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五章 倒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吴益的话不仅没有错,还十分站得住脚。

    陈灏是广西经略,他统领广南战事,官职既高、资历亦深,又有便宜行事之权,想要插手邕州事务,只要在上头冠以战事相关的名头,自然是顺理成章。

    哪怕吴益暗地里翻上一万个白眼,至少在面子上,是不能大张旗鼓地与陈灏唱反调的,闹得不好,被弹劾一个“延误战事”上去,谁也都承受不起。

    然则陈灏眼下卧病在床,张定崖带兵驰援在外,顾延章只是一个随军转运,调用辎重、民伕等等,倒是能说几句,一旦扯上了邕州城中的具体事项,正面刚上吴益,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便再无置喙余地了。

    如果一切都硬要按照规矩来的话,只要陈灏一日不能痊愈,邕州城中,吴益便能做一日的霸王。

    当真要有交贼来袭,他想要接手城内这一干兵丁,不管是从情理上,还是名义上,都是说得通的。

    顾延章见了他的态度,实是心头火起。

    为何邕州城外草市会这般热闹,原本只是百十来人的小集市,不过寥寥数月,便发展成了十里地都装不下买卖人的大场子?

    还不是因为吴益断了邕州与广源州、交趾的榷场!

    这举动乍一看仿佛是制住了交趾,可实际上,哪里又不是伤了邕州自己?

    自交趾被击溃,两国边境重回平静,未久,广源州附近的榷场便开始设立,随着时间越久,两国的交集越深。

    这交集不是单向的,而是双向的。

    交趾也好,广源州也好,许多用度都靠着榷场才能维持,而广南西路的州县,尤其接近边境的邕州等处,也有大量人丁吃着榷场这口饭。

    吴益用的理由是惩戒交趾,警示他们莫要再在边境乱来。

    也许他以为邕州人不去榷场同广源州、交趾做买卖,自然能去其余地方做买卖,也可能他干脆都没有去考虑这一桩——对于从来不事稼穑的吴益来说,士农工商,商字最末,做买卖的,自然是哪里有利哪里钻,压根不值得浪费自己的精力。

    而邕州辖下的农人——农人又同榷场有什么关系?

    他虽然也做过亲民官,可一来外任的时间短,又全不靠着任上的考功升迁,压根没怎么花心思去理过这些细节,自然不知道邕州农人种养的东西,不少是商人早早订了,预备送去榷场买卖高价,一旦这一条线断了,短期之间没有新的地方售卖这一大批产物,农人的损失自是惨重。

    对于商人来说,榷场关了意味着自家囤的东西卖不出价,既是这样,何必要再收农人手里的?从前付了定钱,那就不要定钱,最多损失一两成,可若是按着原本的价格收了,却意味着自己要损失至少四五成,如果全数砸在手里,亏得更多。

    这种时候,如何做选,傻子也知道。

    对于吴益,关了榷场,只是一句话的事情,可却不晓得绝了多少人这一年的生路。

    百姓没了生计,又承受不起进城的商税,只能在城外摆些小摊子赚点粮米钱。

    吴益以为自己不去驱赶城外的草市,不去强征赋税,便是对百姓的莫大帮助,可实际上,他才是真正造成如今情况的源头。

    而关了榷场,当真能警示交趾吗?

    不但没有起到正面作用,反而还加快了交贼举兵的速度。

    到得如今,钦州、宾州二处已是半个月都没有消息传回来,派出去的探子大多如同石沉大海一般,半点回信都没有,偶尔有两个在外头绕了一圈,也是带不回不上什么有用的消息的,一时说交趾自称带兵三十万,正在攻打宾州城,一时又说交趾只有三万兵力,本来打下了钦州,后来又被人反撵了出去,正在两相对峙。

    无论哪一时、哪一处,只要是行军打仗,从探子处得来的情报,往往都是互相矛盾的,纷乱复杂,想要从其中分辨出哪一样是真,哪一样是假,全靠决策者的本事。

    在这一项上头,顾延章与吴益的看法截然相反。

    吴益判断交趾兵力不会太多,因多年前大晋与交趾旷日持久的战事,交贼被重创,国力大损,想要生出这样多的兵力来,除非倾尽举国之力。

    在他看来,交趾虽然屡次犯边,也一直蠢蠢欲动,可只是小打小闹而已,并没有打大战的意思,这一回最多也就三四万的兵力,打下了钦州、宾州之后,再来邕州,一则兵疲,二则力竭,三则在前边几场大战中折损了大量的兵力,必定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交贼犯边,邕州首当其冲,广南西路转运使刘平本是在桂州办差,因陈灏带兵驰援,便来了此处协助,他听得这消息,心中不断敲着鼓,实在放心不下,便去寻吴益问话。

    吴益倒是信心满满,把探子回的交趾只有三万兵力的消息说了,只说邕州城高而坚,内有壮勇,有兵士,又有陈灏带来的平叛的援兵,粮秣也好、辎重也好,都是底气十足,半点也不慌。

    刘平是广西转运使,平日里头与顾延章有许多交道要打,少不得拿这话去问。

    顾延章只回问了他一句——若是交趾当真只有三万兵力,钦州、宾州二城,为甚会这样久都没有消息?

    如果是因为州城被围,信使出不得,邕州派出去那样多探子,为何只回来了这几个,还俱是没有深入对战之处的。

    这一阵子广南雨水不多,不存在道路不通的问题,然而两拨援兵都没有消息送回,数批探子也都没有回信,虽然也许别有内情,但是以常理推断,更大的可能是——交贼已经完全掌控住了钦州、宾州通往其余地方的道路。

    钦州、宾州两处加起来,连同去六千援兵,少说也有一万三四的兵力,再算上两处的壮勇,逃亡的百姓,数量应当翻上好几倍,却被控得这样死,交趾这一轮举兵的人数,以此倒推,可想而知。

    虽然没有真正确切的情报到手,可凭着目前知道的这零丁消息,顾延章已是有了不祥的预感。

    也许……当真会有一场硬仗就在眼前。

    到这一天,距离邕州城与张定崖的援兵失联,已有十七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