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六章 急报
    没有能说服吴益,顾延章忧心忡忡。

    邕州城乃是边陲,数百年来,饱经战火,被焚毁、攻打的次数,光是史上有详细记载的,就有十余次,更别说那等一笔带过的战事。

    杨奎打交趾的时候,曾经把邕州城墙翻修过,也重造过护城河,吴益说此处城坚,倒也不算夸大。

    然则当真便一点也不怕交趾兵来吗?

    怎么可能。

    邕州城的兵力,算上才征发、不能大用的壮勇,约莫是四千,幸而陈灏南下平叛,带了数千兵丁,再凑个整,也就是一万余人而已。

    一万多里头,去了六千往钦州、宾州救援,如今又仅仅余下七八千。

    邕州四个城门,每个城门平均分派,一处也只能有两千上下。

    而保守估计,交贼至少有七八万。

    这样悬殊的兵力,就算城池再坚,怎么守?

    吴益从前说过,只要收到援兵到了即可,然则若无朝中征发大军,就算附近州县有人敢领兵来援,按广南厢军、土兵的规制,最多也不过三两千的兵力,跟来送死,又有什么区别?

    朝中调兵的速度,顾延章自是看在眼中。

    他与张定崖跟着陈灏来广南,日夜兼程,半点不停歇。

    寻常人从京城到广源州,若是行军,算上点兵点将,三个月能到得,已经能大吹特吹,他这一回,从商议,到出发,及至抵达广源州,全程不到两个月。

    并不是轻视,可顾延章并不认为,朝中救援的大军会来得多快。

    按着他们的速度,做太大的指望,与白日发梦无异。

    这样的现状,难道吴益会不知道吗?

    有时候,顾延章也不知道对方究竟是自信过了头,还是当真蠢。

    吴益的官位又高,资历又深,仕途顺风顺水,几乎没有走过弯路,哪怕此时被贬来邕州,也是蓄势待发,为下一轮的升迁积蓄力量而已。

    他没有上过战场,没有真正打过仗,日日在朝中听得别人商议兵事,就以为打仗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然则仗哪里是这样好打的!

    幸好是守城,不然当真就是寻死了。

    ***

    吴益坚持不肯关闭城外的草市,顾延章也没有办法硬按着他。

    因为担心一旦交贼真有前锋冲来,城外百姓也好,左近州县也好,仓促之间躲闪不及,他只能绕了弯子来设法。

    吴益能管邕州城事,可眼下交贼还没有来的时候,他却是管不动陈灏带来的兵丁。

    顾延章便同将领们商议,把保安军同潭州厢军带出城操练。

    兵士演练乃是惯例,谁也寻不出错处,城内地方小,出得城外,也是正常。

    他是随军转运,本身就要想办法选操练的地方,便特挑了离草市不远的大片场地。

    交趾犯边的事情,不少百姓都知晓,其实已是有些战战兢兢,少数城中富户早在准备收拾产业、细软,打算等着有了确切的消息,便要外逃,如今见得兵士日日在城外演练,均是杀气腾腾,早已心惊胆战,一传十,十传百,十分紧张,少不得要多想,几轮下来,不用州府衙门说话,城外熙熙攘攘的草市便散了大半。

    一时之间,邕州城内人心惶惶,物价齐飞。

    凡事有利便有弊,这等结果,顾延章已是料到了。

    然则吴益收到消息之后,却是大发雷霆。

    他不着急去平抑城中物价,也不急于去安抚民心,倒是立时命人把顾延章给找进了州衙,开始兴师问罪。

    “如今广南正乱,城中百姓汲汲皇皇,顾勾院身为有官人,不思忠君体国,反倒行此大谬之事,何异于火上浇油?!”

    把城中近些日子城中被掀起的风浪搬出来劈头盖脸训斥了一通,吴益将手中一小册文书往桌上一摔,只听“啪”的一声,那书册没有封紧的书脊直接裂开了一小半。

    吴益面色黑得难看,直直盯着顾延章,喝道:“你自来看,这才多少日,城中米价足足涨了一半!全因你行事不检!身为朝臣如何能这般草率,如此轻薄!”

    他骂得兴起,心中却是兴奋多过恼怒。

    南下平叛的保安军、潭州厢军等等,皆唯陈灏马首是瞻,陈灏如今重病,副将张定崖又领兵在外,军中说得上话的,除却王弥远同另一员副将,便只剩下顾延章了。

    与副将们不同,顾延章不是广信军中老人,也不是潭州厢军中老人,随军时日且短,却因管着后勤转运之事,在平叛军中略有威信,颇为服众,正正好用来立威!

    吴益心中等这一个机会太久了。

    好容易抓到的错处,如果不好好揪着挖下去,用力整治一番,过一阵子如何指挥得动平叛军?

    顾延章却是不为所动,仿佛被骂的人不是自己一般,径直捡起了桌上的那一小本小册子,翻开来快速看了一回,随即抬首问道:“邕州常平仓中储粮丰足,今岁又是大丰年,最多五六日,米价便会趋于平稳,再过一阵子,自是会往下掉,知州且看,前几日还是一日涨十余文,这两日已是只涨了数文而已。”

    又道:“下官身为随军转运,安排兵士演练场地,乃是本职,若他日交趾兵丁来袭,两军城外交战在所难免,若是此时顾首顾尾,等到贼子当真来了,再难有机会于那处演练,既如此,倒不如趁着此时的空档,好生操练一番——只不晓得知州以为如何?”

    吴益不以为如何。

    他旁的也许不行,做御史时练出来的口才却不是白得的,好容易见得顾延章说完,立时便厉声质问道:“顾勾院难道不知晓什么叫做‘扰民’?天子钦定你来广南平叛,乃是为了百姓生计安稳,如今城中闹成如此轩然大波,你还不知反省,行事如此恶劣,行为如此不检,不仅不行好事,还专行谬事,沾沾自得,如何对得起天子?!”

    顾延章实在没空跟他打嘴仗,却也不好置之不理,只得道:“那依知州之意,下官今时又该如何?”

    复又道:“而今钦州、宾州已是大半月未有回复,探子探得有小股交贼散兵正朝邕州而来,说不得什么时候,大军便要临城,事态紧急,知州不若好生准备一番……”

    他话未说完,已是听得吴益冷笑着打断道:“你也晓得是‘小股残兵’,交趾如今大部兵力困在钦州、宾州两处,哪有余力来我邕州,你莫要顾左右而言他,不知悔改,须知……”

    吴益两条眉毛竖得正正凌厉,眼见就要有一番掷地有声的言论即将出口,谁晓得才把声音扬高,还未来得及训斥,便听得外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一名差人几乎是滚着进得来——

    “知州!宣化有急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