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八章 发疯(补更)
    崇政殿的砖块又唤作“金砖”,虽是泥土烧制,却与普通的砖块不一样,乃是苏州砖窑特供,质地更为紧实,因敲之有金石之声,故而得名。

    赵芮单手撑在身后的金砖上,摸着那砖面,便似摸着一块冰一般,从手心寒到了全身。

    他额头上冒着涔涔冷汗,口腔不断地流出酸水,喉咙里头也是又酸又辣,似是有东西想要从里头涌出来。

    郑莱惶恐异常,连忙上前想要将天子扶起来,正要说话,却听得一声勉力克制的吩咐。

    “去召御医,快……”

    赵芮勉强说了一句,就闭起了眼睛。

    他太难受了,有一瞬间,从太阳穴到心脏都在抽搐。

    纵然一直都知道自己身体不好,可从前从未有哪一回像今次这般,觉得棺材就在眼前,而自己已经一脚跨了进去,好像只要稍微放松一点,当真就要闭过气去。

    他正当壮年,还有大把事情未做,他还要做开疆辟土、开创盛世的皇帝!他还不想死!!

    赵芮全身都发着抖,仿佛过了一辈子那样久,才觉得有人把自己扶了起来,睁开眼睛一看——是满面惊慌的郑莱同另一个小黄门。

    后殿如厕的里间置有床榻,赵芮被扶着坐了上去,喘了好一阵子的气,又是干呕,又是吐酸水,等到过了小一刻钟,才渐渐缓了过来。

    此时御医也来了。

    今日当值的是孙奉药同两名太医院的医官,三人见得天子的脸色,皆是一惊,急忙上前行礼。

    赵芮此时已经好了些,也有力气说话,便道:“免礼。”

    又道:“朕不舒服,诸位卿家瞧瞧是哪里的毛病。”

    孙奉药连忙打头一个上前,因见天子神色疲惫,连话也不想说的样子,先不敢多问,径自把脉。..

    从诊脉到开出方子,三个御医足足花了小半个时辰,最后得出来的结论是天子湿寒入体,要多加休息,不能再像从前一般熬着。

    赵芮喝了药,又得孙奉药扎了针,已是好了许多,只觉得半条命又回来了。

    因那汤药中有安神的作用,他一觉睡了不晓得多久,等到醒来,只觉得殿中昏暗,看着倒像是晚上了。

    赵芮一惊,连忙爬起身来,叫道:“郑莱!”

    郑莱立在床边,听得赵芮叫,急急应是,还未来得及把床幔揭开,赵芮已是自己把幔子打开了,皱着眉头质问道:“什么时辰了?两府可是到了??”

    他身体好了一些,就开始惦记着广南与钦州的事情。

    交趾号称三十万大军,自是叫着玩的。

    他也不是才登基的乳臭小儿了,并不像从前那般,听得哪一处有敌叩边,就战战兢兢,敌方怎么报数,就怎么听。

    交趾称三十万,真正的兵士有个七八万就顶天了。

    可饶是如此,广南也禁不起这样打!

    钦州数万百姓,这一回不晓得要死多少人,旁边还有宾州,再远一定更有邕州、梧州,往东则是整个广南东路,若是控制不住,广南危矣!

    这才过了多久?

    杨奎一死,交贼就反了天了!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赵芮盘盘算算,点来点去,就算把邕州、桂州的兵力集中起来,加上陈灏带去的那点人手,也没法正面对上交趾兵。

    广南西路已是发了急脚替来求援,方才枢密使郭世忠就在与范尧臣争执要不要发兵救援、怎样发兵救援的事情,而今多少事务都等着自己去决断,若是错了今天,又要拖明日,多挨一天,广南就多死不知道多少人。

    赵芮把身上的被子掀开,也顾不得旁的,就要爬起来。

    郑莱忙道:“陛下,您只睡了一个多时辰,而今刚过了午时三刻,诸位官人才到得外头等候。”

    赵芮一惊,抬头看一回殿中光亮,吓得手脚都软了,问道:“怎的这般黑??”

    难道竟是自家眼力出了毛病??

    听说太宗皇帝就得过眼疾,差点瞎了,明明正当时,却不得不早早禅位给儿子。

    难道自己也传了太宗皇帝的毛病?

    赵芮这边还在一惊一乍,只听得郑莱回道:“下官怕日照太亮,扰了陛下安眠,便叫人把窗、门都用重纱罩了起来。”

    他自觉这乃是邀功,却不知道自己这一番举动,差点把面前的天子吓了个半死。

    这一位从来脾气极好的皇帝,头一次几乎想要把这自作主张的死太监给拖出去打上几板子。

    郑莱想拍龙屁,可龙屁股又哪里是这样好找的,果然拍到了龙爪子上,他犹不自知,还以为自家这般体贴周全,必是做得到了位。

    赵芮自是懒得跟一个小小的宦官去计较,他匆匆整了整仪表,出了外殿。

    二十余名大臣已是分班而列,领在前头的是黄昭亮与郭世忠,可赵芮坐到龙椅上之后,先点了郭世忠出来说话,等他禀过之后,却没有问黄昭亮,也没有问他后头已经头发花白的参知政事石逢宾,而是越过了好几人,径直点了持笏而立的范尧臣。

    “范卿,郭卿意欲从潭州调兵,从朝中调派将领前去领兵,你意下如何?”

    范尧臣出班道:“臣无异议,只大军粮秣、辎重等物,潭州恐怕一时难以支应。”

    赵芮点了点头,道:“粮秣着永州、衡州从常平仓中暂且调用,朝中随后补上。”

    范尧臣便又问了些后勤补给、领兵将领等事。

    郭世忠举荐了好几个人,一一都被范尧臣挑了毛病,有一两个他没意见的,又被黄昭亮跳出来说不行,殿中登时乱糟糟的。

    孙卞站在后头,看着天子有事只问范尧臣,最多带上黄昭亮,石逢宾半幅身子进了土,本就干不了什么活了,自是无所谓,可自己正是大展身手的时候,竟被天子这般闲置在一旁,却也无可奈何。

    商讨到天都黑了,政事堂与枢密院也没就任何事情达成一致,赵芮只得先下诏叫潭州点兵点将,准备物资,又着此事明日再议,就这般散了。

    范尧臣出了宫,一回到家中,马上便着人把女婿招了过来。

    见得恭恭敬敬立在下头的杨义府,他也不绕弯子,直接问道:“交趾叩边破了钦州,朝中如今正在商讨派兵驰援广南,我欲安排你协理随军转运,你意下如何?”

    杨义府听得广南二字,只觉得挨了闷头一道雷,差点掩饰不住眼中的震惊之色,直盯着自家岳丈大人看。

    岳父这是……疯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