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四章 拜访
    ,!

    且不说这一厢慈明宫中,张太后忙着心疼这一个堂弟,另一厢的仁明宫里,杨皇后却是也有客人。

    她娘家长嫂郑氏坐在下首请罪,认错道:“是小九不懂事,被那些个人怂恿着,跟着一群人张嘴就胡说,谁晓得正正就他说的时候被张舍人家的小郎君听得了——当时就挨了一顿打。”

    “回来也不敢怎样,自己憋着又寻了日子去道歉,也是无用——昨日流着两管鼻血回得来,脸上肿了一大片,才是再瞒不下去了,老实同家中交代了,我想着您在宫中想来还未得知,怕要惹事,只好赶紧进来。”

    郑氏话语中带着几分惶恐,复又道:“也不晓得怎的才好了,实在怕拖累了您这一处,将来若是叫圣人……”她顿了一顿,偷偷看了杨皇后一眼,才小心问道,“要不要我带着小九去张舍人家负荆请罪一回?”

    杨皇后一面听,一面只觉得自己牙根都泛着苦味,一口才烹出来的香茶咽下去,半点品不出滋味不说,明明茶水是热的,却带着整个人连心底里都透着凉意。

    她张了张嘴,本想要说些什么,复又咽了回去,好一会儿才道:“小九也要好好教一教了,岁数不小,正该认真好进学才是,不要成日同那些宗室子弟搅在一起,咱们家好歹也要出一两个有能耐的,不然将来便是给了差事,也扶不起来。”

    郑氏唯唯诺诺,却是又问道:“那张小郎君那一处?”

    杨皇后宫中还躺着一个病得死去活来的皇子,心中忧虑异常,实在没有力气再去管这一摊子事——若是当真赵署没了,今后的日子,就算不得罪太后,也就是这样了。

    她咬一咬牙,勉强道:“小儿间的事情,莫要闹得大了,装作不晓得便罢,你要自去上门,倒把事情掀得出来。”

    两个妇人坐在一处,殿中氛围竟是有些惨淡。

    郑氏看着杨皇后,着实是心酸。

    都说天子是九五之尊,皇后就是母仪天下,可这母仪也得看对着谁。

    太后活得又久,娘家又得力,自家又厉害,当初管丈夫就管得服服帖帖,如今管儿子更是不在话下。

    偏偏娘娘出身只是寻常,娘家搭不上手,自家腰杆也挺不直,说话都是气虚的。

    这种时候,若是天子挡得住,好歹也给挣回几分面子来,可天子也不是个硬气的。

    虽说娘娘眼下许诺什么将来给差事,可届时能不能给,又是给什么,差别可是大了去了。

    郑氏不敢想自己丈夫儿子比得上张待、张瑚的待遇,只要能有个十中之一,已是要烧高香了。

    她心中难过,也不好说,因自家生的儿子惹了麻烦,又是知道如今宫中情况,更为忐忑,生怕说出什么话来火上浇油,只得闭嘴。

    杨皇后也是又烦又恼。

    眼见赵署身体好一日坏一日,折腾了这样久,御医天天围在床边,也没见好,反倒是症状添得越发多了。

    便宜儿子看起来要活不久,丈夫又是不能生,若非老天开眼,恐怕只能过继了。

    既是一定要过继,与其坐而待毙,等着朝中大臣争出个结果,倒不如早些自己挑一挑,寻个知道感恩的,能叫自己过个囫囵晚年。

    杨皇后这念头由来已久,自赵署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御医们束手无策之后,她就开始琢磨起来了。

    只是这话却不能同天子说。

    赵芮贵为天子,于子嗣上头这般可怜,好容易得了个儿子,养到这样大的岁数,又要没了,今后也不能再有,如何能接受?

    杨皇后不会蠢得在这个时候去忠言逆耳,引得天子记恨,可私下里头该准备的也该准备起来。

    她小声交代郑氏道:“你叫兄长帮着看一看,宗室里头哪一个血脉近的小儿脾性好,打听了人名来,下回进宫再同我说。”

    郑氏不敢多问,只好点头。

    杨皇后细细又把要打听的东西再说了一遍,方才让娘家嫂子出宫。

    ***

    郑氏进宫的时候,也是李萍娘准备出门的时候。

    因为时间太过仓促,李程韦派出去的人,并未能带回来太多有用的消息。

    季清菱同顾延章二人行事一惯低调,有交集的也就是那几户人家,知根知底的更少,顾延章虽然算是个名人,可同他来往密切的,实在也不太多,俱是官宦人家,与李家不是一路的。

    临得上马车了,李萍娘也只知道金梁桥街那一处住的乃是一户官员,户主姓顾,如今不在家中。

    她吩咐人把那一盒子歙墨收拾好了,行到半路,特意又拐去买了几盒子上好的桂花糕、雪片糕,都是估摸着十来岁的小姑娘应当都爱吃,让那店家包好了,方才继续行车。

    生意做得越大,人脉、本钱就越是要紧。

    寻常人用劳力来讨生活,稍微好一些的,用脑子来讨生活,到了李家这个阶段,已是用银钱同人脉来立足了。

    越是到了这个时候,想要往上,就越是困难。

    李萍娘从小就极得李程韦喜欢,被教得长大,自然知道眼下家中不缺银钱,只缺人脉。

    李家的出身,实在是太低了,想要鱼跃龙门,也实在是太难,哪怕有一丝一毫的机会,都不能放弃。

    她是李家的女儿,只有李家好,她的日子才好。

    李萍娘这一回过来,只带得两个小丫头,并两个车夫,旁的人仆从一个都没有,等到了地方,叫下人去敲门递了帖子。

    季清菱很快就得了消息,一时有些莫名。

    一般的大铺子送东西上门,少有听说叫东家儿女帮忙送的,又不是小门效的生意,昨日那珍宝阁,一看就是巨贾才开得起的。

    然而人都到了门口,帖子也递了,又是别人亲自送的东西,自然不好拒而不见。

    她让把人带去了东厢房,自己稍微收拾了一下,缓了片刻才过去。

    等到跨步进去,对方闻声站起身来,两人眉眼一遇,正要互相打招呼,却皆是愣了一下。

    季清菱吃了一惊。

    厢房当中这一个所谓的李姓东家的女儿,并非十三四岁的小女儿家,其实是个二十来岁的妇人,相貌长得极好,穿戴也是上佳。

    最重要的是,这是个熟人。

    正是上一回她同柳沐禾去大相国寺时,偶遇过两回的美妇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