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二章 渠成
    范姜氏能有什么话来教这个女婿?

    朝廷的政事,她插不上嘴,丈夫同儿子的仕途,她也不会去胡乱多言,可家中的事情,她却能念叨两句。

    当日丈夫把女婿派去襄州,口口声声说什么方便建功,她便不太高兴——功劳建不建的,都是男人的事情,她管不着,可那一处乱七八糟的,女儿过去哪里适应得了!

    不过范姜氏心疼女儿是一回事,却也知道前程不能耽搁,饶是嘴里不晓得念了多少回,可依旧没有怎么拦着,只给女儿做了许多准备,想她在襄州过得舒服一点。

    谁知道,才去得两年,范氏回来的时候整个就瘦了一大圈,还落下了不少毛病!

    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高兴,杨义府这样的手段,这样的相貌与行事,想要讨范姜氏的喜欢,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

    他一回来,先就上门负荆请罪,自承是他“没有照顾好真娘”,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也不做辩解,可却把在襄州时怎么照顾的妻子,怎么延医问药,如何在百忙之中都不忘抽出空来,好好陪着妻子这等事情不着痕迹地带了出来。

    只这一番话,就把范姜氏心中的不满打消了大半。

    等到后来听得女儿把杨义府的好处翻来覆去地说,范姜氏更是什么火气都没了。

    女儿遭了这样多的罪,自是不能责怪,女婿是个好的,只能轻飘飘教训两句,算来算去,做坏人的自然只能是明明有能力给安排更好的差事,却偏偏把人扔去了才地动过后的襄州的范尧臣。

    今次也是一样。

    女儿好容易回得来,正该好好调养,新婚燕尔,正是蜜里调油,就在京城里给女婿寻个差事,也方便照顾女儿,也方便提点女婿,难道便不好吗?

    去什么广南!

    上回也说为了建功,去得襄州,也没见得回来有什么功劳,幸而虽然地动,也有些险情,到底离上任的地方远,勉强也就熬下来了。

    今次再说建功,居然是去广南,还是同交贼打仗!

    刀剑不长眼,打仗哪里是好相与的!

    范姜氏忍不住就想起自己怀着次子的时候,范尧臣主动请缨,带兵上阵打仗。

    她当时一人留在乡间侍奉翁婆,白日里头忙,夜间却俱都用来做噩梦了,才闭上眼睛,脑子里头就浮现出丈夫满脸是血,全身插满箭矢,倒在地上的场景。

    其时的范尧臣官职并不高,想要送家书回乡,半点也不容易,范姜氏日日战战兢兢,提心吊胆,等到次子生得出来,居然只有两斤不到,养不到一个月,意料之中地夭折了。

    这简直是范姜氏心中的阴影,不管过去多少年,想起来心中还绞痛不已。

    丈夫是为了出人头地、封妻荫子,范姜氏虽然帮不得大忙,却也懂得自己不能扯后腿,是以只把这苦痛自己默默咽下。

    可今次同样的事情临到了女儿头上,她却再不愿意眼睁睁这样看着。

    方才在房中见得女儿那样子,范姜氏实在是心疼。

    如今人还没去广南呢,就担心成这样,若是去了,又如何得了!

    若是当真出了事……从前与范尧臣同批上阵的同乡共七人,回得来,囫囵的只有三个,另有两个没了,一个断了腿,还有一个少了一只巴掌。

    谁又能保证女婿一点事情都没有?

    女子孕时最最要紧,若是想得太多,养得不好,一个不小心,就要落下病根子,再要调养回来,实在是难。

    真娘是定然不能跟着去广南的,只能留在京中,既如此,最好女婿也不要去!

    又不是没得其余的地方选!

    况且当真从钦州回来,谁又晓得能不能立功——当初不也总说襄州好立功吗?

    然而这毕竟只是范姜氏自家心中的想法,最终如何,还是要看女婿。

    如果女婿一心要去,自家同女儿又在这一处拦着,倒容易闹得两边不高兴。

    范姜氏旁的大好处没有,唯有一桩,就是为人体贴,性子良善。

    她听得杨义府的回话,想了想,问道:“我且问你,若是叫你为了真娘,这一回先莫要去广南,只在京城左近寻个差事,你可愿意?”

    杨义府嘴唇翕翕合合,只看着范姜氏,一副十分为难的模样。

    范姜氏叹一口气,道:“罢罢罢……我晓得你们男儿家,总归是要大国大官不要家……”

    说着就要转身。

    杨义府却是忽然叫道:“岳母!”

    他顿了顿,看着回过头来的范姜氏,道:“小婿……先看看真娘的情况,实在不行,小婿……便不去广南了……”

    他一面说,一面咬着牙,仿佛做了什么特别难的决定一般。

    范尧臣看女婿,最要紧看重对方的前途、能干,也要看人品,可范姜氏看女婿,却只有一桩最要紧——那就是对女儿好。

    官做得再大,便像范尧臣这般,却是日日在朝中忙于政事,连家都少回来,虽然说出去是好听,可冷暖自知。

    倒不如官做得小一点,却体贴妻儿,夫妻两个琴瑟和鸣。

    况且女婿本身条件就好,出身也好,也有才干,为人处世也好,只要丈夫看着搭把手,哪里又起不来了!

    世上又不只有广南一处可以立功。

    范姜氏同女婿交代了几句,让他好好照顾女儿,又同女儿范氏说了一声,这就匆匆忙忙回了府。

    路过任家医馆的时候,她想着方才看的脉案,又想着方才说话的时候,女婿再三强调头夜看的大夫就在左近,十分靠谱,因不是范家寻常用惯的,范姜氏到底有些不放心,便叫车夫停了车,进去寻了那开方子的“任三大夫”。

    头天晚上的事情,任三又如何会不记得,自然一五一十地把范氏的情况同范姜氏说了。

    范姜氏问得很细,任三一一答了,到得最后,忍不住道:“若是家家产妇都似你们这般,哪里还会有那样多毛病!”

    范姜氏听得奇怪,那任三却又道:“我这一处还有不少病人等着,差不多的我都说了,若再有什么的,你不放去问问你那女婿——他昨日都问过了,一路上都未曾停过。”

    他见范姜氏不明白的模样,便把昨夜发生的事情说了一回。

    范姜氏这才知道,女婿竟是亲自来请的大夫,还特寻了个极擅长看妇人的,沿路不晓得问了多少问题,比起自己,也不差到哪里去。

    有这样一个女婿……

    女儿当真是没有嫁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