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三章 便宜
    ,!

    赵署病了这样久,张太后虽然可惜,心中却也早做好了准备。

    小儿本来就难养,便是她自己原来生的也有过没养住,大晋哪一任皇帝没死过几个龙子龙孙?

    赵署对于赵芮来说,是唯一的儿子,可对于张太后来说,不过是许多孙子当中的一个而已,说爱也是爱的,只是哪怕最初再心疼,见着这小儿也不聪明,也不能干,嘴巴还不会说,偏偏镇日病着,还不晓得有多少寿元,同其余那些康健伶俐的比起来,难免就不那样讨人喜欢。

    一个人的情感总是有限,要分的地方多了,感情再充沛,也会被摊薄。

    就像巷子里头小酒肆中卖水酒,一碗酒中兑进去三四碗清水,哪怕原浆再浓,凭你原本三碗不过岗,到得头来,也就只剩得那一点子味道罢了。

    虽然知道要是天子无后,只能过继,今后将会祸端无穷,可事情已经这样了,也没有选择的余地。

    张太后历了三朝,什么都经历过,早已见怪不怪,至于赵颙的想法,她自是也看得出来。只是几个儿子都是这幅德行,人已是这样大,性子已定,管也再管不过来。

    几个儿子里头,她最喜欢的是三子赵颙,虽然材质一般,跟二子赵芮比起来,实在也是半斤八两,却胜在一个亲近。

    赵颙少时嘴甜,长大之后也体贴,比起敏感且不怎的会说话的赵芮,当然更得张太后疼爱。

    母子两个说了一会话,赵颙才告退。

    次日下午,趁着赵芮过来问安,张太后便把那替身的事情说了,又道:“若是实在不行,倒不妨试一试。”

    独子这一段时日以来,病情几乎都没有好过几天,赵芮自是不可谓不急,只是这“替身”之事当真非同小可,一旦放出风去,天下间人人都晓得十有**是惺子这一处有了不好——若是一切顺当,何苦又安排这一个从来没有过的替身呢?

    这种时候,什么理由都是搪塞不过去的。

    天家子嗣不稳,本就是大事,少不得招来朝臣们的关注,为皇子找替身,这事情说出去实在也有些荒谬,此时只是想一想,赵芮脑海里已是浮现出届时朝会上那等此起彼伏的劝诫了。

    不过……万一当真有用呢?

    到了这个时候,就是天子也要生出几分死马当活马医的念头。

    如果当真有用,自己碍于这些原因,没有用给儿子找替身,最终使得他……

    赵芮抓着杯子,十分犹豫。

    自己肚子里头钻出来的,张太后又怎么会猜不到对方心中所想,她向来不耐烦见得人磨磨唧唧,实在嫌弃得很,便道:“你那殿中还有大把事情,我就不留你了,去罢。”

    这就把赵芮给打发走了。

    等到慈明宫中空了出来,她才复又把昨日那崔得臣给召了过来,让将张瑚给宣了进宫。

    这一回是问当初张璧在延州的事情。

    从前张璧走失复又找回,自是瞒着京中,一直到得如今,也没通气,谁晓得这一次因为在仁和酒楼中遇得季清菱,叫崔得臣问出来历,多少也提到了些往事,就再瞒不过去了。

    既说季清菱是“恩人”,曾经救过张璧,那必是出了事情,才能得救。

    张瑚只能把原来的渊源给交代了,果然挨了一顿训斥。

    张太后骂道:“原说是带去外头得长进,竟是这般长进?人都差点把性命丢了!”

    张瑚只能低头听训,复又解释道:“当时延州就在后方,大敌当前,少不得有些兵荒马乱,又因州官不得力,管不过来,后来我与爹爹去了,把州务打理起来,便也好了,再没有那样的事情。”

    又道:“赣州不同延州,清静得很,实在顺顺利利,他如今才长了三载,就添了这许多进益,不比在京城里头一味偷懒好?也算是开一回眼界了。”

    张太后哪里肯听,只道:“你莫拿话来哄骗我,这话只能拿去哄你娘!”

    又道:“等我过了这一场宴,你自回赣州,璧儿留下,你自同你爹长进去!”

    张瑚见张太后发了真火,并不敢十分违逆,只得暂且应了。

    张太后复又问起季清菱的事情。

    这一桩卡在那一处上不上,下不下已是许久了,当着自己堂姐的面,张瑚也没有什么好瞒的,便道:“原听说是有了夫家,想着给她那夫家分派个前程便好,不想等见得面,那顾延章十分冷淡,因他其时只是个白身,我也懒得多做理会,只以为是拿腔拿调的,烦他摆架子,便暂且罢了,又送了些仪礼,略值几个钱。”

    张太后倒也没觉得这堂弟行事不妥,却是道:“既如此,我给她赐些东西下去罢。”

    又道:“可惜出身不妥当,不然接去府里头养一养那猴儿的性子也好。”

    张瑚忙道:“原也想过,从前在延州时那顾延章还是白身,我便想着不妨把人接进府中,照看一下,只那顾延章不肯……如今更是不可能了。”

    他说到此处,犹有些可惜,道:“因她性情人品都算不错,道理也懂一些,我想着璧儿年纪小,我与爹平日里头没空看顾,旁边又都是些生仆,有个细心的也好,谁知……”

    张太后点了点头,道:“确实算是有几分见识,你倒不如照着这样的,京中四处寻一寻,璧儿年龄也上来了,有个女子在旁边看着也好,倒比放一堆子丫头小厮跟着方便,平日里头多提点些,你们也省点力气。”

    张瑚便道:“娘已是在寻了,只圣人也不是不晓得他那性子,找得回来,难免又要挑毛病,就算人是好的,也要他肯认才是,如今好容易有一个降得住的,昨日听说路上遇见了,晚间回得府中,竟自去背书习字,又拉了弓,直说自己要做什么‘英才’,半点不用人盯着——也不晓得哪一根筋搭对了,偏他就吃这一套。”

    说来说去,还是觉得季清菱用得称手,也是便宜,言语之中有些惋惜。

    张太后便道:“先找着罢,不行我再来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