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七章 立威
    邕州下辖宣化、武缘、郎宁等县,宣化地处南边,正好在去钦州、宾州等处的官道上。

    吴益纵然极为不悦,却也知道来人如此紧张,十有**是军情,只瞪着对方,口中喝道:“说!”

    差人来不及喘气,连忙从胸口处掏出一份封了火漆口的文书,双手呈给吴益,禀道:“知州,宣化……宣化有探报!”

    饶是吴益早有准备,等到接过文书,才拆开看了一会,面上的表情还是立时就变了。

    他原本脸色就不好看,此时更似被泼了粪一般地臭,倏地抬起头,厉声问道:“此为揣测,还是确凿?”

    差人忙道:“县尉派了十余个探子出去,回得来的只有三人,其余皆被飞箭射死,据说碰见的乃是交贼精锐前锋,后头还有兵贼不计其数,打着“李”字、“廖”字并许多散乱将旗,远远望去,人头乌压压一片,实是难以计算,按着路程,若是急行军,只消一日便能到得宣化,便是沿途被阻,想来不要两天也能到邕州了!”

    吴益才信誓旦旦地坚称交贼大部兵力都被困在钦州、宾州两处,断言其“哪有余力来我邕州”,立时就被这一封探报给糊了一脸。

    然则他御史出身,旁的不行,脸皮是练出来了,只当方才什么都未曾发生一般,马上整肃面容,转头对顾延章道:“如今交贼势大,暂不知虚实,陈节度卧床不起,邕州城中兵力不足,正要你等齐力对敌,才能扛过此劫!”

    登时就把先前说的话当做屁,三下两下,就吹得远了。

    又差人把南下平叛军中的王弥远等副将给召过来,另吩咐都监等人点齐州中兵力、清点粮秣、辎重,再张贴告示,准备招募壮勇,一力抗敌。

    吴益一直盼着交贼来攻,今日好容易终于得了确切的消息,实是兴奋的情绪多过紧张,眼下坐在堂中,短短片刻功夫,便连发了七八道令下去。

    顾延章在一旁听了半日,见他竟是已经开始吩咐下头人关闭东、南、西等处城门,只留北门每日开放三个时辰,只进不出,本想要说话,可一考虑到吴益往日行事,立时就闭口不言了。

    ——若是自己此时提了建议,不被理会倒是其次,若是对方一时发了狠,自家说要做东,他反倒要做西,就是好心办坏事了。

    他等了没有多久,邕州州衙中有品级的官员已是到得齐,跟随陈灏南下平叛的副将王弥远等人也陆陆续续进得来,众人尚有部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一见这架势,也皆是心知肚明,应当不会有什么好消息。

    顾延章坐在一旁,平叛军中将领见得他,不约而同地围了过来,在他周围寻了位子坐下,而州衙中的官员也各自三五成圈,按位各自坐了。

    过了小半个时辰,衙中差役拿了名册来点人头,数来数去,其余人尽皆到了,仅有一名巡城甲骑不见踪影。

    吴益坐在上首,一言不发,只翻着手中探报。

    堂中一应官员陪坐。

    又过了一刻钟,门口才传来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一名寻常身量、身着薄甲的人喘着白气进得门来。

    他才跨进门槛,见得里头众人到得齐整,已是知道不好,连忙行礼道:“东门处正关闭城门,百姓内外挤作一团,有些生乱,下官正忙于这事,不想来得迟了,还请诸位见谅。”

    又对着吴益躬身道:“还望知州海涵。”

    这并不算什么毛病,诸人都不放在心上,只等着此人落座。

    然则出乎众人意料的是,过了好一会儿,堂中依旧无人说话。

    顾延章坐在一旁,心中升起一股不妙的预感,抬头看向了吴益。

    果然,上首的邕州知州此时黑着脸,也不免礼,也不说话,只直直盯着下头立定的那名巡城甲骑。

    堂中人终于次第察觉出不对来,连忙正襟危坐,有本来在喝茶的,急急茶盏放回了桌上,动作都要小心些,生怕茶盏底碰到木桌面,发出太大的声响;有本来与同僚在小声说话的,也俱都闭了嘴;更有原本就老实坐着的,更是恨不得把头都收进脖子里,不要叫人见得。

    一时堂中落针可闻。

    吴益等到气氛差不多了,方才把手中的探报放在一旁,开口道:“我方才下了令,东、南、西三处城门皆要立时闭城,再有西门虽然一日能开三个时辰,此时也早过了开城之时,为何在南门、西门、北门当差的人俱都能按时到得,偏偏你就延误这样久?”

    那巡城甲骑愕然,登时也不晓得该当如何解释才好,好一会儿才辩解道:“想来……是东城百姓较多,方才如此罢……”

    这种时候,说什么都是错的。

    若是说自己忠于职守,又得罪了其余三城的同僚,好似显得他们不管不顾,若是说旁的,好像又显得自家能力不足,旁人都能做好的事情,他却硬要拖这样久。

    吴益从鼻子里头哼了一声,斥道:“今日我着人去通令各处城门,已是说明乃是交贼将至,城中一切按着战时来,桩桩件件,都要最为警惕,你身为巡城甲骑,衙中传唤,竟是拖延了这样久才至,若是当真有了战事,你这般延误,会造成何等结果,可是知晓?!”

    又冷言冷语地道:“如今正是战时,你却如此不把衙门差令当回事,犹自如同往日一般懈怠,今日不罚你,有此做例,将来就要乱我军心,引得其余人纷纷效仿!”

    再道:“你可知罪!”

    那甲骑便如同好端端在路上走着,忽然被人拿麻袋罩着打了一顿一般,连反应都来不及,张了嘴,话也说不出来。

    堂中人人不敢多言。

    吴知州此举,摆明就是为了立威,若是求情,说不得还要害得那人遭罪更深。

    吴益一面说,一面用右手把桌子一拍,扬高了声音,道:“来人!”

    两名衙役立时进得来。

    “将此人拿下,拖出去,杖二十,以儆效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