,不是逼人去抢去偷吗?

    这般一来,交贼还未至,城中就多了近千潜在的“乱民”。

    也不知道这知州是怎么想的,还是压根没有想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