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四章 插手
    敢说这样一番话,杨义府心中自是认真权衡过的。

    一样是推辞差事,用不同的理由,效果完全不同。

    如果当日直接说不愿去广南,任谁看了,都会觉得他是在挑肥拣瘦。

    可此时经过范真娘惊胎、他亲力亲为地延医问药、范姜氏主动问话等等铺垫,再来说一句不能去,他便已经洗得干干净净了。

    是“不能去”,而不是“不愿去”。

    两者截然不同。

    便是岳父觉得自己这行事不妥,可只要岳母与真娘在,自己又在京中,便全不是问题。

    自己是为了范家女儿才不去广南,于情于理,都得给些回报。

    范家女儿怀有身孕,为了照顾这一个,自家的下一轮差事,哪怕不在部司之中,也定当会在京城附近。

    这便足够了!

    如果不幸还要外放,凭着自家之能,再有岳父在后头运作,最多过上一年半载便能回朝。

    况且过上一年,孩子已是出生,只要拿小儿来说事,想要回京,应当也不难。

    只是碍于岳父在政事堂中,又是宰辅之职,为避亲,自家终究不能入御史台,实在也是可惜。

    ***

    杨义府这边盘来算去,总以为自己做得十分圆满,可他再如何厉害,也不过活了二十余载而已,那点装相对付寻常人自是不在话下,可碰着身居高位,见多识广的范尧臣,又如何能全然混过去。

    女婿的盘算,范尧臣纵然猜不出十成十,也能看出个影子。

    这一个刚回来的时候,便委婉表达过想要留在京中的意思,如今候了这样久的缺,好容易得了结果,本该欢欢喜喜。

    然则上回听得要去广南,虽然嘴里答应得快,也一副全听安排的模样,可看人行事,不能只看说,得看做。

    惊个胎而已,这女婿的反应,着实有些太大了,无论是亲自请大夫、色色悉心相问,都有些大违常理。

    ——当真这样细致,这样担心,如今胎也已经坐了两个月,他又怎么会不知?早该把大夫请在家中候着了。

    不过这到底只是隐隐约约的猜测,全无凭证,点破也没有意思。

    范尧臣是男子,虽也疼女儿,可看重的东西,却与范姜氏不大一样。

    在他看来,范姜氏夸得上天的,其实未必有那样重要。

    男儿不能出人头地,不能封妻荫子,不能有大事业,便是再体贴,他也觉得有些不得劲。有一分给你一分,那也只是一分,可若是有十分给你三分,毕竟也是三分!

    经历的事多了,范尧臣早不像从前那般性急如火,嫉恶如仇,对晚辈也宽容了许多。

    女儿已经嫁了,只要大品无缺,有时候使点小心眼,也就随他去了。

    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人?

    左右自己还在一天,也能护着一天,女儿嫁得过去,只要是喜欢这日子,他也懒得再去做那恶人。

    既然不愿意南下,就暂且放着罢,只当原本费的心思白瞎了。

    ***

    数日之后,南下救援的将领、官员终于定了下来,随军转运的不是杨义府,而是另一名范党老人。

    杨义府心中其实并不羡慕,却是多多抽了时间陪在妻子身边,盯着下人悉心照料,少不得要露出些郁郁寡欢之色。

    数年夫妻,丈夫的心情,范真娘又如何会看不出来。

    她找了个机会,趁着回范府的时候,特意去求了父亲,快些给丈夫寻个差事。

    对着疼爱的女儿,范尧臣根本硬不起心肠,只得应了下来。

    杨义府只是二甲出身,外任过一回官,想要在京中寻个好差虽然不是不行,然而在这个当口,却是太过显眼。

    一时半会寻不到合适的差事,范尧臣想着眼下天子属意要修《广韵韵略》,这个女婿旁的不行,学问倒是做得不错,便同知制诰丁度打了声招呼,又吩咐了流内铨,给杨义府安排了个修书的差遣,打算等到有了更合适的,再做打算。

    修书惯来是攒资历的差遣,对寻常人没有什么大用,可对杨义府来说,却又不然。

    这毕竟是天子钦命的事情,只要书修好了,有个机会在圣上面前冒头,杨义府自信必定就能抓住,况且也只是过渡而已,是以他虽然有些失望,到底也老老实实走马上任了。

    修韵书十分磨性子,往往一坐就是一天,一个小小的点,就要斟酌半日。

    杨义府不耐烦做这种事情,每每分派差事,做得最少,却十分擅长同上峰打交道,极得器重,平常时候不见多勤快,一旦有露脸的,他立时就会冒得出来,也总能出彩。

    他自家交际功夫也一流,虽然因为不做事,一并修书的同僚很是有些意见,可奈何众人人微言轻,资历又浅,而有发言权的一则看在范尧臣的面上,二则确实杨义府也拿得手,倒叫他不消多久,就混得风生水起。

    ***

    且不说这一厢杨义府不愿远赴广南,只要待在离天子近的地方露脸,每日如穿花蝴蝶一般四处招摇,而另一厢的邕州城里,顾延章却是站在知州吴益的对面,第一次生出了一种想要打人的冲动。

    吴益坐在交椅上头,一面翻着下头呈上来的文书,一面浑不在意地道:“城外的草市不过十里,当真有了什么迹象再往城内撤也来得及,况且此时交贼还未有影子,急急忙忙把人往回赶,才是惊扰百姓。”

    顾延章道:“若是往日倒是不怕,然则钦州、宾州已是半旬没有消息往回传,也不知道那一处此时是什么情况——知州曾与杨平章同朝为官,自是应当晓得他原来打交趾,遇到过什么情况,若是有了前车之鉴,如今再被交贼拿了百姓来攻城,那便说不过去了。”

    交趾除却烧杀抢掠,曾经还虏过沿途百姓用来攻城。

    把大晋百姓放在前头,自家兵士跟在后头,这般一前一后布阵攻城,不单是为了作掩护,还会打击守城一方的士气,是交贼用过不止一次的残忍手段。

    然而吴益却没有太当回事,只是摇头道:“你还是经事太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如今多少农家等着草市买卖来混口饭吃,若是把外城禁了,又将人给打发回家,那上千人的生计,谁又担得起?”

    再冷声道:“外头也有探子,大军出动,如何会一点动静也没有?且不说交趾会不会来,便是来了,只要有个小半日,撤回城中已是绰绰有余——如今陈节度依旧卧病,军中事务繁多,你且先去忙那一处,至于州中之事……”

    他一面说,一面把手中的文书放到一边,扫了顾延章一眼,却没有把那后半句补完,只从嘴里“呵”了一声,算是给了个交代。

    至于州中之事……还轮不到你插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